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说真话被七次非法关押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我是个退休工人,今年59岁,女,十几年前因摔伤留下脑震荡后遗症,这使我痛苦不堪,也给家庭带来了经济上的负担,给亲人带来了精神上的痛苦。到处求医钱花了不少,却无济于事。95年末经朋友介绍,我修炼法轮功,我努力按照《转法轮》中师父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很快顽固的头痛病根除了,亲朋好友和家人都为我高兴。

99年7.20以后,江泽民下令要取缔法轮功。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受益者,我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法轮功是祛病效果显著的功法,是修“真善忍”的,要求心性提高,会给社会带来道德回升,对社会、对国家、对任何一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我虽然向政府说的是心底的真心话,可是因为说真话七次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

2000年3月因进京上访,我被关在看守所15监室,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因为炼功,被恶警打倒在地,拳脚相加,然后戴上手铐,脚镣、面朝墙罚站。后来因为都戴上手铐没人干活,他们就在干活时把手铐打开,不干活时再戴上。那一次我被非法关押39天。

5月,我与女儿一起到天安门证实法,被抓后,我向警察讲:“法轮功是修真善忍,我们都是好人,我们都受益于法轮功。”一个便衣警察说:“江泽民在台上一天,他就不会让你们炼法轮功,抓你们也是没有办法,上面压的太紧。”我被带回当地关押在拘留所时,因炼功被上背铐,无法吃饭,无法上厕所,晚上无法躺下睡觉,两肩疼痛难忍,被非法关押15天。

8月我被又一次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2监室,因为早晨炼功,我和另外四个同修被吊在监室外放风处的大铁门上,戴着手铐、脚镣在太阳下曝晒一天。我和另一同修铐一个手铐,她的个子高一些,为了能让我站到地上,她就尽量把胳膊往我这边送,长时间这样很累,所以我就尽量把手臂抬高。我们又累又渴又饿,在烈日下长时间曝晒,又头晕又恶心,非常痛苦。直到晚8点半左右放回监室,因为要干活把手铐解开,戴着脚镣干活。被关押30多天。

10月,我再次进京讲清真象,被抓后说在北京关押一个月,但很快就被当地公安带回驻地派出所,所长说判我劳教三年,后来把我送看守所14监室非法关押一个月。在关押期间8个大法弟子因炼功被铐,手腕被手铐磨破。一个月后,我们7个大法弟子由看守所被带到派出所。恶警说:“每人交出2000元钱就放回家,否则还要关押。”有一个大法弟子家人交了2000元钱她回家了,其他大法弟子抵制非法罚款,不交钱,就没有放人。我们就开始绝食绝水,第二天晚上被放回家。

2001年2月春节刚过,派出所和单位就去人把我抓走,关在一屋子里,两天后把我带回当地派出所关押一天。所长问我:“你还炼不炼了?你说不炼了,就放你回家,炼就判你劳教三年。”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不能不炼,我今天的好身体是法轮功给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做好人有什么罪,要判我劳教?”所长一句话没说就走了。晚上把我送到拘留所时,已经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关在那里,她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已经两天,我就和那大法弟子一起绝食绝水。恶警说要灌食。

强行灌食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残酷的酷刑,被灌食者是极其痛苦的,管教和劳动号(犯人)没有受过医学训练,他们将塑料管强行插入被灌食者的鼻子。当我绝食绝水8天时,恶警骗我们说:“现在无条件释放你们回家,快收拾东西走。”我想他们不会那么好心,果然走出来一看,外面停着一辆警车,恶警把我塞进警车,把我们俩送到王村劳教所。因多日的折磨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我们又被带回来放回家。

因为不想被继续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走后派出所和单位到处抓捕我,逼迫家人带他们到几个亲戚(外地)家找我,花费了很大一笔费用让我家人拿,家人说没有钱,单位就写个借条逼家人在借条上签字,然后每个月从家人工资里扣,给我们家庭生活带来很大的压力。

江泽民对“真善忍”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导致了千千万万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善良的人们请明辨是非善恶,认清江泽民在这场迫害中对人们的欺骗与伤害。站在正义一边,制止这种无人道的迫害。我们不仅要把江泽民押上法律的审判台,更要把他送上人心和道义的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