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归之路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我叫×××(女),52岁,长春大法学员,被迫下岗前曾任吉林省某单位的总会计师。

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历程,是一个悟的过程;向内找的过程;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去除人的后天观念的过程;突破自我的过程;剥人的壳的过程;脱胎换骨的过程;返本归真的过程;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的过程;同化大法、救度众生,人走向神的过程。

我于1995年开始修炼,看完《转法轮》之后,感觉师父从泥潭里把我拽上来了,提高一个层次再看世间的人哪,象蚂蚁一样什么都不值得动心了。

个人修炼阶段,我们小组通读上百遍《转法轮》。师父给我安排了层层消业的大关:经历了父亲的去世;又经历了丈夫的第三者插足的情关;经历了丈夫的去世;又经历了社会各方面的压力;经历了单位及社会的名、利、情的考验。尽管经历了如此的风风雨雨,都没有动摇我返本归真坚修大法的心。自己的脱胎换骨的身心变化,证实了大法是我唯一选择的路。

一、经历4.25

4.25的早晨7点多,李姐打电话告诉我上北京,我当天正好要参加拖拉机厂办的法会,听到这个消息,本能的产生一种维护法“应该去”的想法,可是马上又一个想法“观察观察再说”。

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讲到:“我早就看到有个别人,心不是为了维护大法,而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的什么。你如果作为一个常人我不反对,做一个维护人类社会的好人当然是件好事。可是你现在是个修炼的人,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也正是我要给你指出的。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 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师父的法,震撼着我的心,我感觉到修炼要换思维了。怎么思维?按照传统的人的思维是要维护人的,按照师父的法的要求则是维护法。朦胧中似乎唤起了我亘古前的记忆,我就是应该维护法的生命。可是,当时的我内心深处想:要想圆满这是必经之路。

二、经历7.20

99年7月20日的早晨,分别3、4位功友来电话告诉长春市已经有十多位辅导员被捕了,得知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念便是放下生死维护大法。我们去了省委对面的信访办上访。上访的理由是法轮大法是正法,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辅导员。然后便是警察一车车把我们拉到兴隆山的一个学校,進行登记。晚上11点多钟我们自己走回了市区。

历经了两天时间的上访,我很清楚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如果不走出来维护法,就圆满不了,如果大家都走出来,法就能正过来,盼望着一夜之间天象有个变化。

师父说:“有人觉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有人觉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觉得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有人觉得大法可以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有人觉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觉得大法与师父正派,等等等等。……”(《走向圆满》)当时的境界只局限在人这层。维护人的理,维护大法对人类的好处。

7.20以后,许多同修从此踏上了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之路。当时的我处于茫然、彷徨之中。究竟什么是走出来、究竟什么是“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本性的我清楚的知道宣传机构在造谣、栽赃、陷害。我愤怒、激动、盼望,三天内把《转法轮》又看了一遍,比较之下我相信这是大法。回忆自己4年多走过的修炼之路,自己真真切切的变化:我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世界观发生彻底的转变,放下了僵化的观念,在工作中的开智开慧,经过刻苦的努力,我的工作业绩发生了令人瞩目的变化。我相信自己脱胎换骨的变化。在高压下我坚信大法是正的。一切都是暂时的。邪永远压不住正!更加坚定了我跟随师尊修到底的信念。从此,我在不间断的学着法。

紧接着,什么“中央的六不准规定”,又什么造谣的升级,作为共产党员、国家干部的我如何面对眼前的如此迅猛的打压哪?我当时用人心对待,交了书和炼功点的旗,用人心对待写三讲的材料,用人心对待珍藏的大法资料,心想,我这是给他们看的,心里在坚定着呢,用人心“维护”法其实是在维护着自己。[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三、北京上访

2000年春节前后,同修们前仆后继的進京上访,证实大法。现在应该怎么修了?在茫然与彷徨中的我,在选择中看到了明慧网报道功友们進京上访的经历及鲜明的观点,尤其师父2000年1月19日《静观世间》的照片发表之后,然后就是2000年的4.25進京上访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明慧网上的文章一篇篇的纪念《光辉的4.25》、《历史的里程碑》……明确了進京上访是对的,这是证实大法,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从而救度众生。

这期间,师父的一篇篇经文震撼着我的心。尤其看到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师父说: “学大法是为什么?他们只想从大法中获取,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等待着天上掉下馅饼来吗?等待着难一结束就去圆满吗?我真为他们担心。他们不知道他们真正生命的处境有多危险哪!”

