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否定被非法判七年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辽宁省鞍山市的一位大法学员,两年前被非法判7年,关押在鞍山第一看守所。这位大法学员不断学法,在修炼自己的同时,正念正行否定邪恶的迫害。目前已回到家中。

我是在2002年8月间因为邪恶跟踪抓走了十多名同修,导致了本地区一时联络中断,之后,过分的沮丧懊悔自己的有漏,掉以轻心给同修带来这么大损失,振作不起来,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学大法,不敢摸大法书,不敢看师父法像,以致明知邪恶之徒还在跟踪,还要抓捕我的情况下,在家等着,最终在9月30日被绑架。

由于自己的强烈执著,到了邪恶之地还在用人心想问题,这样我被送入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还是不敢想师父,不敢想大法,更不敢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每看到一个新同修,便把自己的“顾虑”自己的“委屈”一古脑的说出来。后来,一个同修说:你看,你一过分自责,那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在那乐呢。师父在元宵节讲法告诉我们不能被邪恶钻空子,师父就是要把我们度成,我们自己不能放弃。我为之一振,找到了自己的执著。

“我要闯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正念一足,师父的经文被同修巧妙的送到了我的手中。

(一)首先静心的学法找到了自己的症结,在外面时学法少正念少,做大法事名利心重,虚荣心强。我要归正自己,重新做起。

有了正信,有了对师父,大法的坚信,我更加认识到了救度众生的重要。这样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一起教同屋的刑事犯背《洪吟》,给她们讲真象、教功,这样我们女号的号室都成了学法小组,《洪吟》个个都在背。下午或中午,狱警们不在时她们又开始和我们一起炼动功,后来那些狱警知道了也睁只眼、闭只眼,有的还笑呵呵的说炼功动作挺好看。一天一个刑事犯说:多亏我们在这里相遇,不然还学不到大法呢。这句话让我想了很多,这里是旧势力安排的环境,当然,我在这里必须证实法,但我要在外面多讲些真象,早些告诉他们,也许他们就不会進到这里来。我抱定了要出去的信念。

(二)抱定了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的信念下,身体渐渐出现了病的假象。这时我被判了刑,送到了劳教所被打回来,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可是邪恶之徒迟迟不放,说我还没病那么重,还不够标准。

我不承认他们的思想、标准。大法弟子没罪,更不能够达到他们的“病”得多重,达到什么标准才能出去。我想喊“大法好”,想和他们据理力争,可当时我怕,看过他们对同修的打骂、对同修的灌食望而却步。

我不断学法背法坚定了正念,心想是不是自己关键时刻佛都能出卖?自己是不是一手抓住佛一手抓住人不放,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喊,为自己的不公吗?为对大法迫害的不满吗?为自己要出去吗?不,我要证实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要纠正一切不正的,我要揭露他们的邪恶,我要所有能听到我喊的人都能听到大法的真象。

法轮大法好!”开始喊时,我有些怕、有些激动、有些不稳、有些争斗、有些不善。我不断地纯净自己,声音越来越响亮,心态越来越平稳。

“大家看看吧他们都在做些什么,他们把好人关了起来,随意打骂。你们这些执法人员听见了吗?你们在无知中造业,你们在助纣为虐,知法犯法侵犯人权。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是不记你们过往之过的,可你们不要错过了这万古机缘……”他们吓坏了,用恐吓、讥笑、挖苦、谩骂给号室人施加压力,用伪善,用各种方式阻止不让我喊。我知道,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什么也不能使我改变。

他们胆寒了,找我说:我们只是拘押机构,如同仓库保管,我们没权放你,你不要喊了。我说:你们没有放我的权利,但你们有拒收的权利,你们可以给我退回去,仓库保管?如果一个坏人偷来的东西你们能不过问这东西来历就保管?那你们就是“窝藏罪”就因为江××一句话你们就权大于法,把好人变坏人,把白变黑,把无罪的人关押起来吗?不正的地方就得归正,我就要纠正这不正之处,大法无罪,我无罪,你们说你们没能力,我看来视察都是你们的领导。我说如果你们有能力而没办,你们赶快去办把我放出去。哪不放给我送哪去,我跟他们谈。

经过这场较量他们哑口无言。我天天喊大法好!大声揭露邪恶讲真象背法,从不间断,那些刑事犯和好的警察也小声随应。

我想,国外在中领馆前发正念、请愿的同修,风雨无阻,师父给予了肯定,我也要象他们一样走正自己的路。

(三)仅我号室的人了解真象是不够的,仅我这么喊是不够的,怎么样让更多的人在我现有的情况下能够更加细致地了解真象?于是我利用那些刑事犯和同层及楼上楼下传条通讯的机会,把“金佛”“诺亚方舟”“狮子眼睛红了”及自焚真象等等大法真象通过她们带到别的号室;又利用上诉、申诉控告办案单位,给政法委写信,给看守所公开信等等形式变换各种语气,从各个角度书面写真象,通过他们的手发放出去;再因为一些变动,他们给我调过几个号室,我就又用手指尖、小木棒等方便材料,把大法真象、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种种迫害都刻在了木制坊板上。刑事犯说:我们都知道大法好了,你不用再刻了。我说:不行,你们几个月走了还有新進来的,我要他们在没有大法弟子在时也能了解真象。邪恶之徒知道了,气得没办法哭笑不得,只好说:你好厉害,还在这里炼出了手指功。

后来我不再执著于出去不出去,就心系着众生,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断的修正自己,不断的做好“三件事”。我虽不执著于出去,他们也不配考验我,因为我是大法弟子,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

(四)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我叫你们修成的是神,同时能证实法,才把大法传给你们,给予你们从未有过的永远的荣耀。不是为了叫你们单纯在反迫害中成为常人的英雄呀,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中证实法,从而走向神。”(《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因为我每天只吃一口饭,他们找我劝多吃饭不然给我灌食,我当然不承认,对他们说:你们凭什么灌我,你们谈“出于人道”“挽救生命”是无稽之谈。你们看到美国警察虐待战俘了吧,你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说得冠冕堂皇,你们敢不敢把对大法弟子强行绑在椅子上,强行插管灌食,强行在后背把手脚捆绑一起的场景拍下来公布于众,让全社会全球人民都来评评理是谁在践踏生命。

我否定了它,拒绝了他们的所谓考验迫害,并且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最后这事也不了了之了。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神》)邪恶在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后来看守所的支队长私下托人找关系把我放出来。没有喜没有悲,一切都象没发生一样,继续按师父要求做,做好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