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缘


【明慧网2004年10月14日】

* 哥伦比亚大学之缘

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几年了。除了参加法会有机会去纽约外,一直觉得恐怕不会特意到纽约去,更不会再回学校了。

可是在心里的深处一直惦念着那里的人们。有一件事一直不能使我忘怀。记得退还学生宿舍的钥匙时,主管约翰,一个黑人小伙子接过钥匙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告诉了我法轮大法。”我先是一愣,然后笑了,再然后就是感到责任。那时功课紧不精進,在学校讲真象做得很不够,对那里的生命一直有一份重重的内疚与责任感。

然而纽约的人们是何等的幸运。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大法弟子云集曼哈顿讲真象。我一定要珍惜师父给予我们的这宝贵的机会。

当我安排9月去曼哈顿的行程时,才注意到从几个月前每两个星期就收到哥大发来的有关9月举行盛大纪念校庆250周年社区节活动的电子邮件。为了让更多的纽约市民和当地社团参加,学校一直在做准备。我意识到了这是一次多么难得的机缘,似乎每一封邮件都是在提醒我。

一种使命感驱使我无论如何不能错过。破例请下了不带薪的假。机票改日期没座位,我根本没有动走不了的念。一心想如何利用好这次活动更好的讲清真象。

通过电子邮件和纽约的同修交流,大家都拿出自己最好的办法,同修申请到了当天活动的一个展位。听到还没有向新校长讲过真象,我寄去了一封信和真诚的心愿。同时,和做媒体的同修配合。我查询提供信息,在纽约的同修与关心中国人权的教授联系。现任驻曼哈顿某国际组织负责人的前任校长几年前了解真象后很有正义感。我们决定采访他。由于纽约的同修很忙,我承担了邀请工作。由于没有有求之心,尽管我是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并且第一次遭到了拒绝,但是结果前校长还是欣然决定接受我们的采访。采访时间定在了我刚到肯尼迪机场的时间,我赶不上采访,纽约的同修就接过去。不需要谁来协调,大家主动的在协调。后来听说采访很顺利,是一次愉快的合作。虽然我还未动身去纽约,只是寄信和发电子邮件,我已经感觉到溶入了那里轰轰烈烈的正法洪流了。

校庆社区节这天,一早雷雨交加,我们一行日本弟子加紧发正念。雨停了,气温却急降。去学校的地铁也因大雨一时不通。在曼哈顿邪恶的干扰很明显。邪恶在拼命阻扰这又一次难得的机缘。一路上发着正念。当时心里装的就是 “为你而来”。

又一次跨進阔别几年的校门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看到有很多人来很为他们高兴。有缘人不时的走到我们的展位前。有刚从国内来的访问学者特意前来索取资料。有一个美国男孩,面对真象资料不由双手合十。我们不停的解答着人们的提问。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明白了,带着我们的美好祝愿离开了。

虽是刚参加媒体工作没有经验,但是从纽约同修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放下了个人的执著,大胆的做了现场采访。

一天的活动很快过去了。我珍惜和哥伦比亚大学的这份缘,有缘千里能重返校园再讲真象。

* 时代广场救度有缘人

42街的时代广场闻名于世,从早到晚人流不息。

早上7点到9点,我们主要针对上班族发法轮功真象资料。我不停的向路人问候早上好,不管对方接不接资料,心里充满善念,希望他们不要错过这难得的机缘,希望只是这擦身而过的缘份能带给他们一个选择美好未来的机会。身穿黄色写有中英文“法轮大法好”的衣服,身背的小喇叭一直放着 “普度”的音乐,不少人走过身边时僵硬的表情溶化了,不时有人面带笑容的回送一句早上好。有很多人告诉我已经拿到过资料了。特别是许多东方人都毫不犹豫的接了资料,这和几年前在这里发真象资料时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整天我们在广场附近炼功,办酷刑展,发真象资料。

炼功时,一位几天前了解到真象的中年男子一直聚精会神的看我们炼功,他告诉我他很想学,并详细的询问了如何能找到炼功点。

我和另一位同修站在离酷刑展30来米远的十字路口发资料。这边方向的路人刚走过,那边又绿灯放行了。前后左右的都不停的来人,忙得不亦乐乎,幸亏身边的几个真象展板帮了大忙。

不时的有人提问,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什么要迫害,另一个是怎样能帮助我们。人们的善念出来了,他们对这样残酷的迫害感到震惊和愤怒。但是又觉得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帮不了我们。一位先生和我谈了有20分钟,建议我们应该找政府和媒体。我告诉他我们都在做,各国政府也都对我们非常支持。那我们为什么在街上发资料呢?就是因为还有许许多多象刚才的他一样的人,还根本就不知道法轮功在中国遭迫害一事呢。如果他愿意帮的话,那就把这件事告诉所有他能告诉的人吧。听到这个回答,很多有同样问题的人都说明白了,一边说谢谢,一边高兴的走开了。