“一个神在正法中,他们对大法的一念就决定了他们的存与灭。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

“有一些人想等着师父说出来,叫大家如何做、如何护法,等着师父说出来,叫大家都去北京证实法,叫师父说出来向人民讲清真象。可是我一旦说出来,就再也不是他们自觉的发自本人的正念的行为了。答案一出来,考试也就结束了,那些怕出来证实法的也就永远失去机会了。”

师父的声声呼唤,再次唤醒了我,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誓约,一定兑现自己的誓约。我反复去过北京4次,而每一次的过程都是我放下生死、放下名、利、情的过程。最后一次打出横幅,当时本着师尊的教导“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理性》)

当时悟到放下生死,兑现誓约,由我师父安排不由邪恶安排。打出横幅的一瞬间我觉得天地定住了,时间在凝固,我的身体巨大无比、顶天独尊。然后我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又被带到朝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经历了:铁壁,狼狗、电棍,恶人的狰狞、丑恶,面对如此情景我用人心报了假姓名,之后用绝食抗争,绝食又是一放下生死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我脑子里没有常人的东西,反复背着7.20以来师父发表的新经文,最后坚定了自己的心。师尊在看着我呢。“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国讲法》),我平静的放下。第三天便走出看守所。

原以为大家都走出来证实法,或者都上北京证实法,天象就会有一个变化,从北京回来后,我觉得我真是闯过了道道生死关。回来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天象该有个变化了。没有,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边呢。

用人心对待着这场迫害,这就是为什么当时电视上一再污蔑着我们進京上访不要家了、不要情了、为了上天国,钻了我们人心自私、执著圆满的空子。的确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

四、经历下岗

带着个人修炼的痕迹是为私为我的,其实是在旧势力的操控之下,旧势力是用生死来考验大法弟子,甚至最终把你逼入死胡同。而我没有从理性上更深的去理解法,法是圆容的。

从北京回来后面临着选择:一个是写保证,一个是下岗。当时没有意识到这是迫害,而是顺其自然的下岗了。认为是最大的舍,放下,才是威德。完全围绕着个人的承受,个人的得失而选择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正确的答案应该是堂堂正正的上班,全心全意的做好本职工作。我们老总说:“法轮功我不了解,可咱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比好人都好”。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么如果对法理解的再全面些,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正常的在常人中生活、工作、学习,这就是在洪法、救人。可是,由于自己对法理解不深,领导不理解,职工又很惋惜,无形中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以后的救度众生造成了障碍。这就是按人的观念理解法,就走偏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其实,当时什么都不写,又不下岗,就不该受迫害,那就另一番景象了。

五、610企图绑架

下岗后,街道、派出所经常到家骚扰。一次在我不在的情况下,逼着公婆写了“三书”,我知道后为了洗刷耻辱,证实大法,就给派出所写了一封严正声明“三书”作废的信。

在2001年孩子高考前一个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多,我领孩子出去放松一下,回来按门铃时,我老婆婆说:“他们来了”(610、街道、派出所)。我当时的第一念就是:面对!于是上楼后便发生了一场正与邪的较量。在他们提出条件时,马上想起师尊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整个过程持续三个多小时,我不断的调整自己,不停的发着正念,用上北京的心态来对待,那就是放下生死,可是威力不强,最后悟到不仅放下生死,还不能死,而是清除策划操控这件事情的另外空间场的邪恶,慈悲在现场的所有人,讲真象救他们。然后,事情马上出现转机――他们撤退了。但留了一句话:等你儿子高考后再说。

