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对大法有“信” 才能破除一切邪恶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99年7.20 以来,我很少把修炼中自己遇到的事写出来。这次也是在克服了很多干扰下,才写出来的。目的是为了使大法弟子能互相鼓励、互相促进,共同提高。

11月中旬,我们地区公安局连夜非法抓捕多名大法弟子,把门窗砸开,强行入室。东西翻得乱七八糟,地板都撬开看了。这次搜查的非常细,大法书籍、资料被搜走,并强行录相。诽谤大法的车满街乱窜。后来才知道大法弟子把大法条幅挂在了邪恶聚集地:政府、公安局、派出所。听说政府最大的官也亲眼目睹了,有力的震慑了邪恶。邪恶在垂死挣扎,逼迫大法弟子写保证书、决裂书、不写即抓人。

那天,晚上八点半左右,有人按我家门铃,我感觉不对劲,就没开门。第二天才知道,那天晚上,公安局有统一行动。以后一连3天到单位和家里找我,但邪恶都没得逞。第4天晚上我没在家住,可这一夜怎么也睡不实,心想:这不是在躲着邪恶走吗?流离失所是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他们会倒过来说我们是因修大法而不要家的。大法弟子做什么都应考虑对法有什么影响没有,我们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符合常人社会状态的修炼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说:“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堂堂正正地去修炼。”

明白法理后,第五天早上我回到了家,并堂堂正正去上班。大约八点半,4名警察开着警车又追到单位,我刚好发完正念,把旧势力强加给警察的坏思想及业力全部抽出打入地狱,并且不要它们的安排。开始警察们伪善地说:“到派出所去一趟,了解点事,不会打扰你上班”。我说:“我没时间,不能去。”因为师父说过,“我说我不去见他,没有时间,就推了”(《转法轮》)。我悟到不听它们的命令是对的。就是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我不断发着正念,灭尽一切邪恶安排。僵持10分钟左右,他们终于露出了邪恶的嘴脸,连拉带拽,把我往警车上拖,我死也不上车。

在场的人都非常气愤,有的直接和警察讲理,还有人说:“怎么好人就不让说话呢?理也不让讲,什么世道?”我心想,这不正好暴露出它们的邪恶了吗!谁邪谁正百姓一看就知道。他们把我和我丈夫都带到了派出所。(丈夫不修炼)由于一阵拉扯,我喘着粗气。有一警察说:她心脏不好,不能硬来(我2002年5月被判三年劳教,送到劳教所拒收,于2002年9月回家)实质怕出人命受牵连。我大声说:“今天有生命危险就是你们造成的。”之后我就一言不发,心里发着正念。

邪恶使尽了招术,让我签字,我就不写。他们开始用情来动摇我,利用我丈夫及母亲来劝我说:“只要在白纸上写上名字就可以回家”。我说:“我没有名!大法弟子的名谁也不许侮辱”。它们说:“上面点名让你写保证,我们只能听上面的,交不上差,就得下岗”。我说:“江××都下台了,眼看就完蛋了,你们还跟着作恶。历史上,迫害好人的运动都失败了,直接责任人都受到了历史的审判,”这时他们心虚地说我威胁他们。我说:“我是让你们以史为鉴,别跟着上面走错了路。为了工作,不管法律,对错都照办。”他说:“我们是国家的工具”。我回答说:“不管是国法,家法,都归天法管,谁迫害天法谁负责,欠了债就得还。”

我劝他们:“做什么事都要为家人和别人负责,只有维护正义,人才有出路。”其中一警察说:“你们不是管我们叫恶警吗?”听起来他好像以为我们把所有的警察都叫恶警。我告诉他说:“在大法弟子的心里根本没有敌人,你们在大法弟子心里都是众生,但对大法犯了罪的那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当时警察一愣。我又说:“今天你们无论作出什么决定,我都不会对你们有什么想法,你们的好与坏根本就动不了我的心,三年劳教我都能回来,这次我仍然能回家,做我该做的。”因为师父说过:“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转法轮》)

这时他们开始写刑拘手续,只等局长签字了。我哭了,真正体会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难处。我跟师父说:“我怎么既不配合邪恶,又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彻底除尽这场迫害呢?”我马上想起了师父讲的“朝闻道夕可死”明白了其中的内涵,眼前出现一个“信”字,于是我把心坚定了下来。我就把我的生死都交给了师父,我就信这个“法”了。

到中午,只剩下一个警察看我。我心想我该走了,就在派出所的警察眼皮底下堂堂正正走了出来。后来听说,这些警察为了不失去工作,借用别人的手写了保证书交上去了。现在我已正常上班,又能讲真相救度众生了。现在其他几名大法弟子也都被释放了。

这次能被旧势力钻空子,是因为我对师父讲的彻底结束旧势力参与和结束这场迫害没有更好的理解,正念发的不彻底,给邪恶以喘息之机。以后一定要按师父讲的法做,跟上正法进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