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进京上访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5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九六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从此改变了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恐怖的日子开始了,全国到处都有恶人抓大法弟子,毁书、抄家。我被乡政派出所审问,做好人也犯法,大法被攻击,师父被诽谤,我心里难受极了。2000年元月一日我在广场炼功,证实大法,当时广场有个警察在那里锻练身体,他说法轮功不许炼,我说乱七八糟的功法能练,法轮功正法为什么不能炼,当时他便打电话让610把我抓去,非法关押二十天勒索六百元才放人。

2000年六月份,我又和同修三人去北京为大法喊冤,刚下火车就被警察问住,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恶警便把我们关了起来,我们报了姓名地址,便带回本地公安局。610头子、恶警便开始打我,恶警用一手竹棍打我头顶,从三楼打到六楼,我上一步楼梯他打一下,打到六楼办公室,十几名恶警一起打骂,并要我跪在地上,还侮辱师父的法像,当时我心里难受极了,我便把师父法像放在我头上。恶警气急败坏,一直在我头顶打,只觉当时头晕一阵呕吐。后被送往看守所关押,当时看守所警察说,你们把人家打成这样,出事我们不负责任。我的家人受牵连,三个孩子无人照顾,丈夫的旧神牛被当地政府作为我到北京去的抵押金。家里被派出所翻了底朝天,我那年迈的母亲来看我,看我住的是肮脏的地方,吃的是没油没盐的粗米饭,心里难受极了,跪在我面前说;好女儿要炼回家炼,你跟政府斗不赢,你看你家象个家吗,仅有的生活来源维持三个孩子上学的旧神牛被他们抵押,丈夫失业给家里带来了极大的创伤。

在关押期间,有个姓徐的610头子提问我,我向他讲真相,讲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的道理,他听不进去,他对我说你偷鸡摸狗、杀人放火我敢放你走,法轮功就是不放,这是老江教我的。后来关押我四十五天、勒索我五千六百元才放我。当时有个同修被勒索一万元,因为我家没钱,给了5600元。

2002年二月初一,我和同修再次到北京广场证实大法,我和五位同修打开横幅,在门洞很多游人的地方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有个警察把我抓起来,有个警察将我的头发往后拽,使我直不起腰,后来我喊,你们看这就是中国警察,我喊法轮大法有没错。后来我一直喊,警察将手堵嘴拖上了车,带到前门派出所关进铁笼子,我们关在一起有二十七位同修,其中有位同修是辽宁的一个小伙子,得法三个月。他跟我们讲,他下火车不知天安门怎么走,看到大法轮在前面带路,一直引到天安门广场,当时我们流下了眼泪。

晚上恶警把我们送往石景山看守所,那里也很邪恶,用一帮吸毒贩毒女流氓搜身,六七十岁的老人也不例外,脱光衣服全部检查,二月北京晚上有点冷,我们三人关一起,有两位是东北的,还有十几个女犯,女犯睡铺板,我们坐在水泥地上。因我们绝食,女犯对我们百般侮辱,后来拖去灌食,十几名犯人和警察使劲灌,回到牢房女警察指使女犯折磨我们,七八个女犯一起按住我,将铁铲撬住我的嘴,握住鼻子往里灌,警察还夸女犯做的好。后来一位经济犯说,你们不要这样,如果出了人命一个别想出去,她们才放手。

警察经常指使女犯折磨我们,在石景山派出所关押四个月一直睡在地上,因我们不报姓名地址,便将我们办洗脑班,由北京当地犹大骚扰,参与洗脑的还有一个叫王宁的警察,表面对你假关心,因为我们不屈服,他就露出邪恶的嘴脸。因为我和福建的一位同修同时被绑架进班,在班上我一刻不停的背法、发正念。犹大见我们不听他的暴跳如雷,三天两夜不让睡觉,我们坚决不屈服,便报了姓名地址。后来我丈夫哥哥的一个朋友在我们当地派出所,通过私人关系,和我丈夫一起将我从北京接回,放了我。谁知还没到家,北京石景山公安局打电话给本地公安局,公安局又要抓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翻墙走脱了。流离了半年时间,我回了家,我还要做我没有做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