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 一步步更加坚定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学校老师讲了几句话,就问:咱们班里有以前学过“法轮功”的吗?(其实在开会时,我就想,我到底怎么办,心里很紧张,也有点害怕,但当时我已经看了很多明慧网上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文章,知道应该证实大法。)我 “咚”的一下站起来了,陆续也有几个闹着玩的男同学站了起来。老师说:“大家坐下,那我再问,现在学的有谁?”那几个同学“唰”的都坐下了,只有我还站在那里。霎时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可能他们都很奇怪:一个女生怎么可能炼法轮功?但是我知道,我这么一站,师父是多么的欣慰,多么的高兴。想到这,我在那一瞬间没有了怕,只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同时向老师及同学讲了“自焚”的一些疑点及漏洞。

放学后,我跟爸爸讲了这件事,爸爸听后说我做的很对。爸爸想应该向班主任老师讲明白真象……通过爸爸讲真象,班主任明白了大法的真象,摆放好了自己的位置。老师还说:“只要觉得好,那就继续炼吧!”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有幸参加“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心里特别高兴,感谢明慧这块宝地给大陆大法弟子一次交流的宝贵机会。

1994年8月15日,当时的我才6岁。这个令我们一家都难忘的日子,自从这天起,我们一家的生命有了全新的开始,全新的转变。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自从得法后,我们天天炼功,学法。但是,我们想得了这么好的大法应该让别人也知道,不应自己占有。这样我们一家就成了一个炼功点,天天在外面炼功,洪法,风雨无阻。很快我们就由几个人变成了十几个、二十几个、五十几个人的大炼功点。我们家就是学法组,而且来学法的都是讲师、教授、大学生等。天天这么多人的学法,炼功,真是太好了!我们严格按照师父要求我们的真、善、忍来做。把我们的炼功场地打扫的干干净净,每个人的心灵都通过学法、修心得到了净化,切实的感受到了修炼后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心灵充实。

可是99年7月20日开始,由于江××妒忌我们伟大的师父,看我们师父有那么多的好弟子,它就开始了一次那么残忍,严酷,令人发指的镇压。利用军、警、特务、电台、报纸、广播、外交等一切可利用的手段,污蔑我们的师父,给大法造谣,蒙蔽不明真象的世人。而且用精神及肉体上的双重折磨来打消大法弟子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但大法弟子在魔难面前没有屈服,而是选择了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们坚定的走上了市政府,在那里和平请愿,希望政府释放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及给我们和平的学法炼功环境。但是我们的要求并没有实现,我看见的只有警察的打人、骂人,原来在我幼小心灵里完美的警察叔叔的形象,在那一刻全都崩溃了,它们怎么会打人像土匪一样,太可怕了。

在市政府和平请愿无效,我们就决定去北京上访。由于当时中国各市内上北京的车都被封锁,我和姐姐及一些大法弟子开始了步行上北京,我们半夜出发,一路上翻山越岭,还受到警察的围攻,幸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脱。后悟到是因为有了怕心,怕邪恶把我抓走,才出现了警察的围攻。而且因为走的太急,是山路,把我的胳膊,手,腿拉了许多口子,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由于邪恶封锁道路和干扰,我们的北京之行并没有成功。

江××发动的这场镇压最邪恶,使很多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严重的骚扰,迫害。刚开始镇压时公安局、派出所经常到我们家砸门,不管白天、黑夜。爸爸妈妈为了不配合邪恶,到了别的地方住。我和姐姐住在家里简直就象受到了千斤担子的重压,心理上的压力特别大。有时候5分钟都能接到3个追问爸爸妈妈下落的电话,再加上邪恶的警察跟疯了似的砸门,那时的我经常半夜偷偷抹眼泪,心想着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什么时候一回家就能吃上妈妈做的饭。好在那时候有许多大法弟子帮助我们俩。过了一段时间爸爸妈妈回来了,我和姐姐的心才平稳下来。

妈妈回来以后,通过学法悟到了应该去北京上访。我看妈妈决定去北京时,我想我也得去北京为师父鸣冤,告诉世人大法好。刚想去北京时干扰就来了,决定去北京时,正好是99 年末,学校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而且我们去北京的时间正好是考试的前一天。但当时我看到电视上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东西天天放,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想无论任何干扰,任何阻碍,也阻挡不了我去北京的这颗心,我一定要去北京上访,还师父跟大法的清白。也许就是这坚定的一念,使得我去北京的路上十分的顺利。但我知道,这顺利的背后更多的是师父的承受和帮助。

