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的行为感动了族人


【明慧网2004年1月4日】我是98年得法的,修炼的初期非常精进,出现了很多神奇的现象。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没多久邪恶迫害开始。我们的炼功点被破坏。几个精进的功友多次被关押看守所、派出所、乡政府(其中两位同修被判刑),家门口有人看着。近一年多来没有安宁过,后来我被送进洗脑班。近十几天昼夜煎熬下,我失去了自己写下了 “三书”。回到家后用心学法,清醒过来时放声痛哭!内疚的心无法用语言表达。感到愧对为我们耗尽一切的慈悲的师父。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利用一切机会洪扬大法、证实大法。

我们家是一个大家族,同姓近亲家庭就占半条街。“红、白、少寿日,办满月”经常有。每逢这种场合,我都要向众人面前洪法,讲我们炼的法轮功是正的、是善的、是让人做好人的功法。报纸、电视都是骗人的,是造谣 、是陷害,有时举例说明。我都记不清有多少这样的场合。讲了几车的话。效果都不是很好。有的反感,有的索性躲开,也有的人对我说别说了。我就纳闷:明明是为他们好。为什么就不醒悟呢?我心想是他们迷的太深了,被另外空间邪恶因素控制着。现在想是我太执著了。掺杂着个人的情感太重了。所以影响他们正面认识大法。

在2003年的下半年,我的婆母一直生病。虽然她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而真正每天看护、伺候的人很少。我是天天去,买药、洗衣服、洗澡、去医院。她开始还能大小便,后来就卧床不起。解不下大便,我就用手去掏。老人感动地掉眼泪。最突出的一次是2003年11月份的8、9号。老人的病情突变。8号上午我带老人打车去医院。输了12个小时的液。由于照片子的医生不在,9号早晨再去照片子。又输了十几个小时的液。整整两天我一直没有离开过婆母。这两天是北京的头一场大雪。因地面温度高过脚面的雪下面是水,冰冷的雪水湿透了我的鞋,路非常难走。打车都困难。可是婆母挺高兴。回家后我每天几个小时的守候。细心的照顾,但因老人年龄太大(80岁)又得食道癌。老人带着微笑去世了。她是对法轮功带着敬意而走的。

我所做的这一切,从来没有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只觉着老人太苦了,养了8个子女,老了动不了,都无一人在身边照顾,所以我尽了我做儿女的责任。在近几个月里,我不惜花了上万元钱带老人去医院、买药、买营养品,耐心地照顾。虽然我体重减了十几斤,可我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向其他的兄弟提过一句,觉得孝敬婆母是应该的。

老人过世后,兄弟姐妹一起办丧事。姐妹们都说我这法轮功没白炼,跟以前比判若两人。看来法轮功不象电视里说的那样。炼法轮功能使人变好。同族的长辈们都说四媳妇炼法轮功后真的脱胎换骨了,变化真大。看来炼法轮功能改变人,有益无害。是政府在胡说,瞎编乱造。听到这些话我又惊又喜。惊的是我向他们讲了那么多法轮功的益处他们都没有入耳。甚至我被关押期间,没有一个同情的。说我是精神病、傻子。喜的是他(她)们看到现在的我,确有了观念上的转变。我无意中做的事情,我的自身行为,为洪法、证实法起到了这么好的效果。

最令人感到变化大的是我的大姐姐(她是区里的重要干部,中共党员),因我被迫害,家中鸡犬不宁,她非常反感。我本着善意,讲法轮功的真正内涵,一心想让她认清真象都无济于事。这次她竟然也向我点头认可。也默认了法轮功,表示赞成,对我很亲近。承认是我通过修炼变好的,细想想可能原来太执著,急于求成反而效果不好。我没考虑到,修炼人的行为,修炼人应有的慈悲和不求名利举动,改变了她被邪恶欺骗、蒙蔽的心。转变了观念,认清了是非,他(她)们可能就有救了。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呀!这件事使我震动,我想法轮功在全世界得到了洪扬。这个修炼的群体,他(她)们崇高的思想、行为,以修炼人的标准真、善、忍为准则,就会感染我们身边的常人。

当然洪法、证实法是多个方面的,我只是谈了我的一个小体会。如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