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维护法 走正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我原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财务部门工作,98年初有幸得法。那时的我患有严重的风湿病,神经衰弱、偏头痛等多种疾病,中西药不知服了多少,各种偏方也用了不少,也练过其它气功,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病情一天天加重,工作一天下来身体疲惫不堪,只觉得活得太累太苦,不知活着为什么。为了强身健体,寻求精神解脱开始了炼法轮功

没想到炼功不久各种顽疾不翼而飞,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思想清晰,精力充沛,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功效,更被大法深奥法理所折服所吸引,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大法了,除每天集体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外,平时见缝插针的学习师父的每一本大法书籍,大法在我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4.25”以后部门领导找我谈话,我就详细给他们讲述了“4.25”事件的过程,他们对此还比较理解,后来政治空气越来越紧张,党内不断传达诬蔑法轮功的文件,规定党员干部不准炼法轮功。各炼功点不断遭到公安骚扰、驱赶,各单位都在统计法轮功学员名单上报市里。经过历次运动的人都会预感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我们部门领导出于对我的“保护”没有把我的名字报上去,要我在外面不要承认自己炼法轮功。我觉得大法修炼以来都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他们的做法可能是迫于上面的压力和对大法的不了解,我觉得应该向他们证实大法,我连夜给他们写了一封信“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详细叙述了法轮功是什么,我亲身受益情况及大法在国内外洪传情况等,让他们彻底了解一下法轮功,不要被谎言所迷惑。当时各方面都在向大法弟子施加压力,我们炼功点一直坚持学法炼功、交流切磋,精進的老弟子的一言一行都在鼓励着我,使我这个進门不久的新学员也能够正念正行,那时经常在心里告诫自己:无论将来修炼的路上有千难万险,我一定跟师父修炼到底,当大法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要走出来维护大法。

99年7月中旬,本市出版刊物上刊登了攻击诬蔑大法的文章,大法弟子几次找到他们反映,他们不但不改还继续连载。迫于无奈部分大法弟子自愿去市信访办反映情况,我得知此消息是中午,我立刻去了那里。得知消息的功友陆陆续续都去了,我们几千人有序祥和的站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静静等待市领导的答复。次日早晨5点得到满意答复后大家马上离去,走前将地上打扫的干干净净,连一点纸屑都没有留下。回厂上班后部门领导把我狠狠训了一顿。面对讽刺、挖苦、辱骂我没有动心,我还是祥和的向他们讲着真象,这时我才知道市里给各单位施加了很大压力。

99年7.20国家对法轮功实行全面镇压,动用所有宣传机器造谣陷害,恶毒攻击大法及大法创始人,大有天塌之势,有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我怀着对国家领导人的信任去北京反映情况,当时车站、路口都布满了警察。我与炼功点的同修只好打出租车去,可是走在半路就被公安拦截,绑架回厂后在厂里关押了四天,并立即下文撤销我的科长职务,强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前两天看我不动心,最后把我的亲人、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都搬来二十四小时围攻。由于当时我对正法修炼认识不足和心里放不下的执著就写了模棱两可的“保证”,心想我心里坚修大法不动摇就行了。这样我被亲人接回去。迫害在不断升级,大法弟子纷纷走出来维护大法。我反复学习师父经文《挖根》、《大曝光》等经文及其他讲法,彻底解决了根子上的问题,放下根本的执著,经多次与功友交流我悟到7.20我写的保证完全错了,大法弟子必须坚定维护大法,“助师世间行”。

99年底我提前赶完全年工作任务,再次進京上访,当到火车站时即被公安绑架,被关在火车站派出所并非法搜身没收财物,被厂接回后又被关押三天,二十四小时专人监控,让我写出“不再上北京”的保证,否则就下岗处理。我选择了下岗,我有着二十多年的专业工龄,一直在主管岗位,所分管的科室及我个人连年被评为厂里先進。部门领导对此十分了解并一再挽留不让我放弃工作,我借机会反复给他们讲真象,我说我炼功后的身心变化、我的工作、我的为人这是有目共睹的,我只是早晚炼功而已,一个公民上访是受宪法保护的,在不公的情况下得允许人说话,我不会再写什么保证,在良心和利益之间我只能选择良心。当时已到年终,处里布置各科写年终工作总结和党员工作总结,这时我的下岗报告已报到厂里,我可以不写。但我想这是证实法的好机会,我科今年有几项工作做得很突出,仅仅加强采购物资管理就给厂节约资金1千多万元,已纳入厂财务工作重点,另外我“党员个人总结”最后一部分全部写了法轮功实际情况,最后我说:我希望厂领导亲自走到法轮功的人群里去了解一下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到底在干什么,不要听上面的一面之词。

