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秦皇岛市徐桂春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我今年53岁,是河北省秦皇岛市煤矿机械厂退休工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市公交分局恶警张本建非法抄家,并对我進行残酷迫害

2001年6月30日下午5点多钟,我从娘家骑车回自家,在楼下看见一个陌生人,我并没在意。我上楼,他在后面悄悄的跟着;我开门進了房间,陌生人马上挤了進来,而且顺手就把门关上。这时我才意识到,一定不是好人。

原来是警察,他用手机联系,随后又上来三人,他们不由分说,把师父的照片扔在地上,我上去抢,并严厉制止他们,告诉他们这样做不好,而且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当时我脑子就想:不能对我师父这么不敬。马上他们就软了下来,自言自语说:是什么也解决不了。好没趣的把照片捡了起来。

恶警张本建下令把我铐起来,他们一窝蜂的把我摁到地上,反手给我上了背铐,两个年轻的警察把我挤到沙发上,开始了他们的强盗行为,搜走了许多大法书、讲法带、录音机等,还有户口本,连别人欠我一万元钱的手续也拿走了(因没有了证据,这人至今也不还钱)。

我向两个年轻警察讲真象: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这样做对你们没有好处。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他们强行把我带上警车。当时院子里围了许多人,他们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我被戴着背铐绑架進公交分局,被锁在铁椅子上,整整一夜不许动,不许去厕所。

第二天他们上班的时候,开始了无理审问。恶警张本建非要问我和谁联系,直到目前我都不知道“和谁联系”是指的什么。我说不出,张本建就把我捆起来,手倒背过去,提的高高的,已经超过了人的极限,非常痛苦,想大声喊都没有力气,呼吸困难。张本建气急败坏的还是问我和谁联系,而且一次一次把绳子捆的更紧,使我更痛苦。直到现在我的胳膊也不能向后伸。我的一串钥匙(有娘家、自家,还有嫂子家的一把),加起来很多。他就没完没了的审问我:“你是干什么的,都是哪里的钥匙?”大有挖地三尺的一股邪气,简直不可思议。看到他那样,使我想到现在社会的冤假错案怎么这么多呢,都是被这伙人搞的。就这样我被整整折磨了一天,傍晚前,我被非法送進了第三看守所。

历史是公正的,人无论做了什么都是在为自己做,在此正告还在为江泽民迫害好人而做帮凶的人,想一想自己的未来吧,愿你们赶快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