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巨额罚款、注射不明药物

我因坚持信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4日】得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如白内障,肠粘连,手脚麻木,胃病,高血压等,经多方治疗无效,真是生不如死……96年10月底得法修炼,身体受益巨大,所有病状没有了,感到一身轻。我不但能为家里承担家务,使家人和睦了,还为家里节约很多医疗费。从此以后,我走上修炼之路。

99年7月20日,当权小人开始打压法轮功。22日,街道办主任给我一份中共中央文件,“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7月19日)”并叫我看下午3点的电视新闻。当时我感到莫名其妙,真想不通,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对人类社会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为什么遭打压?

2000年6月23日早上,我拿上自己做好的横幅“法轮大法好”,买好当晚去北京的火车票于25日早上到了北京火车站。下车后,我随路牌走到天安门广场,正好碰上本市6、7位法轮功学员。我们刚见面还来不及打招呼,他们就被公安拦住。我只有直往前走,到了金水桥,又碰到功友们,有成都的,温江的。我和他们一起走进天安门广场,不一会(大约8点),公安人员发现我们,叫我们把横幅拿出来。我立即从内衣中拿出横幅展示。随后,横幅被公安夺走了,我被带到一间小屋。警察问:“还师父清白”的横幅是谁的?一位60多岁的女功友说是她的。不一会公安人员说要带我们天安门广场逛一圈。回到看守所,我看见很多功友,横幅很多,功友们齐声背诵师父的经文。

提审我时,他们想知道我的原籍在哪,我不说。一公安说,你们师父教你们真善忍,要说真话,说了就放你回去。我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名,真地址。警察就把我投进监狱关了起来,我才知道上了他们的圈套。法轮功学员大约有千人以上,有进来的,有出去的。屋内有30来人,男女老少关在一起,都坐在地上盘着腿,背师父的经文。不久,警察又把我们带到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有许多小屋,关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后来听说这是驻京办,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要经过搜身检查,我随身带的390元被没收。审讯时,警察问我,你来干什么?我回答,我是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要求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要求大法书籍继续出版,还大法和师父的清白,……

我又被关进屋内,男女功友8~9人,都是50至70岁的老人,小屋有十多平方,地上有两个木板。我听见外面有打骂声,哭声。从门缝看去,有个彪形大汉叫法轮功学员跪下,拳打脚踢……有的功友排着队面壁,恶人叫站好,我看见一个女功友50多岁,被恶人打得鼻青脸肿,她还坚定地背法。到晚上,警察说叫我们排好队,要送我们回家,先坐汽车,再坐火车。

28日中午,我被劫持到本市戒毒所,搜身检查,后来把我们5~6个功友送回当地公安局。下车后审讯的是个男公安,大约50多岁。因我们背师父的经文。一位20多岁男功友被公安人员扯耳朵,头发,踢他跪下。它们用报纸裹成一团打我的头,扯我的头发。后来又把我们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说放我们回家,谁知又把我们转到看守所。20来岁的抢劫犯牢头监管我们法轮功学员,不准我们炼功背法,只要发现就体罚、谩骂。它们随时叫我们为它们捡烟头,胡豆壳,摆好她们的鞋,冲厕所。

2000年7月一天,我看见一位30多岁的女功友,双手背铐着,用绳子吊在水泥柱上,汗水直流。她不停地背师父的经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吊了好长时间才投入监室,她站不起来,想呕吐,由我护理。后来她绝食抗议,还背法,女管教拉扯她,踢她叫跪下,她抵制。我也被多次提审。它们叫我喊报告、背监规,我都抵制。后来我被罚站,面壁,曝晒。关到8月14日才被释放。

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们跟女犯人讲真象,她们都知道我们炼功做好人,有人表示今后也要学炼法轮功。有一个20多岁的女犯伙同别人用假钞骗人,被抓捕时家里有老人,还有几个月的小孩。她很后悔,爱哭。我跟她讲做人的道理。她很感动,表示也要学炼法轮功。环境好多了,我们学法炼功她们也跟着学起来……

2001年1月5日晚上9点过,6~7名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其中一位恶警大声吼道,把书交出来!对我进行威逼,恐吓,抄家。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它们把我绑架上车时,我心里很平静,我炼功做好人怕什么,上车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白天来呢?一个回答说,白天来对你影响不好,我说,有什么不好,应该让群众知道怎么回事的嘛。他们不吱声。

我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后,他们对我进行审讯,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回答:我想有个好的身体。另一个警察说就不要你有好的身体……直到深夜,我被送市拘留所,不久又被转看守所。期间,它们对我搜身、谩骂、照相,不准亲人见面,……使家人亲属遭受很大的伤害和打击。

2001年3月,一功友80多岁的老母来找人,说农田急需要人种,要求放人,警察根本不管。我们就绝食抗议。管教叫我们出去,强行给我们戴上手铐,拉我们到县医院注射不知名的药物。逼写保证,保证不上访,不聚会,不参与社会活动,在印好表上签字才放人。每天要交生活费10~20元。我丈夫交了现金7300取保才释放我。

回家后,我失去人身自由。不准我走动,每天要到派出所报到。它们还派人监视我,镇上,派出所人员常来我家骚扰。2001年春节期间,坏人强迫我们看电视新闻天安门“自焚”。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栽赃法轮功。《转法轮》说得很清楚,“炼功人不能杀生。”王进东烧成那个样还坐得好好的,两腿中间的塑料汽油瓶也是好好的。十二岁的刘思影烧成重伤,还包成那个样子,怎么能行呢?警察怎么能背起灭火器巡逻呢?……可见,全是骗人的假话。

希望全世界的善良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尽早制止发生在我们中国的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