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经历看江氏罪恶之一斑


【明慧网2004年1月5日】95年我开始修炼,之后便如饥似渴地学法炼功。这是我的真正人生。我和同修一样,身体受益,思想境界提高,活得充实快乐。并向亲朋好友弘扬法轮功。在99年7.20,中国那个邪恶之首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大规模迫害。电视、广播、报纸的造假宣传蒙蔽了不明真相的人。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几年来,对坚持真善忍信仰,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从我自己几年来的遭遇中可以略见一斑。

一、围攻和孤立

7.20开始,居民委、街道、政法委、派出所及单位轮流来我家骚扰。有时一天来四五起,我连饭都做不了。电话骚扰更是家常便饭。还指派两家邻居专门监视我家的一举一动。与此同时来自亲朋好友的市内电话,长途电话不断打来。有关心的,有作说客的,什么“别再炼了,改个功法吧”,什么“看清形势”呀,什么“小胳膊拧不过大腿”等等,有的甚至说“就是真能成仙成佛咱也不炼了”,真是可笑。有的朋友到家里来做工作,明知说服不了我,也来舌战一番。同时,公安、街道、政法委、派出所及居民委搞联网,对我进行各种监视,并向我的儿女亲家讲,我是市里挂号的,重点的重点,你家孩子少到她家去,别牵连进去。用破坏家庭和睦来孤立我。真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机。

二、关押和抄家

1、为了维护大法,讲清真相,讨回公道,我去北京上访,被公安劫回并以扰乱社会治安罪被拘留。期满不放,延期拘留。经我们集体绝食抗议,又把我送到单位长期看管(我已内退),直到澳门回归后才放我回家。

2、2000年7.20居民委来我家,通知我到派出所去一趟一会就回来。我到派出所一看,一帮警察还有我单位领导二人在那。让我向政府做三项承诺:不进京、不串联、不搞活动。我没做任何一项承诺,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就气极败坏地强行把我送到戒毒所去办班,办班费1000元,伙食费一个月1000元。单位早已准备好了2000元费用啦。然后从我的每月工资里往出扣。当时我内退的工资才每月300多元,扣半年才扣完。

3、几个大法弟子在一起被居民委举报,定为聚会罪而送去拘留所。
4、他们在敏感日4.25随便在街上抓人,一关就是小半年。我被绑架6次。

绑架后紧接着就是抄家。1)不法恶人没有任何手续就抄家(因我去北京就被抄家)。2)采取欺骗手段抄家,如把我骗到派出所然后说到我家谈谈,谈什么呀原来是抄家;3)突然袭击抄家:公安根据监视人的汇报,夜间敲门,一开门,就一个人卡住门,一个人掐住我,几十人同时冲进屋就翻。4)先把人抓起来搜出钥匙秘密抄家:如4.25是邪恶的敏感日,我在街上被警察抓住并搜身,没搜出他们认为的什么证据就偷偷地抄家。

三、株连和威胁

因我去北京上访,把我的女儿,儿子两对小夫妻都抓走分为四处办班,威逼他们写保证不去北京,不炼功。

事过一年,这两对小夫妻都去北京证实大法。都分别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同去的其他大法弟子劳教一年,二年不等。只因我是公安定的重点被监控的法轮功学员,所以子女也被重判。街道、政法委和警察对我进行多次威胁说:“你子女的前途就在你的手里,你要为他们考虑考虑。你孩子将来怎么样就看你了……”,“看你把你的孩子弄成什么样啦,工作都丢了……别炼了,让他们回来吧,你干不过政府,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在提审孩子时,对孩子进行恐吓:“下一步就把你妈劳教……”

四、罚款停薪经济迫害

我的女儿,儿子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而被罚款,罚款从每月工资扣出,扣足罚款即刻停薪。我的女儿和儿子已有三年和三年多没有经济收入。他们生活费用只能由我承担,而我的月收入到正式退休才600多元,现刚达700多元。我们连最低的生活水平都达不到,我的原来一点积蓄全用光且还欠外债几千元。

五、毁灭罪证

抄家时把我被拘留的证据和孩子的拘留证都偷走了,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他们的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