到了北京,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信访局,还没等到门口,就被警察截住了。警察问了一些问题,就把我们抓走了。回来后无理索要了我们家几千元钱,给我们家经济上造成很大的损失,还把妈妈非法送到看守所里关了几十天才放出来。

2000年7月7日晚上,爸爸做好饭,等妈妈回来,可是一等不回,二等不回来,都晚上8点多了,妈妈还没回来,我隐隐感觉到妈妈出事了,爸爸跟我说:“咱俩去你妈妈单位看一看吧!”然后我跟爸爸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妈妈单位。得到的却是令我伤心的消息:妈妈被非法抓走了。一个在单位安安稳稳干活的好人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绑架了。

我哭了,为什么,为什么,妈妈那么好却被绑架了。我想我得质问邪恶,于是我把电话挂到了派出所,我质问它们,我妈为什么就在单位好好干活,却被抓走。电话那边没理了,敷衍了我几句,就把电话挂死了。我一连挂了几遍,也没人接电话。过了一些时候,我知道了妈妈被非法劳教一年的消息,关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妈妈的被抓走不但没有打消我们修炼的决心,而是更加坚定了我们跟师父走的意志。

2001年元旦,由江××一手导演的自焚在电视上播出了,就因为自焚这件事,又蒙蔽了不计其数的生命。全国上下黑云压顶。教育系统开始了“反对×教”的签字活动。当时,听说我们地区的学校也组织签名。我心想躲几天吧!就请了几天假以后又去上学。可是我请假的这几天学校并没有组织签名,但当我去学校的那天开始,学校就要求学生表态。(我知道因为我的怕心,导致学校还让学生表态,我并没有否定旧势力)那天班主任让几个学生在黑板上画上邪恶的画,完后就开始了邪恶的“反对×教”的会。

老师讲了几句话,就问:咱们班里有以前学过“法轮功”的吗?(其实在开会时,我就想,我到底怎么办,心里很紧张,也有点害怕,但当时我已经看了很多明慧网上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文章,知道应该证实大法。)

我 “咚”的一下站起来了,陆续也有几个闹着玩的男同学站了起来。我当时知道班里还有一个同学也学,但他当时并没有承认自己学,我很寒心,心想师父看他多伤心呀!而且师父在经文《位置》里说:“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

老师说:“大家坐下,那我再问,现在学的有谁?”

那几个同学“唰”的都坐下了,只有我还站在那里,霎时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可能他们都很奇怪:一个女生怎么可能炼法轮功?但是我知道,我这么一站,师父是多么的欣慰,多么的高兴。想到这,我在那一瞬间没有了怕,只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同时向老师及同学讲了自焚的一些疑点及漏洞。

放学后,我跟爸爸讲了这件事,爸爸听后说我做的很对。爸爸想应该向班主任老师讲明白真象,为他的未来考虑,不能让他失去被救度的机会。爸爸去了很长时间才回来,回来后,我才知道原来爸爸去的时候,班主任正想向学校汇报我修炼的情况。但通过爸爸讲真象,班主任明白了大法的真象,摆放好了自己的位置,不再向学校汇报我的事情了。老师还说:“只要觉得好,那就继续炼吧!”

同年的7月份,妈妈被释放回家了,妈妈回来后,很快就跟上了正法的進程,也和我们一块去做真象。

但是邪恶的派出所警察还不死心,继续骚扰我家。时不时的半夜来上我家砸门,那一阵子,我听到敲门声,心就直跳,也挺害怕。

2001年,下半学期。我升到初中,第一学期还经常发真象资料,学法,发正念。但到了第二学期,由于功课太多,导致我三件事做的進進停停,学习倒是挺好的,应该做的主要的事都耽误了,没分清主次,我只是把大法修炼溶于到学习中,而不是把学习溶于到大法修炼中,还以为自己做的不错。还有邪恶不断的要抓爸爸、妈妈。迫使爸妈流离失所,也导致了我遭到了严重迫害,被邪恶跟踪到我暂住的大法弟子家,使大法弟子家遭到了抄家,主人被劳教了一年。我也被迫退学,流离失所至今。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免痛心,就因为我当时的不精進导致了一连串的迫害钻空子。我想告诉在家的小弟子,你们一定要精進,不要错过师父精心给我们安排的道路。还有海外的小弟子,你们要珍惜你们的环境呀!

