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精進不停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山村女教师,今年43岁,1997年1月得法。自99年7·20以来,我在证实法的路上摔摔打打经历了种种魔难。(曾两次被非法拘留共72天,绑架到“转化班”165天,被非法软禁40多天)现在终于坚定的走了过来。在此我谈几点体会。

一、以法为师 坚决不配合邪恶

2001年5月,我被强行抓到了县新办的“转化基地”。当时,我心里只有一念,决不配合邪恶。到基地后,邪恶安排了一系列的活动,都被我们学员一起抵制住了,使得一项项计划都破产了。12天后开始给学员上诽谤大法的课。那天早晨,由于同修们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10多个同修被邪恶调来的刑警好一阵毒打。这期间,我们宿舍的5位同修心都很坚定,工作人员在叫第三遍时,我们仍说“不去。”这时忽然有两名学员“碰巧”大吐起来,我的腰也突然不能动了,一动就疼的厉害,于是我们免了这场毒打,我们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保护我们。

下午继续让学员去听课,无论邪恶怎么使招,我的心一点也不动,我静静的躺在床上,一边又一遍的背着师父刚发表不久的经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在邪恶的威逼下,宿舍内就剩下我一个人。他们吼叫要不自己去,就找刑警来抬我。我说:“我不能去,抬去也是躺着。”他们无计可施了。

第二天,上课前,工作人员首先到各个宿舍宣布了“610”特批两位学员暂时可以不去听课。那就是我与另一位被打严重的学员。我听后非常感谢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天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正这个环境。一个多月过去了,基地主任对我说:“你的腰早就不疼了,你别装蒜了,该上课了吧!”我说:“我没说我现在还腰疼吧,你没让我上课呀!其实我的腰早就不疼了,不过课我仍然不去上。”“为什么?”他问。于是我给他讲起了真象。

最后我说:假如现在你被一位医生,一位非常善良的医生救过命。当这位医生被别人诬陷的时候,你在旁边是什么滋味?难道你能心安理得吗?”他说:“不能。”我说:“是呀,我的师父就是一位非常好的人。他给我们这么多人净化了身心,不管我们要一分钱。而你们这些工作人员,上课给我们读诽谤我师父的话,我能去听吗?给你,也不会去的。他听后什么也没说。走时只留了一句话:“你真是个有良心的人。”

从此后,我便寻找一切机会给这里的工作人员讲真象。整个165天,我一节课也没去听。县委书记、610头目、政法委书记、基地领导多次找我谈话,哪怕我简单的写一句话,就可回家。我不答应。后来又找来我丈夫,让我丈夫替我写,被我制止了。有好几位工作人员要替我写,都被我拒绝了。最后,我通过绝食正念闯了出来。

二、正念正行 修炼人自身就是真象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绝食,胃出血很严重。身体由120斤瘦成了不足80斤,人都脱了相。看到我的人都说,人够呛了,一位同事说:你身体没有2、3年是恢复不了的。家人更是着急,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炼人,什么也不怕。”亲朋好友送来了许多补品,我没把自己当成病人,补品我不需要。回家第一顿饭就是饺子,接下来就是糕、酸菜等,家常便饭什么都吃。每天坚持发正念、炼功。没吃一粒药,第三天就出门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了。当我出现在亲朋好友的面前时,他们都很兴奋,对大法的超常有了進一步的认识。他们主动的去给不明真象的人讲大法真象。现在已有好几位亲戚得了法,看大法资料的也不少。

2002年4月,我第二次从看守所绝食出来后,在家只休息了二十几天,乡、校领导便让我上了班,随着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大法工作需做的越来越多,这就需要从休息时间里挤,因此,我每天早晨三点多起床,把动功、静功全部炼完,并且5、6、7、三个整点发正念,剩余的时间背点法。中午休息不到一个小时,晚上大多是发完12点正念休息。虽然每天只休息三个多小时,但我精力很充沛,白天上班不累、不困,晚上学法、发正念、做大法工作也很少困。我经常有这样一种感觉,本来只睡了一小会儿的觉,醒来后就觉得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我那不修炼的丈夫说我是“精力过盛”。今年初,我与一位同修去给乡长、书记讲真象(他们没少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当我们见面时书记都认不出我俩了,说:“你们身体胖了许多,我都认不出来了”。于是,我们就从这里讲开了真象。再一次提起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的工资问题,书记由开始的不给转为商量后再给答复,最后书记说:“咱乡现在的环境很不错,希望你们有一个好身体,好好干工作。”过了半个月,乡长告诉我,年底一定给解决。这次讲真象效果很不错。

三、在工作中利用智慧讲真象

2002年5月上班后,学校安排我上初三数学课,并且承担初一两个班的政治课,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我利用各种机会在课堂上渗透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课下与个别学生讲真象,给他们真象资料、光盘、卡片、书签等。让这些学生再给其他学生讲。对老师们也是一样,除了和他们讲还给真象资料给他们看。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自己带的班,在全校七个班中连续两年被评为校、县先進班集体,自己被评为县“德育先進工作者”。

前些天,“十一”放长假。学校由于“普九”要复查,让老师们留在学校加班整理档案。这些档案都是为了应付上边检查编造的假档案。本来学生流失了,却要编成转学了等。这次学校布置任务时,有一项是给毕业生编假分数。我对着许多老师的面和校领导说:“造假的事我不干。这与我的信仰是相违背的。要干就干真的,干多少我都保证完成好。”教导主任对我说:“先登记毕业生花名,分数你不用填。”于是我很快就完成了任务。第二天,我刚到校,校长老远就喊我:张老师,快过来。今天我给你找点真活,登记图书馆的书。这也不是假的吧。昨天那分数让别人去填了。”于是校长又是往图书馆给我搬椅子,又是给我找坐垫。热情的过分,真是一正压百邪。

四、整体配合 讲清真象 救度众生

我们乡大部分学员都是在99年2月得法的。当时有近200名学员。99年720时,由于学法时间太短。在高压下,就有大部分学员被迫不练了。不论当时的形势怎么严峻,但我乡的大法工作一直没有停过。发传单、挂横幅、写真象标语,做的很普遍。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我们几个老学员自动组成一个整体,经常到各村与学员一起学习、切磋、提高,几年下来都是如此。当师父《2004年在芝加哥法会上的讲法》发表以来,我们与那些走不出来的学员,和放弃修炼的学员逐个交谈、学习。最近,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以后,对师父所说的“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们感到时间已经很紧了,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于是我们召集了全乡部分大法弟子進行切磋,对全乡各村進行整体安排,根据每个学员的情况,每个村都有大法弟子去讲真象。做到师父要求的“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然后根据学员哪有亲朋好友,再到别的地方去。很快讲清真象的工作全面展开。目前,我乡又有许多新学员看上了大法资料,炼上了功。

要说的很多,几年来做的不好的地方也很多,但是不论怎样都走过来了。以上是自己近几年来修炼中的一些体会,由于层次有限,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