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念中师尊帮我


【明慧网2004年9月29日】在去年沸沸扬扬的“非典”时期,我去附近村撒真象材料,被村路口保卫发现截住,我心里不慌,就地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是修真、善、忍的,在场的人说我讲的很好,他们又带我到乡派出所,我继续给几个警察讲真象,他们拿起我没有做完的真象材料上面写的标题“希望的曙光”看后深受感动,他说写得也不错啊。

我一看在这里也不是久呆的地方,心里有了打算,我要马上离开,不能叫旧势力安排了我。这时我走出屋去,随即警察就派了一个年青人跟随着我,乡大院的分院很多,我一转身又到了另一个院子,我向跟随的年青人讲:“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好人,你跟着我干什么?”他说是所长叫看着我。我说:“你管坏人是对的,管好人当然就不对了,你管好人,你不就成了坏人了吗!”他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我大声说:“你走!”我用手指着他:他勉强地说:“我走能行吗?”我说:“能行。”最后那个青年真走了。

我打算翻院墙走脱,一想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一房高的院墙怎么走啊。正好从屋里走出一个小伙子,我让其帮忙,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好人,他就走了,还好院里没人了。我悟到师父给我安排这么一个时间,我必须加紧点。院墙那么高,直接上是上不去的,我想借助窗沿上去,头一次蹬没有上去。我悟到时常呵护自己修炼的师父就在身边,我脚一蹬窗沿求师父帮我,一纵身我在窗沿上站了起来,手摸到院墙沿了。我一纵身就上去了,我上到院墙上又爬到一个小屋顶上,只愁怎么下去,这时看到一个大竹竿正斜躺在上面我一溜就走了,后边警车出动了,我不走公路走小路,本想回闸所,不知不觉的到了回家的村路口。顺其自然吧。一进家老伴说:“公安局来了四辆车,二十多个人,没找到你已经走了”。

在5月18号晚,我刚回闸所,儿子用摩托带着老伴告诉我快躲一躲,我随即躲了起来,我悟到这又是师父的一次呵护。果然恶警夜间11点又来了,没找到我又走了。我心里热乎乎的,热泪啊总是流个没完。我又想起师父在《洪吟(二)》中写道:“大法徒 抹去泪 撒旦魔 全崩溃”,我暗暗的下决心,有这么好的师父,我一定跟随师父走到最后!我们是师父最珍贵的弟子,我们是最荣幸的,自己要做不好怎么对得起师父呢。

就在当年8月18号,我去水务局去要工资,去证实法又被恶警抓住。我不上车几个恶警弄了半个多小时才把我硬推上车,一路上我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好”我躺在办公室的地上一个恶警上来就想打我,一只手从上到下在脸上划拉了一下,我马上说:“你打我手疼”,马上那个恶警抱着手疼了起来。它问同伙怎么回事,他说手疼就手疼。另一个恶警骂师父,我指着它说“你闭嘴”那个恶警马上就不说了,一会两个恶警打喳喳“叫我手疼我就手疼,叫你闭嘴你就闭嘴。”看到我不再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好,他们叫我闭嘴,它们就做不到了,它们百思不解。公安局长进来了,我直接问它:“你们为什么抓我,我没偷没抢,没做坏事!”那个局长一句话也没说就很狼狈的走了。恶警又问我你撒材料,违不违法,我义正词严的说“不违法”。你扰乱社会治安吗?我说“不扰乱”。又问不扰乱你干什么?我说是救度世人。他说自己行了还管别人干什么?我说:“师父教我们是修慈悲的,有些人的命都保不住了难道还不允许我们救吗?”它们理屈词穷说不上话来。

我这时又想师父救我,正的神帮我,它们把我送到行政拘留所,我问恶警我有什么罪,恶警说你要有罪早把你关到大墙里去了,以后它们几次问我我都说救度世人,它们都束手无策。最后关我五十二天,没有办法把我放了。(本人悟性有限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