总结交上去没几天,厂党委副书记找我谈话。我想证实法的机会又来了,平时想找还找不到,一上来他就抛出了无神论那一套,即:共产党是无神论而法轮功讲有神论,那么法轮功与共产党是对立的。我没有按他的逻辑去思维,而是站在法上讲了法轮功的情况,讲了历史上修炼界的一些情况,随后又回答了他问的一些问题。最后他说那么你炼功的目地是什么,我说返本归真,返回到人类先天本性上去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当他听到“返本归真”这四个字时本能的愣了一会,其实人都有明白的那一面,可能那一面受到震撼。这次能与厂领导面对面讲真象虽然感到一点欣慰,但更觉得自己在修炼上还有很多不足,对法学得太少,在很多方面不能更好的圆容大法。

2000年4月16日,我再一次踏上去北京上访之路,几经周折来到国家信访局,在信访局门前我被便衣绑架上警车,送到本市驻京办事处,戴上手铐关押三天后被厂接回,随后被抄家、拘留半个月,并扣掉2000多元风险金及两个月工资,开除厂籍。后来因与厂方有关规定冲突又将此处理决定撤回。在此次上访期间我与接触的所有人讲真象,证实大法。到北京后我乘出租车去信访局,一路上跟司机讲真象,最后他表示对法轮功理解。当离信访局还有一段路时我说我不想连累您,请您停下车我走过去就行了,他马上说:“我不怕,你们都是好人”,一直把我送到信访局门口。后来送我去拘留所的公安说:“请你不要恨我,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也不想这样。”当时我还没有悟到否定旧势力的法理,没有对邪恶的迫害進行抵制,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

2000年8月支部通知我去厂开全体党员大会,会上书记传达了党内文件,题目是“对不合格党员处理意见”,大意是对继续修炼法轮功的党员开除党籍处分。书记说:上面让口头传达,我照原文念完了,现在你表个态吧,炼还是不炼,我说“炼”。没容我多说,书记当场做出将我开除党籍的处理决定,并将我的情况上报党委。自法轮功受到迫害以来,党内文件大都是口头传达不敢下正文,对于这种卑鄙小人的行为我当场给予揭露,提出三点意见:

第一,既然是中央红头文件为什么不敢拿出来正式传达,第二,既然是对不合格党员处理意见为什么只是针对“修炼法轮功”这一条,难道修炼法轮功不合格而真正违法乱纪贪污腐败分子却都合格?第三,我炼功后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力求做一个好人并且连年被评为先進,我究竟犯了《党章》哪一条。书记无一应答,没等其他党员发表意见就宣布散会。

通过阅读师父的多次讲法,我明白了正法时期对正法弟子的要求是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作为大法弟子我想必须走好走正正法修炼之路。师父领着我们走了一条大道无形的路,要求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我们可以有自己的家庭,可以有自己的工作,但我们与常人有着根本的不同,常人都在为名利情而活着也就是为私而活着,不断积攒着业力,而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努力做到完全为了别人的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更大使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下岗后我先后被两家私营企业聘任,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事事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体现大法弟子风范,以身证法,利用工作之便讲真象。几年来对供货厂家,对产品客户,对送货司机等所接触有缘人讲真象,我经常跟车去外地一家公司送货,所接触的保管员、供销员、财务人员、分管厂长等都跟他讲并送给他们真象材料,别的供货厂家去送货都是吃请送礼,而我每次去带的都是真象资料,他们对我却很热情,有的直接跟我要大法书籍看。

在家里我用大法弟子的心态对待一切,赡养八旬老人,照管上学的孩子,侍奉体弱的丈夫,操持家务,尽家庭主妇应尽的责任。有一次厂里在“敏感日”派人来看我(实则监视),当看到躺在床上80多岁的父亲时此人二话没说,回到厂后和厂里人说:人家很正常有什么不放心的。孩子正好上中学,思想变异很厉害,我不断给他讲做人的道理,归正他的变异观念,他在学校一直品学兼优,今年考上了一所全国名牌大学。一位比较了解我的邻居见到我就说:我真佩服你炼功这样有毅力,工作这么出色,把孩子管的这么好。

当然我们炼功不执著这些,人各有命,可是我们修炼人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正不正确实给世人带来很大影响。因为我们不仅仅代表我们个人,更代表着大法弟子的形象,我们现在所作的一切都将给后人留下参照。师父在《正念》经文中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深感自身责任重大,救度世人迫在眉睫,几年来利用一切机会,争取不同形式向世人讲清真象。首先向我的工作单位、亲朋好友、同学同事讲,也到小区宿舍发,也到公共场所贴挂也写信寄。但有时由于人的观念太重,还有放不下的执著,修的很不精進,离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很远。我要以这次交流大会为动力,认真找出自己的不足,坚定实修,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大法弟子。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