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走正、走稳未来觉者最后的证实大法之路

我的部分正法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我是中国大陆一名年轻的教师,自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近8年。回想自己的修炼历程,尤其从99年开始迫害的五年里,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风风雨雨、酸甜苦辣、五味俱全的五年。两次進京证实大法、两次被迫流离失所、至今一直默默、持之以恒、努力做着师父教诲的三件事。回首走过的路,似乎可以写一本很长的书,但真正下决心想写时,又觉无从下笔。因为哪个过程都耐人寻味,都不想漏掉,都能领悟到自己境界不断升华的许多法理。用一句话概括:这五年是自己真正从人到神的一个修炼升华过程。

1996年开始得法,我和妈妈、妹妹经常到家附近的炼功点集体学法和炼功。原来体质弱、脾气急躁、爱生气的我变了。变得勤劳、开朗、善解人意了,更重要的是身体强健了,心情也好了,家庭和睦了,一切是那样的幸福与美好,真是一段充满阳光与歌声的“黄金日子”。

1999年7月法轮功突然开始遭到江氏集团的全面迫害,我的全家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家庭一样经历了一场浩劫。从“黄金日子”一下掉進了万丈深渊一样。先是父亲和丈夫因受媒体不实报导的蒙蔽及各种压力,开始用武力让我们放弃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现在他们明白真象,也不管了)。当时的我象刘胡兰和江姐一样坚强承受着各种家庭暴力(当时有些不善,也没讲真象,认为他们不理解,讲了也没用)。现在悟到:对我的“家庭暴力”其实和在狱中弟子经历的迫害性质是一样的,只是环境和具体表现不一样,都是我们没有修好的心促成的。旧势力认为是考验,其实是迫害,是应该坚决、全盘否定和清除的,连我们思想里无意识符合旧势力的一思一念都要彻底清除,当时自己这方面做的不好。

2000年12月,我和同修一起切磋,觉得应该進京讲真象、证实法。怎能眼看着坏人诬陷使我们身心受益的师父和佛法呢?人还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呢,更何况大法与师父给予我们那么多,我们应该勇敢的站出来讲真话,澄清事实,这也是做一个好人最起码的标准。但当时自己和同去的同修由于心性不够纯净(有不去证实法不能圆满等人心),第一次,我们在北京的车站被北京的亲戚给劫回来了。回来后,一通狂风暴雨般的家庭暴力后,我们向内找,发现了被阻挡的原因:搀杂着不纯正的人心。做最正的事,怎能有那些不纯正的东西,我们决心去掉它。

过了几天,和同修商量,决定第二次坐飞机(我第一次坐飞机)去证实法,避免北京亲戚再次堵劫。当时我脑中一念非常强:谁也拦不住我们证实法的脚步,谁也干扰不了我们做最有意义、最伟大的事。于是这次顺利進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这喊声不但是我们的心声,在告诉世人我们在抵制迫害,同时在其它空间起到了清理邪恶的作用。

当我们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时,我没有一点怕,心想:千里迢迢来了多不容易,不能错过任何一次机会。于是不停的用微笑、善心跟接触到的每个人(包括警察)讲真象。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后来看着我们的警察,我与他交谈得知,他在看《转法轮》,他问我他怎么看不下去这本书呢?我告诉他:开始学法都会有干扰,这些干扰可能是我们以前的“债主”等。因为是以前欠人家的,所以才有干扰,不让你学这么好、这么珍贵的法,但一定要坚定的排除这些干扰才行。后来,我看出他有心想放我走(听他说,每天有成百上千的法轮功来北京上访遭绑架,中间跑几个都没法知道),我当时不想就这么快离开北京。

天黑了,我们被用车送到一个很偏僻的看守所。在车上四面八方聚集的、南腔北调口音的大法弟子,大声背起法来却声音洪亮、清晰悦耳(《论语》《洪吟》)。开始车上的警察想打先开始背法的同修,我们异口同声制止:不许打人,打人犯法。后来他看我们心这样齐,不敢动了,也不说话,就在那儿一会戴帽子一会又摘帽子心急火燎的听着、表演着。来到看守所我始终保持平和、微笑的讲着真象。看守所不让炼功我们就是要炼功,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坚持修炼能不炼功吗?

