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 感恩师尊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

一、缘到了,得了法

当常人的时候,对什么事我都感兴趣,什么都会点儿,什么也不精,今天弹弹琴,明天又去游泳,都是三分钟热度。说白了,始终也没找到人生的北。九六年五月份,终于得到了宝书《转法轮》。想起当初得书的过程还蛮有趣的,当朋友递给我书的时候,并没有介绍是什么书,而我却迫不及待的接过来并急急的装進兜子里,一边装一边还奇怪,怎么这副表现?看完书就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我苦苦追寻,苦苦等待的,今天终于得到了!从此以后,春夏秋冬,酷暑严寒,我再也不曾放松过自己。

二、得了法,福到了!

在师父法身的引导下,我找到了炼功场,進场正赶上抱轮,两手往起一抬,天目就看到师父从我的身体里拿出一条大蛇,非常大,一下就掐到了蛇的七寸。当时因我学法不深,不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只是想:这位觉者真厉害。随后,又看到折磨我痛不欲生的肝胆区位由黑渐渐变黄……。

生孩子的时候,由于脐带缠颈,孩子生下来就没活,坐月子几乎没怎么睡觉,在以后的十几年里,严重的神经衰弱折磨的我经常是连续几天不睡觉,然后,恍恍惚惚睡一觉。三十出头的我,心肌炎、胆囊炎、神经衰弱、坐骨神经痛、胸膜炎、胃炎等十几种病已经把我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再加上感情上的打击,了解我的人曾说:你怎么没疯?好胜的我,在人面前,还强作欢颜。自从炼功后,我睡觉好香甜,无病一身轻已经体验了八年。原来是苦脸,现在已修成了笑脸。

三、溶于法,心自明

自从走上修炼的路,师父给我安排的工作环境几乎整天都是学法,加上晚上集体学法,这样全身心溶于法中,遇到的矛盾、问题就能迎刃而解。特别是在正法修炼中,要达到全盘否定旧势力,只有全面学法,在法上修,而不是嘴上说说、意念想想,才能够脚踏实地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其实,大事件发生前,师父在法中都提前告诉了我们。所以,无论是怎样的狂风恶浪,我都有心理准备,泰然处之。

2000年的春天,我被迫下岗,在家里,一天读一遍《转法轮》。后来,开始做大法真象资料,很忙,也始终把学法摆在第一位。学法达到的最佳状态:胳膊没了,腿没了,学乐了。风风雨雨的走到今天,没有大法的指导,没有师父的呵护,什么都做不成,什么都不是!

四、紧跟师,走到底

最近从网上看到有1049名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这使我想起了2000年的6月份,与同修二次進京上访。当时,家乡的一位同修在看守所被犯人殴打,其后绝食死亡。很快,一种说法就流传开了:人世间没什么可留恋的,死了,脱离苦海,是一种解脱。抱着这样一种心态,被关押的人,有的开始绝食。和我同去的同修就是抱着“死”也不怕的心在派出所绝食、炼功。是不是真的去死?而我又是不是怕死?双盘坐在凳子上,我想着这个问题对还是错,隐约的想起了师父的话:原则上我不同意……于是,我意志坚定的跟师父说:师父,我要跟您把这件事做到底!此念一出,身子就没了,完全空了,无了,非常舒服。炼功这么多年了(双盘2小时6年了),即使入静最好的时候,也不曾出现这种状态。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

那一天,在派出所双盘了好几个小时,一点儿都不疼,连常人都说:功夫真深!

就这样,尽管旧势力对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了系统的安排,只要把法放在第一位,破除它,也并非难事。何况,在这个问题上,师尊已明示过多次。

我经常跟家里人说:我师父是要救度所有的众生,我是我师父的弟子,我就要救人!所以,即使在最邪恶的日子里,发资料、做资料、与人讲真象,家中常人为安全着想,想拦、想阻止,根本就不起作用。

一正压百邪,无论有多邪!