就是说,你对法悟到什么程度,事情就什么样结果。因为我并不否认流离失所。

六、流离失所

由于默认旧势力的安排,否定的不彻底。甚至认为吃苦就是威德。孩子高考后我便开始了流离失所一年多的颠沛的生活。当时想即便流离失所我更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证实大法的事。

在默认迫害的过程中做大法的事,其实还在旧势力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因此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的心、我的言行,我的环境总是感觉有个罩。直到看到师父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师父说:“所以正念很足的情况下,它就钻不了,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

我明白了,今天,旧势力对大法、大法弟子安排的一切都不能承认,流离失所是旧势力安排的,回家是证实大法,否定旧势力。第二天我结束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但是,这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每到敏感日,每到又有什么“文件”等等,心里有时也在波动,而每一次都是在相信师父,相信法的过程中,坚定正念,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中使我离法又近了,而只有在法中才觉得踏实、有底。在法上我悟到真正的安全在自己的心里。当你的心真正到位的时候,真象师尊讲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

七、经历“3.05”电视插播后大搜捕

2002年3月5日电视插播法轮功真象片后,我家在几天内,先后两个姐姐、一个弟弟被非法抓捕。而且我家又被公安局非法住進三宿三天。目地为了非法抓捕我,由此,我儿子至今吓得脑子不能学习,荒废了大学三年的学业,两位八十高龄的老人只要有人敲门就心跳,本来由于我流离失所引起的家庭生活的动荡又雪上加霜。

我和一位朝夕相处的同修共同度过了“3.05”的难关,而每一次的难关没有使我退缩,只能冲击着我的人心,修炼的机制正常的运行:向内找,去除间隔,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同时感谢师尊这一次把我与对大法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安排在一起生活了两个多月。使我能够做到“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解决了我长期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为什么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父、信大法,这种间隔为什么清不出去?”那么,就在这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残酷的关键时刻,外面刺耳的警笛声、人们不时传过来的抓人、打人、死人的恐怖消息,一时间酷刑、死亡和恐惧时刻笼罩在心头。我们带在身边的只有大法书和笔记本电脑,在关键的时刻更不能离开法、离开明慧。同修说:“我们现在是坐在悬崖边上,把所有的心都放下,别留着,到底,只有法才能救我们”我想,我是应该做到了,一切交给师父!我们每天十八遍发正念,其他时间学法,只吃一点米粥。

清醒的体会到融入法中的踏实、幸福、安全。过后大姐告诉我:,每当邪恶问到我的时候,她仅仅知道有这个妹妹,但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是一种石灰色的白。的确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3.05”之后的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有一段状态不对,整天提心吊胆,精神不振。我和那位同修不时的发生着心性上的磨擦,我一学法就感觉师父在说她呢。自从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发表之后,我反复学习,越学越觉得,怎么回事?旧势力的想法怎么能在我心里呢“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原来学习《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及《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几个经文都谈到了旧势力,可是当时都感觉是在谈什么是旧势力,可就没有弄明白我们与旧势力的关系。于是,几乎同时间,全球大法弟子都来切磋这个问题。明慧网连续一周的时间,刊登了多篇什么是旧势力?旧势力与我们的关系等文章。

在我们修炼的路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师尊安排的回归之路;而另一条则是旧势力安排的毁人的路。

师尊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重新给你安排。”(《转法轮》)修炼的每一步都渗透着师尊的慈悲苦度,一步一步的在领着我们走出人。

可是为了今天的使命、责任、大愿,层层的天体的轮回转世,越往下越庞杂,久远年代以来在旧宇宙的法理生活当中,先天的本性被淹没了,一切被旧势力安排的非常周密,甚至包括你的一思一念及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然而踏上修炼之路,便是一个脱胎的过程、否定的过程、突破的过程、破除的过程、返本归真的过程。

一次次的考验,破除着层层被私、被各种观念、被旧宇宙的理包着的我的人心。层层的在扒壳、层层的去掉污垢,洗净、洗净、再洗净。回头再看个人修炼,既是基础而又那么狭隘。

我是真善忍构成的,大法造就的生命,师父直接度的弟子。悟到后我觉得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路坍塌了、崩溃了、瓦解了。旧势力不应该是正法的参照物。因为是宇宙在正法。

