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派出所受到的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2001年,我因证实大法被非法抓到沈阳某派出所。当时已是半夜,我被带到了一间屋子,则一進屋,警察就喝令我蹲着,我不蹲,有个警察上来使劲把我摔在地上,后背着地,开始用电棍电我,电了我十来分钟。当时我戴着背铐,手铐深深的扎到了肉里。电完后,让我解下腰带,脱下鞋和袜子,对我進行审讯。审讯完已经是后半夜,他们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派两个协勤人员看着我,不让我睡觉,闭眼睛也不行,就这样我一直睁着眼睛坐到天亮。

白天,几个警察继续对我审讯。把我一只手铐在凳子上,又不让我坐在凳子上,身子又站不直,我只能栽着身子站着,用这种方式折磨我。旁边放着电棍,多次电我。

第二天夜里,恶警为得到更多情况,逼我说出其他人,又对我刑讯逼供。两名恶警伙同两名协勤人员想把我全身绑在椅子上再对我动刑,我不配合,挣扎着不让他们绑,四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我绑上。刚绑好,其中一个恶警(身高1.80以上,满脸横肉,膀大腰圆)抡圆了膀子打了我十多个嘴巴子,我感觉脑袋嗡嗡的,脸被打得肿起来很高。紧接着,又用拳头猛击我胸口,连续打了十几拳,该恶警手被震的很疼,打完后不停的甩手。又用电棍长时间电我全身,哪敏感就往哪电,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甚至生殖器都电到了,大概电了几十分钟。后来另一个警察(该恶警白天也曾多次电过我)劝动手的恶警:“别电了,电棍没电了。”动手的恶警回答说:“没事,我白天刚充的电”,还继续行恶。他们还把大蒜捣碎了抹在我的眼睛上,故意用香烟熏我。最后,他们用尽了种种邪恶手段,一看对我不起作用,我什么也没说,只得罢手,又派两个协勤人员看着我,不让我睡觉,他们自己则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白天,又把我一只手铐在凳子上,继续对我审讯、电击、折磨。到了下午,组织了所谓的‘材料’,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在派出所两天两夜的时间里,我没睡一点觉,没吃任何东西,几名恶警对我多次非法刑讯逼供,浑身上下到处是电击后留下的黑点,脸被打得肿得很高,手也被手铐勒得肿起来,象馒头一样,有个恶警还假惺惺的告诉我手举起来能消肿,我没听他的,他就用电棍电我。

他们还在没有搜查令和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对我非法抄家,搜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音像资料,包括几十本大法书籍,讲法光盘、录像带、录音带各一套,炼功音乐带等。这些都是国家正式出版发行的,都是我花钱买的。这些警察的行径简直与土匪强盗无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