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时间走好我们的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2日】我是辽宁盘锦大法弟子,我在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也就是1998年8月份有缘得法。

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未学大法之前我爸爸吸烟、喝酒、打麻将,动不动就和我妈打架,为了拉架,我多少次用碎玻璃割破脚趾。我曾多少次大喊:“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再打啦”……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是法轮大法把我爸爸变成了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人的好人。学大法以后,爸爸不仅改掉了过去的恶习,还把欠大队几年的欠款交上了。全农场的人都感到震惊,这是大法的威力把一个满身恶习的人,变成了一个完全为了别的人的好人。我和妈妈也相继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我从小学四年起,患上一种顽固的皮肤病,脸上起那种红疙瘩,很吓人。四处求医也没治好,越抹药越厉害,脸都变成了黑色。我不敢照镜子,不敢见人,家里来人我就躲起来,上学放学低着头走路。学法时间不长,我的皮肤白了,疙瘩不见了。人们问:“你抹什么药这么见效?”我说:“没抹药,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我妈患有胃炎,已经十几年了,还有风湿病,夏天也得穿着厚裤子,药不知吃了多少,也不见好。学了大法后,妈妈的病很快就好了。从此我们全家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与对大法的赞颂。

1997年7月29日后,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们的信仰自由遭到了践踏。在看不到师父新经文的情况下,我们全家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走过了黑暗的一年。

2001年6月8日,当地派出所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抓走了我的爸爸,不仅如此,还到学校骚扰我,我没有害怕,坦然讲我全家学法后收益的情况。在学校成绩也不错,校长和老师都维护我,邪恶没有得到什么也就会灰溜溜的走了,我知道师父在时刻看护着我们,一切都能过去。我爸爸被非法拘留。我和妈妈对法理解不深,想让爸爸早日出来,就交了派出所勒索的5000元钱。爸爸出来了。一天晚上,我清楚的明白了一个法理:“你要没有那颗心,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这是师父在点悟我。同年7月22日,家里出现了异常现象,闹钟响个不停。12点多钟,派出所又来我家,说爸爸已被抓走,又一次抄了我家。由于上一次没有否定邪恶,这次邪恶迫害進一步升级。勒索了10000元才放人。

我顺利的考上了重点高中。开始在学校没学法,只是3个星期放两天假才能在家学法。自己感到这种状态不对。高二下学期我把《转法轮》带到了学校,并开始对周围的同学讲真象,开始的时候他们都很害怕,但是1年多的朝夕相处,我的言行都给他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渐渐的他们能够接受了。一次做语文卷子,上面提到法轮功,我担心语文老师说些不好的话,我就给他写了个条,果然上课没提法轮功的事,晚自习的时候老师找我,原来他没明白纸条的意思,我对语文老师讲真象,听完后,他表示支持和同情。

2003年3月份,我上高三不长时间,爸爸又一次被非法绑架,并判劳教两年。爸爸被抓的第二天派出所就派人说要我家拿两万块钱马上放人,这次我们认清了邪恶的本质,不再顺着他们走。后来才看到99年以后的新经文,才知道我们应该做好三件事,明白了我们以前走的弯路,是自己没做好造成的。人为地滋养了邪恶。

在学校我开始给任课老师写信,给同学讲真象,班主任老师说,其实他早就知道我的情况,校长也明白真象,所以学校没有找我麻烦。同学中有个经常逃课的同学,看了我给他的真象光盘后,说他要刻录这光盘给更多的人看,还说了很多支持的话。我也深深体会到我们的责任重大,也明白了讲真象就贯穿在我们的生活和学习之中的道理。一次我坐车上学,售票员帮了我反倒谢谢我,我知道我应该给他讲真象,我把随身带的小册子给了他,车上一位中年男子还向他要了一本。我开心的笑了。

2004年6月,我考上了大学,我家里请客吃饭时我很平静的讲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讲了大法使我们全家受益……。我一点也不紧张,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

在高考的档案里,明白真象的老师在思想政治考核中给了我个优,所以我能上大学,我想那里应该有有缘人需要我去救度。

我到大学仅仅20天,由于自己的欢喜心、显示心和急于求成的思想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军训时,给一位武警讲真象后,他把我给告到了院书记那里,结果我被退了学。他们是昧着良心做恶,在没有人和手续的情况下,把我赶出了校门。在退学的过程中,学院书记在让我写都给谁讲真象的情况时,我写了。后来,我明白了,我配合了邪恶的要求,虽然我和妈妈给他们讲了真象,在他们迫害我时,没有正念抵制,对邪恶的本质认识不足。我知道自己没做好,法没学好。

我失去了在大学讲真象的条件,今后,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找出自己的不足,吸取教训,在正法的路上珍惜时间,精進不停,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