五、师父在善解一切

2002年5月末,负责传递资料的同修被绑架,我住在她的楼上,恶人上楼砸门的时候,我就一念:不给开!因房子是新租的,还有2个半月到期,我不想浪费,就没搬。邪恶三天两头上来骚扰,我就在屋里整点儿发正念、刻录、打经文、上明慧网。同时,请师父加持,善解一切。就这样,坚持了50天,由于定力有限,几乎没睡觉,临到期了才搬走。这期间,没有师父的呵护、鼓励、点化、善化,后果不堪设想。

所有的真修弟子说起师父的慈悲都会泪水涟涟。在今天面对面大面积讲真象中,看到常人对师父的误解,听他们直呼师尊的名字,心中不禁要问:造成世人这可怜状态,这样大的罪过,谁能承担得了?谁又敢于承担!

六、修慈悲,了无怨

几年来,邪恶全方位的迫害,使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1、从经济上的迫害

“7.20”之后,邪恶对我進行过三次非法拘留,利用家人救人心切的心理,从经济上進行迫害。直接经济损失2万多,间接损失8万多(保守估计)。2000年春季,我弟弟从我这儿拿走近7万元买出租车;9月份,利用我不在家的机会,又把仅剩的财产——房子卖掉,所卖的3万8千元全部个人吃掉。2001年1月份,当我从拘留所走出来的时候,已经身无分文,无家可归了。“7.20”前后他用偷、借、骗等手段共欠我近20万元。

2、从精神上的迫害

“自焚”事件出现后,我悟到应该到社会上“广而告之”真象。因为心正,机会就来了。单位主动找我上班并给我下了2条保证:(1)不会送我去“洗脑班”;(2)不逼我写保证。但是,2001年9月4日,他们撕毁保证,采用欺骗、绑架的手段,强行整我到“洗脑班”。我坚决抵制,绝食抗议,邪恶就造谣说我是自杀。我质问他们:我在家不吃饭吗?在单位不吃饭吗?我只是不吃监狱里的饭!因为我没犯法!他们又劝我写假保证,我告诉他们:我修的是“真、善、忍”,我不会撒谎,他们又四处说我是“精神病”。当然,当着我的面不敢说,只是用卑鄙的手法,以开脱职工对其的谴责。纪检书记更是不知羞耻的说:逢年过节收点儿钱不算过,在社会上还得穿得体面点。

3、从肉体上的迫害

灌食迫害,“明慧网”上已经有过多次曝光。我这里想说的是,在省行、市行、基层行的层层罩护下,我还差点掉了4颗门牙,那些深陷牢狱的同修们遭到的迫害就可想而知了!当我绝食4天的时候,恶人几个人摁着我,有摁胳膊的,有摁大腿的,有摁脑袋的,有掐鼻子的,有撬牙的,用铁勺子撬……我的门牙上边两个、下边两个被撬活动了,一拨拉就要掉了。我指着牙,口齿不清的跟行长说:我的牙快掉了。行长说了一句丧尽天良的话:死了谁管。

后来,在单位与同事说起这事,我指着已经恢复原状的牙说:一炼功,牙就结实了。同事高兴的说:你们身上有好东西!

邪恶利用我对法认识的不足,利用身边的人对我全方位的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以至于不得不东躲西藏。每当我苦恼救度世人没钱买耗材、电脑;苦恼没有稳定的地方居住、做资料的时候,心中的不平、委屈、怨恨竞使我热泪滚滚。甚至打坐、看书也不断的在心里与弟弟、领导争论。

直到有一天,在法中,在师父不断的点化中,我终于看到了这种强烈的肮脏的执著。很快的,我没有了怨、没有了恨,每次见到弟弟都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向他讲述着大法的美好。因为我的改变,使这个一直被邪恶操纵利用的可怜人也开始了改变。没有了怨恨必然是祥和。我开始体会“慈悲能溶天地春”的美妙,体会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美妙……

而能使我脱胎换骨的是伟大的法!伟大的师父!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