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中实修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1997年3月得法的当天,我开始通读《转法轮》,到第二天下午,第九讲还剩半讲读完的时候,就明显感到师尊法身为我调整身体。我对自己说:家里、单位的所有书加在一起,就这本书好,那我就象个听话的孩子那样,书里叫我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但这之后我只知道看书,我不会炼功,不知道走出去找学法小组,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经文。直到15个月之后才渐渐走進正常修炼,多亏师尊的点悟和同修的帮助。可那时思想容量小,师父写的《和时间的对话》、《变异》和《道法》,我看了许多遍也不太明白。我感到困惑:常人中许多学科的书,我都能看明白,为什么这么短的经文我就看不明白呢?经过几天的深思,我才想明白,这是法呀,是佛法真理呀,是有极深内涵的,与常人知识相比就是不尊敬师父呀,不可能不经过实实在在的修就在大法中明白一切,我必须放弃学知识的态度,记住师父的话,看看老学员是怎么修的。一直到今天,在黑云压城的红色恐怖中,我在摔摔打打中渐渐的走向成熟,在失误甚至错误中不断归正自己,今天还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明天我会努力做好。“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理智醒觉》)

一、学法

98年7月我才知道精進,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学法不仅净化了我的身体,也改变了我的思想,去掉了爱生气、小心眼、妒嫉心、争斗心、自私的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真的溶于法中的时候,那是无以言表的美妙、殊胜、壮丽而又严肃。

师父在《真修》中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

从2001年11月份,4个半月的监狱生活,使我更珍惜大法,我努力学法,抄写《转法轮》和所有的经文。有那么几天,人欲望的心压不住、排不掉,自知羞怯,无论炼功学法还是干活,这颗心就是倔犟的往外冒。以前还觉得这方面修的还可以,此时这是怎么了?“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第六讲中‘炼功招魔’)“咱们说句笑话,如果有人在常人中七情六欲都有,就让他升上去当佛,大家想一想可能吗?他说不定一看那个大菩萨这么漂亮,他生了邪念了。因为妒嫉心不去会跟佛搞起矛盾来,能允许这种事情存在吗?那么怎么办?你必须在常人中把各种不好的思想全部去掉,你才能提高上来。”(《转法轮》第一讲)我反复背这两段法,并问自己:你的目标是修成正果,能为三界内的这点事绊住脚,不去自己的世界吗?你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那“本”和“真”里面也不包含“欲”呀!想清楚明白了,也就安然入睡了。一觉醒来,就见我身旁一个“人”,是一个“我”,丑、黑、脏,我对它说:你是我的后天观念、三界内的欲望和业力组成的,不是真我,我是走向神的生命,你不可以再跟我,灭掉吧,不一会儿就不见了,我感到自己脱了一层壳。最近又有情的干扰,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我努力学法中排除了干扰。

2001年的冬天,一天我通过学法,深刻认识到好几个法理,感觉自己全身心每一个细胞都溶在法中,我美滋滋的入睡了,第二天我要起来炼功,天刚蒙蒙亮,就见我的枕边一个与我长相一模一样的“我”,是灰白色透明的身体,眼睛一眨一眨的,恋恋的不愿离去的苦楚的样子望着我,我立刻明白了,它是我生命中那些不符合真善忍的变异的东西构成的“我”,我说:我不要你了,你已经主宰了我这么多年,我今天要跟师尊走,要做神,因为你不够新宇宙生命的标准,没办法,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瞬间,它就没有了,是师尊的法让我又脱了一层人的壳,身体又轻飘了一点。写到这里时,坏神和黑手让我从头到脚奇痒,我发正念灭掉了它。

是学法让我认识到在正法时期我们为什么是法粒子;为什么要揭露邪恶;为什么要救度众生;为什么揭露邪恶不是目地,目地是救度世人;怎样站在法的基点上维护法;怎样全身心跟上正法進程。9月19日宣布首恶下台,我一点都没有动心,只认为是天象变化的必然结局,而且师尊提前告诉了我们:“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我在我现在的层次上悟到:人成神之路就是用师尊的法换掉修炼者头脑中人的一思一念,头脑中装的法越多离人就越远,离神就越近,修掉头脑中一切人的东西,也就是成神之时。换个角度说,学法与正悟法之间就是一个“信”,学了法,不折不扣的信,才能有正悟,悟到还要做到。真正用法指导自己的行动,才能做好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的大事,才能发好正念,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谓。

二、讲清真象

99年7.20之后的几天里,单位同事劝我别炼了,不吃药多吓人哪。我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我说:“谢谢你们的好心,但我非炼不可,你看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一点病也没有,假如你是医生,你给我开点儿什么药呢?而这没病的身体状态是我师父给的。”又过一段时间,单位领导找我谈话:“中央把法轮功定为×教,你有什么感想?”我问领导:“你看我的工作表现怎样?我有什么地方‘邪’吗?”对种种问题的解答,当时认为是据理力争,其实也在理智的讲清真象。

到2000年,我开始做标语、传单、条幅,后来就是面对面讲真象了。我基本上能抓住机会,尽量去讲,从打压开始就在讲着。每天入睡前要回忆一下,什么地方做好了,什么地方没做好;针对没做好的地方,要想想怎么才能做好。经常是有些遗憾,如有的问题回答不太恰当,有些场面没有大胆的让更多人了解真象,也后悔没做好,寄希望于下次做好。同修之间也经常切磋,谁在哪方面讲的好就互相借鉴,在哪个问题上讲的不好,就探讨怎样能讲清真象;再深入学法,用法指导怎样继续讲好真象。在我的层次上认为,这就是在讲清真象方面修。但我做得远远不够,尤其接到师尊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及《问候》,我要正念做好救度世人,要改变一下作息时间,抓紧讲真象。要修成无私无我、溶于法中的法粒子,就必须按师尊要求做好。

三、发正念

从2000年下半年起我做资料传递工作。每当我要走出家门时就想:我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一切坏人、坏东西都没资格靠近;要到目地地时就想:不该看见我的人谁也看不见我;当遇到有狗的地方就想:不许叫。到2001年我才懂得这就叫发正念。后来师尊要求全体大法弟子发正念时,我做的却不怎么好。有的同修常年坚持24小时整点发正念,我一天才能做到十几个整点发正念。家里事情一多,就坚持四个正点发正念(有时干扰大,半夜还起不来),其它整点发的少了。今年6月到同修家,见人家点点都发正念,自己才下决心也做好。

有学员问师尊解“悲”字,师尊答“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我悟到:修炼呀、慈悲啊,无非也就是个人心的问题,人心皆无方可成神。也可拆字理解,“悲”字没有了“非”就剩“心”了,这个“心”是人心、执著心,没有了人的执著心也就是慈悲了。让我们修去人心,学好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重视发正念,在做好三件事中走向辉煌的未来,跟师尊回家。我们到人间走一遭,就让此行无憾无悔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