明确了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目地、及性质上的不同,也是能否走出人的分水岭。明确了我们的使命、责任、大愿以及和旧势力的关系,在我正法回归的历程上是一个质的飞跃。从此以后会修了,那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旧势力不应该存在。走师父安排的路――同化大法,救度众生。

八、遍地开花的资料点

二00二年七月一个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这个资料点是给同修们印刷周刊及经文的资料点之一,在当时的环境下起到了承前启后,鼓励同修们跟上正法洪流的伟大作用。被破坏后大家心情都很沉痛,但这次我们比较以往没有陷入悲伤与沉痛之中、一个个的资料点被破坏,让我们整体悟到什么?通过切磋大家悟到:1、大资料点有形的东西太多,2、工作量大压力大,3、同修长期不能静心学法,4、其他的同修们等、靠、要的心又很重,5、更严肃的是我们整体程度不同的都在默认旧势力。同修们是在为我们大家承受。然后大家一致悟到,应该改变以往的被邪恶注意的大型资料点的僵化的观念,化整为零,大道无形,随意所用,资料点遍地开花。

正法到这个时期,需要大家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大家都来参与这件事情。悟到后,一切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而成,我们几位都不是学电脑的,有的甚至是新学的,重要是突破了观念,师父说:“我高中毕业,不读大学的目地,就是不能在思想中形成各种概念、定理、定义、定律、人的理论及各种规范了的东西。”(《随意所用》)。就看这颗心,一时间70岁的老妈妈学会电脑;农民四天学会电脑;还有的仅仅几天就学会电脑……遍地开花的现象象种子一样传播开来。

我们悟到,遍地开花不能强调形式、有形。不能本末倒置,而是大法弟子的心走出来,破除旧的观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这是遍地开花的伟大意义。

由于大家都在参与这件事情,其实就有大家共同提高的因素在里面,这期间一个个的小插曲表现出同修间的各种矛盾及大觉者应具备的素质的问题都浮上来了。正好师尊《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发表,指导弟子共同提高。师父说:“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得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得很好。”

从中修出大觉者应具备的宽容、大度、弥补,从而形成了一个整体提高的良好的修炼机制:1、以法为师,2、无条件的向内找,3、否定、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4、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九、营救同修小孙

同修小孙2004年3月劳教到期,今年凡是不写东西的期满后直接送洗脑班,可大法修炼就是超常的,同修们正念闯出劳教所否定邪恶安排的故事不断的出现。于是我们就准备去接小孙。

当我们真的去接的时候,心性的尺度就显露出来了。在劳教所的门卫室与管教通电话:我是以劝善的方式与其通的电话,他突然插一句: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出于人的自我保护的意识脱口而出:不是。我震惊了!我的心性尺度就在这里,我难过、悔恨、向内找,找根子上的东西,大法修炼不是形式,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在真理面前一切都暴露无遗,而在修炼过程中,心的变化,只有自己知道。通过这件事我悟到:该清醒了,你的心真的认定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了吗?你的心同化法多少?师父说:“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站在什么基点上要求自己?就是在任何情况下、环境下都要证实大法,那么接小孙是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

我们的心性标准决定了事情的结果。我们没有接出来小孙。几天后小孙写了东西出来了,留下了污点。但由于我们这一行动震慑了邪恶,里边的管教根本不敢再对小孙行恶,接着我们和小孙的亲人一同去省司法厅上访。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劳教所恨不得一天都不想要她,让她马上走,可见邪恶最怕曝光。如果我们整体心性到位,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那么就会另一番景象。

十、与妈妈的生死离别

母亲今年82岁了,95年得法,今年6月份去世。没修炼前母亲曾经在19岁就有了附体,这么多年佛教的东西印象也很深。我们开始修炼、母亲就好了,接着母亲就开始修炼了,在修炼过程中,凭着朴素的感情对待师父、对待大法,可时不时的出现主意识不强的现象,原来的东西就有干扰,自3.05恐怖大搜捕后,老人受到惊吓,再加上我们几个修炼的孩子都不在身边,不能看到法,听到法,身体状况日下。更主要的是,我们几个都回来后。对于母亲的修炼问题认为老年人就是老年的状态,从而默认旧势力。

