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张士教养院新收大队的暴虐


【明慧网2004年10月3日】沈阳市劳教人员新收大队,相当于“劳教人员调遣处”,沈阳地区所有男性劳教人员,包括被非法判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先在这里羁押一段时间,一般要1、2个月,再分到各个劳动教养院所。新收大队原设张士劳教院内,大约2002年搬到了沈阳市沈新劳教院。这里介绍新收大队设在张士教养院时的一些情况。

新收大队不仅生存条件极其恶劣、艰苦,更是毫无人权,不讲法律。有的警察流氓、打人成性,执法犯法,对被关押人员随意污辱、打骂。 “管房的”和一些有权势的犯人随意霸占、勒索他人衣物、食品。

法轮功学员在新收大队的处境比其他劳教人员更为艰苦,学员之间不能说话、接触,有时安排专人负责看管,每天要长时间坐板。因长期坐板,有的学员臀部肌肉发生溃烂,有的脚踝磨破。许多法轮功学员因炼功、绝食抗议或其它原因就警察用电棍电击或毒打。

劳教人员刚到“新收大队”,被迫脱光衣服,全身赤裸的接受检查,头发剃光。监舍是一个大屋子,大约四十平米,关了上百人,中间是一个过道,两边用木板搭起半米高的地铺,吃饭、睡觉、手工生产、坐板等一切活动都在铺板上進行。屋内只有一个水龙头和一个便池,每次只能轮流去一个人,时间不能太长。警察指派几个牢头、狱霸负责管理日常一切事务,称为“管房的”。“管房的”拥有很大的权力,可以随意欺压、打骂其他人,作威作福。

每天早上6点一起床,就被迫坐板,至少坐到半夜12点以后, 有时到凌晨2、3点钟,甚至更晚,视不法警察的心情而定,警察让睡觉了才能睡。中间没有休息时间,也不能起来活动,只有上厕所或喝水的时候才能起来,还要先和“管房的”的请示,“管房的”的同意后才能去。由于人太多,每人每天只能去三、四次,有时要等很长时间。

坐板时,“管房的”手持扫把,连喊带骂,拼命把人往一起赶,后边人的腿要紧紧顶在前边人的身体上,不留空隙,双腿散盘着,不能伸开,更不能站起来活动。“管房的”负责监督,不停的来回走动、巡视。

为多赚钱,新收大队还有奴工劳役,手工生产工艺品。有时人员过剩,只能挑选一些人从事手工生产。相对于坐板而言,被关押人员更愿意去干活,干活时不用紧挨着坐,腿还可以伸开。

睡觉时由于人太多,身体不能平躺着,必须侧立起来,而且要颠倒着睡,就是一个人身体向这个方向躺着,挨着的人就要向相反方向躺着,这样节省空间。勉强挤入去躺好后,身体就只能保持在一个姿势上,基本上一动不能动了。大部份被关押人员都没有行李被褥,无论冬夏,只能躺在光板上,上面统一盖一个大帆布。

一日三餐定量,一般人根本吃不饱。早饭是一个玉米面的小窝头和一点咸菜,午饭是同样的一个窝头,晚饭是米饭,有点菜汤。由于人员太多,餐具数量有限,吃饭要分成三批,牢头狱霸和一些有权势的犯人先吃,本来菜汤里干的就不多,他们吃完后,基本上只剩些水了。后吃的只能用别人用过的筷子和饭盒,也不刷。

这里卫生条件极差,屋内唯一的水龙头主要用来喝水。被判劳教人员一般要在这里关1、2月,在这期间,绝大多数人不洗澡、不刷牙、不换洗衣服,许多人生了虱子,很容易互相传染。

这里偷盗成风,个人物品如果不看管好往往会不翼而飞。有位法轮功学员刚到新收大队,带去的新被就让一个“管房的”的给换成了破被,连声招呼也没打,皮鞋也不知被谁偷走,走时只能光着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