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之时 总有师父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2001年秋天,我因讲真象被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我想我应该否定派出所恶警对我的迫害,便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绝食第八天,他们说是送我去医院,其实是把我们送长春劳教所。当时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车上,在路上我们坚持立掌发正念,铲除司机和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在师父的安排和加持下,车突然减速,我发正念跳下车,跑到人群中,心里有一念:无论邪恶怎么猖狂,怎么追踪迫害,都是人与神斗。

因路不熟,我就求师父帮助,继续往前走,由于绝食绝水,我体弱口渴,心想要吃点西瓜就好了。我又走过了一道街,看一座楼底下有一方便袋,装着一个大西瓜,一割两半。这不正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鼓励嘛!

我走了一会,又被发现了,被迫无路可走,我坐下来求师父加持,瞬间,我在天目中看到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加持,这增加了我的正念正信。饿了我捡垃圾吃,要饭吃,遇到世人的耻笑,困了走哪睡哪,晚上冻得我打冷战,也不觉得苦,也不觉得累。我不知走过了多少大街小巷,看到一家大姐要碗饭吃。这里离郊区有几十里路,我开始顺着公路往郊区走。快到郊区了,有一个骑白摩托车过来,上面有公安二字,看到我拐回去了,还回头看我。我边走边发正念,谁也不配动我,师父就在我身边。

我走到郊区又困又累,想找个地方睡下,又一想不能睡。心想“正法传,难上加难。万魔拦,险中有险。 ”(《洪吟》“难中不乱”)我在一园子边坐下,警察到处找我,就是找不到我。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了,等他们明白过来我已经走远了。从郊区的稻田中我走進另一村庄,在一个好心的人家待下来,可又被恶人找到,他们就象土匪一样追上来了,主人没在家把我锁屋了,我只好从后窗走脱了,走進一家大棚,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心想你们找你们的,我睡我的,很快就在大棚里睡着了。这时他们发疯似的找我,周围翻木头的声音,大棚塑料哗啦啦的响声一片,另外空间的魔想用人来吓唬我。此时我不惊不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去掉最后的执著》)。天快亮了,他们又过来翻一遍,大棚从东响到西,还有打枪声。在似睡非睡的时候,我听到“小心”两个字,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就站起来走一圈,无处可走,又躺下来要睡觉。接着又听有人叫我“老姑、小心”,我明白这是师父又一次借别人的嘴点化我,我不由自主的走出来,刚换了个地方。不到几分钟,他们又来翻一次。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摆脱不了邪恶之徒对我的非法追捕呢?我想:法是正的,是自己的心不正,一定是自己有怕心。我求师父加持我,我一定堂堂正正的闯出魔圈。

在恩师的呵护下,10天后我摆脱了邪恶之徒的搜捕、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