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上访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31日】我是98年得法的,从修炼开始,我就按真、善、忍去严格要求自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身心的境界得到了升华,时时的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就是这么一部使人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却被江氏集团出于小人嫉妒,迫害至今。99年7.20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父母带着我们姐妹四人决定进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于10月下旬我们同当地的几名大法弟子一起进京上访,我们到国家信访办门口一看,哪有信访办的牌子?只有一群全国各地方抓捕大法弟子的便衣。他们挡在门口,我们被强行送到驻京办事处,几天后被当地公安局接回,送进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

被非法拘留的第一天,正赶上天气变冷,外边下着小雪,监舍内冷风刺骨。整个舍内连一片纸屑都没有,只有很久无人打扫的一层灰土。我们几名法轮功学员只好相互依偎着蜷曲一团,还时不时地传来当夜值班恶警不堪入耳的骂声。第二天,我们每个人都被提审,恶警威逼说:如果你们都坚持炼功,就都判刑。当时有一恶警问我们:你们还炼不炼了?我们齐声高喊:炼!当时警察被震慑得无言以对。半月后,我们每人被非法罚款500元放回。

2000年5月4日,我再一次与几个同修进京上访,到北京后我们与外地的同修30多人同住在一起,我们准备在师父生日的那一天到天安门炼功,但因我们人多,房东怕被牵连,把我们撵了出来。我们提前去了天安门炼功,当时被警察抓走,送到驻北京办事处,我当时想:来北京的目的是证实大法的,不能被关在这里,我说:要去厕所,他们打开门后我就跑,因当时有怕心没有走脱。抓回后,我被毒打一顿,被强行脱光衣服搜去所有的钱物等。第二天当地派出所把我接回关押。

在当地派出所里,教导员和一些恶警一起毒打我,叫我放弃修炼,我一直抵制恶警的无理要求,同时向他们讲真相,无奈半月后又被非法罚款5000元放回。

2001年3月几个警察半夜闯入我家,威逼我不要炼法轮大法,我说:“叫我放弃修炼,是做不到的!”他们强行把我拘留,在拘留期间,我向所有的在押犯人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是被诬陷的。最后他们都说:大法真是好,我们都相信大法好!并且支持我们。

第二天,警察叫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坚决不签,他们就天天提审我,我一直抵制他们的无理要求,最后他们把我的家人找来劝我。当时因我动了情,准备在保证书上违心地签字,刚签一个字时,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就感到心痛,象被揪起来一样,我当时哭了,知道是我修好的那一面为我没做好在痛心。我心里对师父说:我错了,对不起师父!这时恶警说:这张不合格重写。我深知是师父给我的机会,我一定会做好的,决不能给大法抹黑。17天后我被非法罚款12300多元放回。

2001年10月,恶警又到我家骚扰,我机智地走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