见到的中国人往往要前去多说几句话后才肯接资料,江氏集团的欺骗宣传造成了他们的顾虑和怕心,善念不够或正念不强有些人就走开了。但是很多人在思考,也愿意接资料。

一位手拿带有BBC台标话筒的记者在等红灯。我递上了一份资料,他没看是什么,笑着冲我摇了摇头。我马上说,这件事情非常非常重要,希望你看一看。就这样他接过了资料。马上要变灯了,他却不紧不慢的对我说,“你知道我很忙。联合国马上要开会了。”我说我知道,所以才给了你这个小册子,因为事关重大,和联合国也是有关的。变灯了,他手举着真象资料,边走边大声说着一定会看。在我们互相的道谢声中,他消失在人群中了。

不时的能遇到来自日本的观光客。谨慎的日本人不喜欢在街上接资料,尤其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我就用日语打招呼,他们会感到很亲切,大多数的人都接过了真象资料。

我就这么不停的发着资料,不停的讲着真象。这时深深的体会到了原来我会的两门外语是救度众生的法器,用来救度更多的有缘人。尤其是学了多年的英文派上了用场。在这算得上我的第三故乡的土地上,我肩负着不可推卸的使命。

* 中领馆前发正念

在时代广场正讲得带劲时,叫我到中领馆去发正念。开始有些不想去,觉得自己会英文,应该在街上讲真象。但是因为我们每天都重视学法,马上能向内找,意识到应该放下自我,配合整体,而且发正念是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之一,也非常重要。我于是和2位日本同修一起去中领馆发正念。

走到42街的最西头离哈德逊河不远处就是邪恶聚集的中领馆。2001年刚开始发正念时,真是邪恶很猖獗,几乎每次总要掉几个雨点。而这天是晴空万里。加入了早到的台湾同修的行列。我们炼一套动功,发一次正念,场很正很强。到我发真象资料时,我站到了中领馆的墙边,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发正念。行人不多,主要是在发正念。

我也到大门口去发资料。遗憾的是,领馆的工作人员绕着我走,办事的中国人多不敢接资料。但是那些在等车的人一直在观察我们祥和的发正念的行列。问到给领馆开车的司机,说已经看过好几张真象光盘了。

有一次刚坐下要发正念,就听见有人用英语大声讲话。我站起身来,他走了过来。刚要给他资料,他就从上衣兜里掏出了真象小册子。他有些激动的说,他一直把真象资料带在身上,这样才觉得安心。原来他驾驶轮船,工作紧张。然而他到我们发正念的地方,就感到很放松,非常舒服, 所以他每天都要来看我们。他还说我们是一群好人,他也很想炼功,但是他还在尘世中,将来一定会炼的。说到这儿他已经很放松了,道谢后转身回去工作了。

短短的几分钟的这一幕,他生命明白的一面象是特意选择了这么一个特别的地方来表达他的心声。除了眼前这个肉眼看得见的世界,我看不到也听不着更多的。但是我能感受到这看似平常中的另一番惊天动地。

* 市政厅旁反酷刑,讲真象

日本学员和其他地区学员配合,在市政厅旁举办了真人酷刑展,这里不仅地处市政要地,又近邻中国城,来往行人很多。

残酷的酷刑场面唤起了人们的正义,同情和关注。有的人问问题,有的人认真的阅读真象展板,有的人索取资料,还有的人主动的签名。

有几十名学员在场时,我和几个同修决定采取在42街的做法,拿着展板和资料到邻近的路口去发资料,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了解真象。

走过了两条街,看到街旁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年长的华人。我坐在了老人的身边开始搭话。这是一位出身马来西亚的老华侨。老人问了一个个关心的问题,我们的谈话就象是熟人在唠家常,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老人完全明白了真象。他说有许多朋友,他愿意帮我们把真象资料发给他们。我欣慰的把中英文资料交给了他。我只顾和老人讲话,没注意到有人向我索要资料。是这位长者起身递给了那人一份手里刚刚才拿到的那些资料。看到这情形,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临走前,老人告诉我就在这儿不用再找别的地方了,会有很多人经过这里。仔细一看,身后是一个警察亭,旁边是一座几十层高的国际贸易大厦,的确人们進進出出的。这里人们的脚步比42街慢半拍,绝大多数的人都愿意了解真象。

一幅真象展板,一曲“普度”音乐,一颗越来越纯越修越善的心,把真象告诉每一个值得珍惜的生命,把福音传递给每一个有缘人。

还有许许多多的讲不完的故事把与纽约的这份缘述说。曼哈顿的街头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在谱写新的传说。

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纽约。有缘千里再相会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