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古冶区大法弟子刘桂英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范各庄乡安各庄村刘桂英,一家四口,只有丈夫一人上班,每月挣500元钱,刘桂英被病魔缠身,得的又是疑难杂症:甲亢、神经衰弱,身体越来越没劲,又被蛇附体。那时刘桂英脑袋总是昏昏沉沉,总想死,活着没劲,每月光治甲亢这病每月就花800元,家里条件越来越不好,到处求医问药就是不见好转,家里人又带刘桂英去看“大仙”。就在刘桂英求治无门的情况下,刘桂英家里炼法轮功的三妹、四妹看到刘桂英的情形,就对刘桂英说:“姐,你快炼法轮功吧!谁也救不了你,只有李洪志师父能救你。”

1998年1月刘桂英开始跟着学法、炼功。打坐完毕,功友们看出刘桂英的情形不对头,头一个劲的晃,身子还拐着八道弯,一个正常人你让他这样,他都做不到,功友们就问刘桂英家里是不是供着什么?刘桂英说我家里有“保家仙”,初一十五烧香。话刚说完,刘桂英的眼前就出现了这个蛇的影子在晃动,还吐着芯子,刘桂英就不敢说了。从那以后蛇影一直在刘桂英眼前晃。刘桂英在炼功点上只学了三天,就学不下去了,身体上的附体开始干扰她,当时刘桂英被附体折磨得脸呈绿色,身上已是皮包骨,连她娘家左邻右舍见了都不认识她了,整个人已走了形。这这种情形下,三妹就把刘桂英带回娘家,硬是让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晚一晚的听着。后来刘桂英去炼功点学法,正在念《转法轮》“附体”这一节,刘桂英的思想突然集中起来,“有些人你看他练功,其实都叫附体得了。为什么招来附体了?全国各地练功的人,有多少人身后有附体的?要讲出来很多人会不敢练功,为数相当吓人的!”“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转法轮》),刘桂英的心马上坚定下来了,她知道只有学法轮功才是唯一的出路。

此后,刘桂英坚持学法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一个月下来,基本上能够自理,还可以回家帮着洗衣、做饭,再赶回来学法炼功。刘桂英通过学法,坚定的排斥干扰。就这样彻底把附体清理了,此后刘桂英身上开始脱皮,从上到下,从脸上到嘴唇,一张一张脱了好几层死皮。最后整个人脱胎换骨,她重新对生活有了信心和希望。是师父给了刘桂英第二次生命。

1999年7.20中国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欺骗、诽谤法轮功。只要坚持炼法轮功,就遭迫害、没有好日子过。2000年12月29日,殷各庄派出所副所长吉瑞宝上刘桂英家找到她,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吉瑞宝把她劫持到派出所,晚上逼迫刘桂英在院中站着,当时天正下着雪。不法人员们看刘桂英还不动摇,就拿着笤帚把打她屁股,逼迫刘桂英骂师父。

第四天,吕家坨派出所所长刘志杰,贾××来了。吉瑞宝、王长顺逼迫刘桂英骂师父、在地上跪着。又过了二天,刘志杰带人开车把她带入吕家坨派出所,一進门说先收拾收拾她。过来一大帮人,摁着她,5个人打,打她屁股,打完让她坐起来,穿皮鞋对刘桂英连踢带打,又把刘桂英的书全部抄走。

当天晚上吉瑞宝到吕家坨派出所把刘桂英带走,一边走,一边骂。到了值班室,一進门就打了刘桂英两个耳光,随后把她关在铁笼子里两个星期。2001年1月16日不法人员把刘桂英送入古冶区拘留所,一起被劫持去的还有吕桂英、甄贺平、孔秀兰,一去让交300元生活费,15天以后让家再拿2000元保人,不拿钱不让回家。3天以后家里东借西凑才把钱送来,不法人员又逼刘桂英写“保证书”。紧接着中央开十六大,恶徒又把刘桂英关在派出所20多天不许回家。5月27日刘桂英的丈夫坚决离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