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坚信大法同精進 破除邪恶证实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小弟子,1996年1月得法。自99年7月邪恶迫害大法以来,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与鼓励下,一步一步坚定的走了过来。下面是我的一些亲身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同交流一下,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坚信大法正念闯关

在2000年下半年,有一天学校组织破坏大法的签名活动。我们二年级班主任老师放学前告诉我们说下午每人带一支彩笔来必须参加签名。我一想如果我不签学校就会知道我学大法,会带来一些麻烦。但不管怎样,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绝对不能去配合邪恶的安排。主意一定,回家后我告诉了妈妈,并让妈妈给我请个假,下午不上学。妈妈给我请假回来告诉我说签名可以不参加,但老师说下午有功课还要去。我悟到这一关并不是这样就过了,所以下午在签字活动结束后我又上学去了。

一進教室,同学们都已坐好了,这时班长传达学校的通知:每人必须立即写一篇攻击大法的文章。我正在想办法离开教室的时候,老师在门口叫我到办公室去一趟,到办公室后,老师问我为何不签名,我平静的告诉她我是大法弟子。老师一惊,看着我,好一会儿,她说她以前听说过大法,看过两遍《转法轮》,以前对大法理解,知道好,但从99年7.20后出现自焚、杀人等,开始觉得大法不好了。

我一听,知道老师受电视报纸对大法邪恶谎言所蒙蔽,于是我一点一点的把真象讲给老师听,讲完后,老师说:“你说的真有道理,如果你不说,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后来她又问我怎么这么相信大法,我说:“我从小全身是病,家里人为给我治病操尽了心,我从四岁得法到现在没吃一粒药,所有的病都没了,这不足以让我坚信大法吗?”她点头称是。最后,老师告诉我说叫我替她保密,别说她看了两遍《转法轮》,也替我保密不让学校领导知道我学大法,我点头同意回到教室。

刚坐下,老师便急匆匆的来找我,说一年级有个同学告诉了学校领导说你是大法弟子,现在学校领导找你去。我去了后,没想到是逼我签名,他们恶狠狠的说不签不行,我坚定的说不签,并顺手将签字的桌子一推,他们用各种手段吓唬我,我心一点不动,没办法,学校领导走了。过后老师说真佩服我,要是一般的同学早就妥协了。我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一会老师又告诉我校长找我谈话,让我去办公室。我动了一念:你们说的都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一会儿我就看见校长骑自行车走了,这时老师又告诉我上课去吧,校长不找你了。我知道师父帮助我又过了这一关。从中我也体会到,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

二、清除邪恶 放下亲情

爸爸早已流离失所了,家中只剩下我和妈妈。2001年春天的一天,我刚放学回家准备写作业,这时妈妈回来了,说半路上有恶警抓她,自行车也扔了。一会儿楼下就布满了几十名警察,扬言抓我妈妈進洗脑班。我当时只觉得黑压压的一片,觉得空气中都布满了邪恶。我们紧闭防盗门,妈妈静静的调整心态,背法、炼功。天渐渐的黑了,我看到了很多妖魔鬼怪,但它们不敢碰我,我妈妈身体周围有,我想它们死了就好了,我这一动念,它们真的消失了。晚上9点了,我感觉非常的压抑,邪恶的场很大,这时我找来手电,对着楼下的一名恶人一照,那人吓得大喊:“干什么?!”从他的声音中能听出他非常害怕,我想干脆出去看看吧,于是我主元神出去了,我看到周围有很多魔,我想有把剑就好了,正想着突然手中出现一把利剑,然后我用这利剑将那些魔全消灭了。之后我回来了,这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6点多了。

后来,妈妈为了不连累家人,被邪恶带走了,我怕妈妈被“转化”,不让妈妈走。妈妈说中午就会回来看我,我才同意了。但妈妈中午并没回来,我看到妈妈身旁有许多魔在走动,但没一个阻挡妈妈的,我知道,妈妈肯定会闯出来的。果然,第二天晚上,妈妈正念闯出。但妈妈也不能在家呆了。

爸爸流离失所了,妈妈也要流离失所,我可怎么办,我哭了,妈妈走了我依靠谁呢?我想起了师父,我想起了大法,我要放下亲情,不哭不闹,好好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三、讲真象除邪恶

讲真象的次数很多,我想说三个我与妈妈在一起的时候讲真象的例子,因为对我来说是很珍贵的回忆。

在2001年春节的前一天的晚上,妈妈拿回了十几张真象竖幅,是用纸做的。那天晚上人们有放鞭炮的,放烟花的,到处都是。天一黑,妈妈就带我出去了。我拿着浆糊,妈妈拿着刷子,我们就出去贴,我一点怕心也没有,妈妈很愿意和我在一起做,一会儿就做完了。回来后,我对妈妈说:“妈妈,我们贴竖幅时,我们周围亮亮的,还有好多法轮,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们,邪恶早吓跑了。”妈妈听后很感动。

在2001年1月的一天,妈妈带着我和一位妹妹出去做真象,那天晚上人非常稀少,妈妈拿着自动喷漆喷真象标语,当我们走到一个小胡同时刚喷了两个字,突然从另一边走出来两个大男人,当时我就警觉了,我想这决不是正常现象,我一动念:你们两个人看不见我们。果然,那两个人就象什么没看见一样走了过去。等我们把剩下的字喷完后才松了口气,真是有惊无险哪!

在2001年2月的一天,妈妈带我去姥姥家,姥姥告诉我们说大街上有攻击大法的标语。妈妈问我:“晚上我去将邪恶的标语毁掉,你去不去呀?”我二话没说:“去。”当天晚上,我和妈妈便出去了。那天雪很大,到处是积雪,天很冷,但我不怕。当我们走近邪恶标语,我感到阴森森的,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又在捣乱了,我不怕这些。因为邪恶标语是纸贴上的,所以我和妈妈用手撕,用脚踹,一会儿功夫就把这些邪恶标语处理了。往回走时,感觉身体热乎乎的,一点儿也不冷了,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又在加持我们呢!

这5年多来,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中,有多少事情难以记述,但不管怎样,只要我们尽力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和力量。最后,让我以师父的《容法》中的一句话与同修共勉:“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谢谢大家!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