在流离失所的时候有一件事令我至今难忘。刚开始流离失所的时候,我没有钱,于是我就上山挖野菜吃,看到田间地里有花生米,于是我就捡起来吃了十几颗,结果回到家就开始上吐下泻,满眼金星,全身没劲,整个人站不起来,像一块死肉。我知道邪恶想迫害我,但我也更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叔叔看我这样吓坏了,连忙把我送到医院里,(当时我已没了知觉,但脑子是清醒的)医院给我洗了肠。医生说我瞳孔放大,有生命危险,得赶快送大医院。但是我坚持出院,不想在医院里。在当天就出院了。

听当地的老农讲,我吃的是剧毒泡的花生,专门给耗子乌鸦吃的,动物吃后一定会死。而我却没事,为什么没事,是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因为师父保护弟子,要不是师父保护,我今天就不可能在世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了。在这里小弟子向师父问好,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给小弟子第二次生命。师父!小弟子一定会完成历史上跟师父签下的誓约。

我虽然被邪恶迫害的不能上学,但是我不能被邪恶带动,我应投入到大法工作当中,尽我最大的能力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于是我投入了资料点的工作。当时看到一些懂技术的同修被抓了,而在外面会技术的同修又太忙,我下决心学习电脑,由于师父的帮助,我的电脑学习比较快,从一开始的只会打印到安装电脑,从上网到教别人。过程中虽然有过想放弃的念头,但一想到我的生命就是为大法而来的,我的路就是师父安排的,想到这,放弃学电脑的念头就消失了。

在这当中我还帮助了一些同修学习电脑,在帮助同修的时候,使我的心性改变好多。比如有时候老年同修学习电脑比较慢,教三四遍还不会时,心里就有些急了,但我马上就想到:同修也想学会,只是学的慢一点而已,我当时学习电脑不也有慢的时候吗。师父教我们做事多为别人着想,我也应该多为同修考虑呀!再说,别人要是说你笨,你是什么想法。还有的时候同修会夸我教人很细心,心中不免就有些欢喜心起来,每当这时师父就会让我摔个小跟头,使我悟道。

有一段时间,我的电脑被同修重装系统, 打了系统补丁,可谁知,有一个补丁使有一台打印机打不出来字。但当时我并不知道是那个补丁的事。点上一位同修说是我心性有漏,我不断的找我自己,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问题,发正念也无济于事。我心里好难受,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似的。同修说我时间长了,我心里就开始反感了。心想:我有问题,那你肯定也有问题,不然,如果你正的话,机器也不能有这个问题了。这样,我和同修就有一点隔阂,但碍于面子,谁也没捅破这层纸。

那一段时间正好师父在2004年7月24日华盛顿DC的讲法发表。师父说: “有很多时候我看到你们在讨论一些事情的时候,还有人的一面执著的问题,对心里过不去的问题产生争论,影响着要研究的证实法的主要事情。我看到了那是一些在常人中养成的执著、放不下的观念,那些在常人中养成的东西一碰着就冒火,那是不行的。为大法做任何事情都不应该带有个人的观念,我这话经常讲,可是有的人老是不去想、也不去重视。”看了师父的讲法,向内找自己。其实就是自己一碰就冒火的东西,还有不愿意听说自己不好听的话。就是师父讲的执著形成的大山,花岗岩一样的顽石。它们来干扰我。我决不被它们带动,一定要排斥它们,坚定自己的正念。因为师父曾说过:“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悟到这,我的心透彻了,明白了。其实根本就没有同修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

现在我基本每天都看2、3讲《转法轮》,有时还学4、5讲,最多的时候一天能看一遍《转法轮》。除特殊情况外,每天五套功法全炼。

有时我们会一起一天看一遍《转法轮》,有时还连续几天看老师在大连、广州讲法碟。在学法的时候,我亲身体会那种溶入到大法中的感悟,好美妙,好幸福。我想我们遇到这万劫难遇的大法,所有的弟子都应该抓紧时间学法,赶快救度世人,尽早的让世人明白真象,做好我们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

现在我发现,当我用心去做证实大法的事的时候,师父总会给我智慧。师父就像在黑暗中的光明,在我困难的时候,永远给我指着前方的路;在我不精進的时候,总是通过各种方式点醒我、启悟我。

不管怎么说,师父,弟子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最后我想说的话和《明慧周刊》143期小弟子宁宁说的一样:希望大家都把心得体会写出来,不管文笔好不好,都应该写出来,写出来的过程本身就是提高,不应被常人的东西阻碍了我们,用心写出来(不在于能否发表,而在于自己如何对待正法修炼)。师父看大家什么,就看大家的一颗心。

要想写的太多太多,但是版面有限,写出自己的一些事情和体悟,向恩师汇报,和同修及小弟子们切磋交流。由于学法和个人层次所限,难免有错,请同修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