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字过程中的一点感悟


【明慧网2004年1月29日】(注:师父在讲法中谈到用心程度的问题。这篇文章的作者同修,文化程度是初中肄业,他们两岁的孩子是在夫妻俩流离失所中降生的。从小生长在农村这对夫妻,原本对电脑一窍不通,但为了救度众生,他们克服了种种阻力,学会了操作电脑,下载明慧文章,及时地把师父的经文、真象资料送到同修、世人手中。)

* * * * *

以前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只是曾经羡慕过那些打字员的手是那样地快捷灵巧。现在由于证法工作的需要,我也学起了打字,只是打字速度很慢。

刚好因控告江泽民,需要整理江泽民迫害大法的证实材料。于是各地大法弟子纷纷写出自己受迫害的事实经过,揭露邪恶。需要逐字逐句打字出来供上网的同修整理使用。距开庭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由于刚刚学着打字,速度很慢。看着那一摞摞的真象材料,起了急于求成之心,只想快打完,不要耽误了海外同修整理使用。自己认为有些无关紧要的话就给删去了。并且打完以后也没有检查,就给同修发送过去了。其实深挖下去,是为了减轻打字的负担,想快些打字完这些材料。完全把它看成了一种常人式的工作,把它当作一种任务去完成。把这些材料发送给同修以后,同修在发过来的电子邮件中说:同修怎么写的就怎么打,不要轻易的给删去,尽量要按照原文字打。尽量减少错别字。我一下子悟到这是师父通过同修点化我,一定要严肃对待大法工作。但也没有仔细向内找自身存在的问题。

这次师父发表“向当地群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后,大法弟子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写出自己在当地所受到的邪恶迫害。在这次打字过程中,我又起了那颗急于求成的心,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了,并决心把这颗心去掉。但是却又暴露出了我许多还没有去掉的执著心。

因为自己带着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有时还要做一些家务,又要学好法、炼好功、发正念,师父说的三件事哪一件事也不能偏废。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觉得自己很苦很累,完全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把生活中的苦当对自己的不公”(《转法轮》)。遇事不向内找,一味地埋怨别人。有时看到丈夫(大法弟子)显得很悠闲的样子,心里就不平衡,埋怨他作为一个修炼人也不帮帮我。其实是自己的嫉妒心在作怪,看到别人比自己轻松一点,心里就不平衡。看到同修写文章字迹潦草,语句不通顺,里边勾勾画画,打字起来非常慢,就又埋怨起来。记得一位海外大法弟子在诉说她一家人受迫害的经过时说过,每一次讲,她的心都在流血,但是她还是要讲。我想每一个大法弟子,在回忆自己遭受残酷迫害时那种痛苦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而我却没用修炼人那种善心去体谅他们当时那种痛苦的心理历程,更不用说师父讲的那种“洪大的宽容”。反而去埋怨他们,字迹写得潦草,影响了自己打字的速度,耽误了自己的时间,一切以自我出发,一切围绕自己的得失,说到底是自己的一颗私心。他们敢于放下生死,坚定地揭露邪恶,走出来证实法。是多么伟大的行为!他们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他们在正法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在另外空间也许就是轰轰烈烈的正与邪的大战。师父讲过:“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对照大法,对照同修,对照自己,我又做到了多少呢?想一想自己,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与卑微。离师父的要求“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还不止。打字完这些材料以后,就又生了欢喜心,终于打完了,好像如卸重负一样。现在静下心来,回想一下在这段过程中,看似简单的事,却暴露出了我一些应该去却又一直没去的心。师父讲过:“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再认识》)工作与修炼是分不开的。千万不要忘记在大法工作中时时修正自己,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

几次想把这些写出来,但观念一转,就认为自己已经认识到了,这么点小事还用写吗?但是站在法的角度上衡量,其实是自身那些变异物质阻碍着我。因为我悟到在写出这些认识的过程,就是排斥、不断清除这些败物的过程,所以它们害怕消灭它们,极力的在脑海中演化出一些所谓的理由来阻止我清除它们。

这只是在我短暂的打字过程中的一点肤浅认识,不对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