我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摧残


【明慧网2004年1月27日】我叫谭玉蕊,今年30岁,家住阿城市,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讲真话,而遭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及打手惨无人道的迫害,其邪恶令人发指。

99年2月28日,这一天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从这一天起,我走出了疾病的阴影,摆脱了缠绕我多年的病魔,丢掉了多年的药罐子,改掉了以前许多不好的毛病、坏习惯,变成了一个健康、事事为他人着想的人,这一切一切的改变都源于我修炼法轮大法

然而却由于江泽民妒忌,对这些好人的惧怕,99年7•20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开始了。我也先后两次身陷囹圄,受尽了迫害。2000年10月13日,我因贴“法轮大法好”条幅,被恶人举报,被红星派出所恶警送入阿城市看守所进行迫害,并向家属勒索钱财16,000余元,方被保释出来。2000年12月18日,我进京上访,却被恶警及便衣抓进北京市先农坛派出所,后被单位领导接回送入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又转入洗脑班,最后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强行送入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

在这个臭名昭著的法西斯集中营里,队长张波及其帮凶采用各种邪恶的方式、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张波先把我们几个新来的大法弟子关在一个屋子里,整天强迫我们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象、电视,要不就是让邪悟者来转化我们,你要是不听不看,恶警及邪悟者就体罚你,罚蹲、罚站,打骂是家常便饭。由于居住环境的潮湿,许多大法弟子身上长满了疥疮。我身上也长满了疥疮,恶警就把我骗至队长室,用铁勺强行刮、挖,血水、脓水混合一切往下淌,令人惨不忍睹,撕心裂肺地痛,令我彻夜难眠。

就这样恶警还不肯放过我们,让我们去车间干活,往牙签上缠各种彩色的胶纸,据说出口韩国,有时不小心牙签彩纸就会粘上脓血,可想而知,这牙签会卫生吗?万家劳教所让我们无偿地为它们创收入。每天超负荷的劳动,令人难以承受,为了抗议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大家集体开始罢工、罢操。恶警就开始把我们这些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几个人分成一组,分别送进男队进行迫害。各种刑具全用上,什么电棍、小白龙、皮鞭,罚坐老虎凳,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后来又罚我们蹲暖气片。所谓蹲暖气片就是把双手反绑在暖气片上,站不起来也坐不下,只能蹲着,一会脚和小腿全麻了,象千万根针刺一样痛,时间一长就没了知觉,腿脚就不听使唤,每天如此,脚和腿肿得老粗。恶警们变着花样迫害我们几个人,它们一看这样还不转化,就给我们上大挂。

那天正赶上刮大风,下大雨,也许老天爷也为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而愤怒吧。风夹着雨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地响,恶警们穿着军用棉袄都冷得在地上来回走,却让我们穿着单衣服,把所有的窗户打开,把我们几个人胳膊反绑着吊在窗户的铁栏杆上,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狂风夹着雨水顺着后背往下淌,脚下的地面一会儿就成了河,我的衣服、裤子全湿透了,冻得直发抖,上牙下牙直打架。恶警们又灭绝人性地把绳子往上吊,让我们脚尖点地,我觉得胳膊好象要折了似的。这种撕心裂肺的痛,叫人生不如死,万家劳教所的上空传出阵阵惨叫声。在这种惨无人道的日子中,真是度日如年啊。突然有一天,恶警们不再给我们上刑具,后来听说是震惊中外的万家“6•20”惨案,三名大法弟子被七大队迫害致死,引起了世界各国对万家劳教所迫害善良的极大关注。

我知道,我所受到的迫害也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国大陆,各种迫害每天都在发生着,表演着,全国几乎每一个乡镇,每一个县,每一个市都有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发生。

这小小的纸笔又怎能诉尽我所遭受的折磨与迫害,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这一切都来自于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与迫害,对“真善忍”的仇恨,它所造下的罪恶,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