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不觉得迫害存在时,江泽民让你失去的是什么?


【明慧网2004年10月1日】大约两、三年前,在中国大陆发生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有人给一个姑娘介绍了个对象,对象是一位在教育系统工作的小伙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姑娘觉得小伙子性格温和、待人和善,姑娘身边的朋友们也觉得小伙子挺不错的,都赞成他们继续交往。有一天小伙子告诉姑娘自己是大法弟子,并给她讲了大法真象。但是在整个听真象过程中,姑娘竟吓得浑身一直微微发抖,也许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一直闪现着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里傅怡彬杀亲的血腥骇人的画面。

其实姑娘都三十岁了,当过导游,见多识广,有较强的应变能力,还是某旅游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并且她也对中央台在其它方面的宣传报道并不全信,听到电视里讲“三个代表”,她都嗤之以鼻,赶紧换台。按理说,她应该能分辨是非,对谎言有一定的免疫能力,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她中毒颇深。小伙子问她:“在1999年以前你听说过法轮功吗?”她回答:“没有。”小伙子再问她:“你身边有认识的或者知道的法轮功学员吗?”她回答:“你是唯一的一个。”小伙子接着说:“1999年以前你没有听说过法轮功,到目前为止,你也只认识我一个法轮功学员,你和你的朋友们都还觉得我这个人不错。这起码说明一个问题:法轮功过去从来没有对你的生活有过任何不好的影响,现在也没有,其实将来也不会有。法轮功学员过去从来没有干扰过你的生活,现在也没有,其实将来也不会有。”姑娘听后,默默无语。当小伙子请姑娘有什么疑问尽管提出来,姑娘表示没有什么疑问,也不想再了解什么。最终,两人还是分手了。

姑娘没有看过法轮功的书,在认识那位小伙子之前也未接触过任何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仅仅因为无端的恐惧与身为法轮功学员的小伙子分手,也许她在今后能再找到一个意中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至少她放弃了一个值得信赖、值得继续交往的朋友,放弃了一个走出谎言迷雾的机会。那么她对法轮功的那种恐惧、轻蔑与仇恨从何而来呢?答案显然只有一个,那就是来自江泽民的欺骗宣传。

自1999年7月以来,江泽民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一波又一波的谣言攻势,使很多人失去了判断能力,心中充满了对“真、善、忍”的无知、恐惧与仇恨。上面那个故事只是发生在当今中国大陆的千千万万个事例中的一个很普通的例子。因为对“真、善、忍”的无知、恐惧与仇恨,姑娘可以放弃一个结交朋友的机会;因为对“真、善、忍”的无知、恐惧与仇恨,父亲可以放弃对修炼法轮功的心地善良的女儿多年的信任;因为对“真、善、忍”的无知、恐惧与仇恨,子女可以放弃对修炼法轮功的父母多年的尊重;因为对“真、善、忍”的无知、恐惧与仇恨,单位领导可以放弃对修炼法轮功的业务骨干多年的重用;……也许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单位所失去的,相对整个社会来说都只是一点点,但是当因为对“真、善、忍”的无知、恐惧与仇恨,全社会放弃了我们民族甚至是全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道德基础时,那我们将来会怎么样呢?

从这一点看,当邪恶无耻的江泽民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时,它在沦丧着社会的道德,它让我们整个民族和社会失去的不正是美好的未来吗?更主要的是,它让众多没炼功的人们每天都生活在心理恐惧之中,让人们在有意无意间生怕自己因为和被打压的法轮功沾边,而被牵连。这种恐惧,经历过文革时代的人们应该是非常熟悉的,被牵连就意味着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专政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