当把穿的很少的我们被拉到外面体罚时,我就跟看着我们的犯人讲真象,自己根本没想冷不冷的事。看着我们的犯人穿着厚棉衣在哆嗦,他看我们一点没冷,偷偷向我们竖大拇指。

第三天,因我们还炼功又一次罚站时(飞机式不许动),我突然晕倒,经抢救医务人员说我当时没有脉了,把他们吓坏了。我笑了,心想:也许我该出去了。我一直不报自己的个人信息,看守所的人害怕我死那里,就给我放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保护。

回到家,出奇的是没发生以前的狂风暴雨的家庭暴力。我继续一边上班、操持家务、照顾孩子,一边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真象资料。

2001年,单位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不写,当单位及610想来抓我时,我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这期间一直做资料点工作,我学会了打印资料、刻录真象光盘等)。后来,我悟到:家人也要救度,应该回家讲真象,由于我回家了。当时自己心性有问题,有对各种情的执著与怕心,回来后, 单位让我写“不進京、不上访”的保证,我当时想:只要让我炼,什么都好办。没有悟到自己的神圣使命,就写了。这让邪恶有空子可钻了,邪恶操控、利用丈夫不好的因素又一次迫害我(当时把我打的很重,眼睛缝了好几针)。

单位、610又要来抓我时,我带着伤、带着还没拆线的眼睛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又继续做着讲真象事。眼睛在没有任何医治的情况下,我一直坚持学法、炼功、讲真象(开始眼睛好象要失明了,学法看不清字,还有疼痛感,我克服着这些困难)不到半年,我的眼睛好了,也不近视了(原来的我近视,戴400多度的眼镜)。而且眼睛上缝的好多针、很吓人的疤痕不见了,又一次让我亲身验证了大法的神奇。这一神奇,也为我第二次回家讲真象提供了很好的内容,致使后来父亲和丈夫不再反对我炼了。

从流离失所开始我就比较重视发正念。第二次回家后,由于不失时机讲真象,加上亲戚们亲眼看见了大法体现在我身上的神奇,他们中有好几个人陆续走進了大法修炼队伍中来。

2002年5月,在师父生日那天(那时我还在流离失所),我一人带着做好的横幅,向妹妹借了钱,第二次走上了進京证实法的路(第一次没带横幅,自己还有随大帮的人心)。在这一过程中,告诉自己:所到之处要用微笑与祥和的心态对待。面对所有人,不管警察、犯人、医务人员、武警战士,要针对不同的角度讲真象,才能救世人。我依然不报个人信息,加强正念、慈悲对待一切人和事,绝食10天后(时刻想着发正念清除邪恶),我被无条件释放,安然无恙的返回。后来,我上网声明:以前给单位写的“不進京、不上访”的保证作废,并给单位邮信告诉他们那个保证作废。我要彻底洗刷掉自己在修炼道路上的污点。

2002年底,当我彻底去掉怕心、各种情的执著,并不断加强正念时,我又一次坚定的走上了回家的路。第二次回家,我注重用善心、实际行动不断的向家人证实着大法好,一边用宽容、理解,无微不至照顾着家里所有人(老少六口人),时刻讲真象帮家人解开他们对大法误解的心结。在向家人们道歉因自己被迫流离失所而无意识给他们带来了精神打击的同时,还告诉家人:这就是江XX迫害炼功人及家人的一大罪证,其实我们都同样身在迫害之中。

在自己不断学法、发正念,不断的领会了新的法理,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就这样,我用实际行动开始了向公安局、安全局、单位等部门讲真象救人的故事。先是他们找我,后来是我主动找他们讲真象,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正念、慈悲、善言善语救度他们。在这一过程中,自己有过不好的人心涌出来,如怕心等,我有意识、主动分清自我、坚定的去抑制、清除它。在跟他们从各个方面(自焚是骗局,善恶有报的法理与事例,大法洪传60多国,外国给予法轮功许多褒奖,江XX已被告上海外法庭等)讲完真象后,并衷心祝福他们未来美好!告诉他们善待法轮佛法会得福报。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们因做了迫害、仇视佛法的最不善的事,而使自己以后得恶报,甚至殃及家人。虽然,他们当时有的并没说什么,只是在思考,有的从他们眼神里看到了感激、欣喜。以后的日子,他们没再来找我任何麻烦,我依然做着我该做的事。

在讲真象,救世人的过程中,我用过许多方法,如:寄信,用水彩笔、蜡笔在墙上写真象,发资料、真象光盘,贴不干胶。有一段时间没有资料时,我就自己写真象内容发,面对面讲真象,有时路上看到病人也主动过去讲,告之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您安康等。坐车、洗澡、买东西做常人的事,有时也面对面讲。但自己面对面讲真象还存在一些人心,不能做到遇到的所有人都讲。当看到师父最近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时,我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决心去掉自己的人心,做的更好。

在这五年里,我没有累计过自己发过多少资料、讲过多少人次。在讲真象救世人这一过程中,自己也有过怕心、欢喜心、显示心、自满心、私心等不好的人心露出来,也有过有惊无险、虎口脱险的经历,但都在师父的保护与自己当时的正念之中安然无恙。过后,我都要静下心来多学法,多找找自己哪出了问题,及时归正,并坚决铲除想借口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经常提醒自己要理智、智慧、用最纯正的心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最好的事,一直要做到法正人间时。

