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00年進京上访遭迫害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99年6月的一天,我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深知修炼是严肃的,尤其自己得法较晚,所以抓紧时间,与丈夫一起学法,和同修们交流,身体、心性变化极大,精神充实。

没料到接踵而来是铺天盖地的电视造谣,诽谤、攻击法轮大法、师父。我虽修炼的时间不长,但我知道自始至终师父的讲法、录像、录音都是教我们修炼的人如何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如何使人性的道德升华。

我根本不相信电视里讲的。当时许多同修已纷纷走出来向世人讲真象,揭露邪恶江××的造谣。我因只能单盘,怕别人笑话,再加之有怕心。经过一年的学法,与同修们的交流,我也是修炼人,大法给予我太多,我为什么就不能为大法付出呢?我也要走出来去证实大法。

2000年底,邪恶势力到处布置了岗点,特别是火车站盘查甚严,我心里很平静,正念强,顺利直达北京。在旅馆住下后,我发现安装了窃听器,拿了下来。

我来到天安门广场,广场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便衣如云。我将事先准备好的横幅打了出来,几个便衣将我按倒在地上,使劲将我的手背向后边。我使劲喊“警察打人啊!”“人民警察打人啊!”几个彪形大汉硬将我拖上警车,威胁说:“看我怎么整你。”车里一同修喊“法轮大法好”,我也跟着喊,同修被邪恶警察打得眼睛象熊猫,身体不能动弹。我也被按在座位上不能呼吸,头发也被揪落了大把。

接着我被非法拘留,李進权和姓郑的警察对我非法审讯,严刑拷打,把我像踢球一样踢来踢去,尿都被踢出来了。通过几次这样的非法提审,折磨,我毫不畏惧。特别是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都不让穿鞋,穿棉衣,脸部肿起全是青紫色。恶警不断地抓捕大法学员,关的已满了。600多大法学员转到辽宁省锦州看守所,在那里,我们每天炼功学法,提审是邪恶之徒的家常便饭,要我们做事,我们坚决不做,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向他们讲真象,他们将我吊铐,铐子陷進肉里,手肿的老高。经过反复折磨,我也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姓。最后恶警说只要通知你家人,你们就无罪释放。结果我们都被骗,等家人一到,又要交千元钱,本地公安也来了。就这样,我们被带回当地非法拘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