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人就讲真相 正念抵制关押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9日】我今年43岁,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是一个家庭妇女,因患多种疾病,造成生活不能自理。如最重的是脑血栓后遗症,大脑不清,眼花,用单拐杖,口齿不清,左半身无知觉,全身无力,真是生不如死。炼法轮功九天后,我把拐杖丢掉了,左半边身体有了冷、热、痛的感觉,口齿也清晰了,大脑也好使了。通过学法,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我有生以来感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在1999年至2002年之间恶警与恶人、乡、村、市、610的人多次来家中骚扰,就是我串门去,片警半夜前去骚扰,追到船营区搜登站。我被村里的干部看管着,他们来了,我就讲真相,给真相资料。因为发真相资料,我经常被抓走。

2002年9月18日,这天家中来了五个人说是市610、政法委书记李某和乡610的人,他们進屋之后,就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劝我信别的,别炼了。××党不让,得听它们的,这时我就和他们洪法、讲真相、发正念。可是他们还是不断的攻击大法,我很严肃的对他们说,好了,如果你们个人或代表××单位来看我,关心我身体健康,我先谢谢你们,如来迫害和吓唬我,请你们都给我出去,我不欢迎你们。我是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做事,对你们加以劝说,你们不听,不知好与坏,请你们走吧。走时其中一个说,我们回去也得学炼吗?我说谁学谁有福份,记着大法好。

事后一个月家中来两辆车,我没在家,在后院串门。有人说家中有客,我没有一点提防,出来一看是乡610的人和市医护人员,说要给我查一查身体。这时有人撕墙上的标语,我觉醒了,他们是伪善,于是我就大声开始揭露江泽民卖国求荣和害死1千多名大法弟子,并告诉他们我没炼功前,眼看家破人亡时,乡、村、市,××党你们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没有人来管我和帮助我哪?现在好了,我炼功生活能自理,不用打针,吃药,家里有了欢笑了,你们来了,为什么?收起你们的伪善。别再干坏事了,法轮大法好!

就这样我说呀说,他们没有办法,就找来我丈夫劝说。又来一辆车子下来几名恶警强行把我带走,送吉林市桦皮厂洗脑班。

在那里我不呆要走,门卫不让,说这里有40多人哪,要走上二楼找领导批条,他们看批条就放人。我就从一楼到二楼每个房间去说:同修们不能等待,得证实大法。二楼到一楼到门口还要走,门卫不让,我就在门口揭穿江XX恶行。这时来一位干部问我在说什么,我就和他说,他举手就打,一脚把我踢倒在地。当时我半脸青紫,耳朵后也青紫,几人强行把我拉入房间,把我扣在床上,从那时起就不吃不喝抗议迫害。

同修来看我,与我交流,我心想为什么被送到这呢?找自己、背法。晚上年岁大的门卫把手扣打开。第二天我与同修交流,同修说这里环境一点也不好,早饭前举手宣誓,不准乱走,听从他们一切安排,我一定要否定旧势力安排。第三天早饭又要所有同修宣誓后吃饭,让我出去我不听,在房间里大声读法。恶人前来阻挡并举手就打用脚踢。两个人给我戴手扣,戴不上又叫一个人来帮忙。我高声叫喊法轮大法好!后来的那个人手就流血了。就这样我在床上大声读法,喊大法好。

我就是不听从他们一切安排,从那以后再没有人管我了。每个房间我都走,要来同修的笔和纸抄法,炼功,发正念。恶人孙占魁打我,往我脸上泼洗脚水,抓住胳膊往墙上撞。在一次礼堂上课,恶人诬蔑大法,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课”,当场就大声说大法弟子的老师只有一个是李老师。他们马上把我赶出礼堂。因我写大法好,610某头子要给我打针,说让我清醒清醒。问我平时想什么,我说满脑子都是大法好,再不就是空的,我就这样又闯过一关。

我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18天,又送去吉林三看守所20天。送去那天,狱医不要,二二二医院体检恶人与恶警于广红、白山强行送去。狱医说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要恶警随时来接管我出去。在那里不让炼功,如炼功就体罚全房间的人。这其间,我全身无力,发抖、吐,张医生给打针,不知药名,3个人被强行打的,无济于事不管用。我跟所有能说上话的人洪法讲真相。女管教说她知道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她没有办法。

第20天后,经向上汇报,不法人员把我判劳教一年送长春去了,到了之后不要,又把我带回桦皮厂洗脑班,不要。值班人员要我再拿400元钱,我说在这被非法关了18天,还交什么钱?!恶警白、于二人说让我交钱,我说,我没管你们要精神损失费就不错了,还管我要钱。恶警白山在车上对我人身攻击,我不理他,我发正念。就这样把我送到丈夫班上,他们背着我,要了我丈夫100元钱,他二人拿走了。

2001年自从全国中小学生签名时起,在同修帮助下我写了三条“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钉在自家墙上到今,从没中断过,正念正行闯过重重磨难。

我自学法以来,从没有对法有过二心,只有想自己做的到位不到位,时时记着师父说一正压百邪。虽然我不能和修得精進的同修比,但我会以法为师,坚定走下去,直到功成圆满,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