在我第二次流离失所回家后,有一段时间了才知道,在我流离失所时,丈夫一气之下在法院单方跟我办理了离婚手续,可我回来却跟他稀里糊涂的过了那么长时间,这哪儿是修炼人的行为。我决定必须马上和丈夫复婚。由于自己出了着急的人心,给了邪恶借口,表现在:丈夫要我写保证不出去发资料等事,才同意和我复婚。我一边向内找,一边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并严正的告诉他:“不办复婚以后就绝没有夫妻生活,因为我是修炼人,要严格要求自己,以前做的不对,现在知错了,就必须改正,要么就不配是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就这样,我流着泪,心里对师父说:对不起,恩师,弟子知错了,就绝不能再犯了。不能再让您多操心、多承受了。过后,我没更多的想这件事。没多久,丈夫主动要和我复婚,我答应了。第二天,我们就去复婚了。

在复婚的过程中,有一个小插曲,其实是自己又过了一道关。复婚路上,丈夫跟我说:“到法院开证明时(证明以前的离婚协议是生效的),跟办事人员你就别说你还炼法轮功了。”我坚决的说:“那不行,修炼人怎么还撒谎呢。我不但要说自己还炼,而且我要给他讲真象,救他。”丈夫一听,火了,“那就别去办复婚了” 。我没吱声,但心里平静的想:你怎么样做我都不动心,我不执著任何做法。邪恶[指在背后干扰常人的旧势力等]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按照大法严格要求的一定之规。就这样想着,丈夫那边又变了,生气的说:“你别上楼了,我自己去开证明。”

我还是平静的想:邪恶你想阻挡我讲真象救人,办不到。即使我现在有漏了,虽然暂时还没意识到,但有漏也不许你迫害,坚决铲除一切干扰因素。心里在不停的发正念。人这儿,我不想跟丈夫再争辩什么、僵持下去,就说:“你去吧。”(现在回想,当时自己怕僵持的这一想法也是不对的,隐藏着人心)。我心想:发正念,让你们都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不许刁难,这是给你们摆放自己将来位置的好机会,别错过。我在法院楼下不停发正念。后来,在发正念时,我突然悟到了自己的私: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被法院里的人给迫害着,我今天来到了这个空间场,能是偶然的吗?怎能只为了自己一个复婚的小事,只清理丈夫和办事人的空间场呢,那是自私的,应该所有在法院这个空间场的一切人和物,我都要帮助清理邪恶,要救度他们所有。就这样一想,自己的思维、心的容量似乎一下在加大,深感是自己神的一面在做事,不是人在做事。

这时佛的慈悲心出来了,看众生都苦,看着匆忙的迷中人还不知道得法的重要、有的还在无知的迫害佛法和修炼人给自己增加着罪业而悲哀。多可怜的人啊!快清醒吧!……就这样想着,我的眼泪流出来了,但不是常人的那种动心。半个多小时,丈夫办完事出来了,跟我说:“法院那人还真问了,问你还炼不炼,我说:她还信。法院那人说:觉得好就在家炼吧,别去跟着闹事。他没为难我,马上给开证明了。”听后,我为他们这一小小的善举而欣慰,内心真诚的祝福所有有善念的世人未来美好。

复婚顺利办完(之前,我一人曾到婚姻登记处讲过真象),我又通过了这拖了很久的一关。事后,我在证明上看到办事人的姓名,给他寄了真象信,是针对他心结和误会的真象内容。

回顾所走过的修炼道路,当我每过一关前或在过关中,能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与执著,于是下决心努力抑制、去掉它们,及时归正自己。回顾这五年,自己何尝不是在跌倒了再爬起的反复过程中、蹒跚的走过、闯着修炼路上的一道道关呢,甚至有时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却不知。在整个过程中不断锤炼着自己、成熟着自己,使自己越来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使自己越来越纯净、理智、智慧,不断展露出神的风采。其中虽然也有许多不尽人意、没过好的关,师父一再给着机会,让我一次次重新过好,使我一次次深感慈悲、伟大恩师的佛恩浩荡,慈悲苦度!

在此,向最慈悲、伟大的恩师合十:您辛苦了!弟子绝不辜负您的慈悲救度!

同修们,在这正法时期接近尾声的最后的关键时刻,让我们共同一如既往、持之以恒的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齐心协力做好我们正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很好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在此也提醒同修们:在这最后紧要关头里,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要在不断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千万别忘记要学好法,发好正念,更不要产生指望常人、欢喜心等人心。让我们更加坚实的走好最后的未来觉者之路!

文章写到此,似乎还有好多要写的,但也只好先停下来。我深感写修炼文章也是自己心性提高、去人的执著一个很好的升华过程。建议同修们都拿起笔来用正念去写修炼文章。

层次所限,如有不对、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