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救度更多的众生


【明慧网2004年10月16日】我是99年3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炼前我便是个生活多磨难的人,尤其在我的婚姻生活上十分痛苦,我经常想到死,总是拿死来给自己找个解脱的办法,得法后,我懂得了自杀是有罪的和自私的,我的家庭能有今天,也是大法给的,我家的孩子学习很好,经常获各种奖励,正当我对生活充满信心觉得活着特别有意义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的厄运又来了。因去北京上访,在我家放师父讲法录像,我先后被拘留两次,每次半个月,又罚了二千多元钱(我丈夫一年只能收入六千余元),因学法不深和不愿吃苦,怕去劳教,被迫违心的说不练了。我家只有我丈夫一人上班,平时生活较拮据加之被罚款,我一时也找不到活干那段日子真不愿回首,真不知我是怎么熬过来的。邻居也另眼看我,我丈夫经常酗酒后与我吵架甚至要用刀杀我。我经常顾及面子以泪洗面,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哭,有时也想真不如死了,可是一想到大法在被迫害中,我若死了,肯定得说练大法练的,这不更给大法抹黑了吗?我更加自卑了,不愿与人往来,包括亲戚邻居。

后来不时有精進的功友来看我,在他们的带动下并且时时感到师父在点化我,我终于下决心开始学法,当看到一些善良无辜的人不明真象时,我也很着急,可是学不好法也做不好,记得刚开始讲真象时,我首先想到的是以前的同学亲戚朋友都不在本地,认为安全,师父经常借家人的嘴点我,应该先给邻居讲,因为放录像被邻居举报怕心特重,后来我也悟到该先给邻居讲,于是便试着讲,当然还有其他功友的共同努力,在我家附近有两家得法的(有一个以前学过几天),有三家看书之后认为大法好,记得有一天早晨上班时,邻居小孩在撕大法的粘贴还说一些对大法不好的话,我听到了告诉他不要撕,这是贴给大伙看的,为大家好你撕对你不好,当时小孩的爷爷奶奶也在场,小孩没撕就走了,正好在上班的路上碰到去做资料的同修,让我给他发正念,这时我突然悟到,做大法资料、讲真象是多么神圣的事啊!

有一次同学聚会(以前特自卑,根本不可能参加),遇到一位同学在做迫害法轮功的事,他劝我放弃修炼,2002年3月份的时候,长春插播真象后,环境特紧张,在车站看到他,因身上带资料没和他说话(心性不够标准),回来后我便给他写了一封长信讲真象,当时也有顾虑,没想到过了大约二十天后,他来电话告诉我要注意安全,说他不迫害,而且告诉我不要配合公安局。

我娘家也有同修,有的很精进的,辅导员在7.20以后也不炼了,我想太可惜了,于是在我回家的时候也带上资料,因当时学法少,心不是很稳,每次在路上都很紧张,不停的发正念,记得有一次我和孩子一同回去,在火车上碰上邻座的一个小伙子,我说你坐到对面来我们说说话,小伙子很健谈,于是便谈起法轮功,他说传单、碟都看了,仍然对法轮功很害怕,包括他的朋友也是如此,看来他们被媒体的谎言毒害的很深,我于是便给他讲了真象,下车后自己认为很满意,我问孩子讲的如何,孩子说还不够,你该给他看传单,你手里有,向内找我知道自己还不够正念正行,有私心啊!倒车的时候竟然无意走了另一条路,路过市公安局、政府、遇见许多公安人员,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当时也没有了以前带资料的紧张感觉。

我从2001年开始便经常在外打工,贴补家用,经常换地方,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接触很多人,在一个新的单位打工的时候,有一个人非常奸猾,我平时最讨厌这种人,讲真象时,也很少主动给这种性格的人讲,记得刚去不久的时候,这人突然问我别人偷懒少干活的时候,你怎么不生气还是照常干活?我告诉他我是学法轮功的,我便讲了几句真象,想不到第二天干活时有人主动问我法轮功的事,还要看书,我也经常给先前那个人拿传单,他很认真的看。

今年春天老板让我领三个人干活,活是固定的有个人问我还缺不缺人,如果再加人肯定干的天数少,挣钱也少,但当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如果再加一个人能了解法轮功也好,于是我便说你去问老板吧,这要不学法我肯定说够了,结果人真加進来了,当然和她讲真象了,过了十几天后老板又不用她了,还是我们几个干活。

我虽然又走入证实法当中了,可有好长时间因没写声明,心中总是有阴影,做大法的事也很难,没做到堂堂正正,后来终于在2002年写了声明,因以前派出所总找我签保证、办班的,所以他们一找我,我特反感也有怕心,记得2003年十月末的时候,片警打电话找我,让我去派出所送照片,我想肯定是借口,加之我上班忙就没去,当然心也不稳,乱了好几天,在怕心的带动下换了一个打工的地方。今年7月的一天,片警让人通知说让把户口拿去校对,我当时也特不愿去,便让孩子拿去了,过了一会孩子回来了,说人很多他也不知道怎么对,我让丈夫去,可丈夫说啥也不去,我想应该自己去面对,但还是埋怨了丈夫和孩子,硬着头皮去了,去的时候人很多,我心想发正念,当时心不是很稳,只见片警手忙脚乱的,看着他我突然感到这位片警多可怜哪!他也是被救度的众生,这时他的工作也顺利多了,后来就剩下我和另一个邻居,片警先要给我办,天已黑了,我说让她先来吧,本来是她先到的,结果他根本没问我炼功的事,还夸我户籍底子上的照片照的好。

我现在深深感到时间的不够,我现在感到非常后悔,没有认真听师父的话,浪费了很多时间,希望和我有过类似经历的同修,引以为戒,精進吧!让我们协起手,在师父的呵护下,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