对待母亲受病魔严重迫害的问题上,对我们几个修炼的子女,是一次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信师父、信大法的一次大检验。然而我处理这件事情,情大于法,关键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心性尺度,对法理解不深、片面、不到位,人的观念在这个问题上很强。而母亲到最后还在呼唤着我的名,每当想到这些,有一种负罪感,我没有尽到责任啊,修炼太严肃了,让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正好当时发表师尊《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说“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深刻的教训啊,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教训在于:修炼不分老少没有年龄差别,更没有生老病死,不能用人的观念对待没有文化,年龄大的人,只要在你身边就是缘,应该给她念正法时期的新经文,让她参与证实大法,整体提高。在破除人的观念的同时又是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才能否定旧势力,是在与旧势力抢人,是宇宙在正法。

十一、病魔的干扰

大姐在我家是老大,无论在学业上及各个方面都排行第一,给弟弟妹妹们做出了榜样。象母亲一样关心着我们。得法的时间又是最早。没修炼前大姐的身上体现的遗传基因很重,而我开始修炼后,就担心大姐遗传基因重,一旦过关怕过不去。我母亲最后的时候,关于住院与否的问题上,大姐持保留态度。甚至完全不在法上。母亲去世一个多月的时候,大姐出现了胆结石非常严重的现象。在这个问题上暴露出我很多心,而且有的甚至是根子上问题。

面对大姐的现象我非常动心,心想:一定不能让她再走母亲的路,主意识不强,最后被旧势力俘虏。身边这么多亲人修大法而没有清除旧势力的迫害。这回我一定使出全身的能力助大姐一臂之力。1、组织姐弟们学法(包括表姐弟十多位 ),2、再悟我母亲的教训,3、发正念。连姨婆的九十岁大寿上百人的宴请都没有参加。但大姐最后还是手术了。

大姐手术的当天,我多少年来没有反映的,但在修炼前折磨我十多年的肋间神经胀痛上来了,我一说症状,大姐马上说:对!胆囊就这么胀痛。我急忙说:我才不是呢!虽然这么说偶尔难受的时候,不好的念就上来。心动了。

师父说:“不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碰到磨难还要找自己”(《2004年在芝加哥法会上的讲法》)悟吧,一定有悟的了。1、助大姐一臂之力出自于私、情,甚至于就是证实自己,基点完全错了。2、如何认识当前病魔状态的反映,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个问题浮上来,因为我有心,确切的说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法理不清晰、对法信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含糊,才导致今天再遇到病魔的这个问题。3、由于含糊,看到大姐主意识不强、对法不严肃的现象,其实是我自己也不严肃。4、默认遗传基因。实际就是默认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在《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有这么一段讲法可以破除旧势力对病业的安排:

“问:有过忧郁症和精神障碍的人,如果真修能圆满吗?

师:如果真修能圆满。但是像这样的情况不要在公开场合炼功,为了你也为了法。如果你把握不好,给法造成了损失,你自己也是有过的,所以最好是在家里炼。你只要去修,你在哪炼我都会管你。但是必须是能修的,也就是说必须是清醒的,能过去关的。”

大法修炼太严肃了,不在于你干的如何、不在于轰轰烈烈,不在于表面的形式,就要你同化大法,救度众生,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颗金子般的心。他在另外空间的确是有个功柱,心性的尺度就在上面刻着。师父在看着;众神在看着;众生在看着;宇宙在瞩目,邪恶也在虎视眈眈。师父让我们心里记住:“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十二、精進的标准

随着正法洪势的突飞猛進的发展。迅速的荡涤着我的观念及人的思维,尤其师尊连续几篇经文《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发表之后,我弄清了正法以来一个模糊的问题:什么是正法时期精進的大法弟子的标准。为什么资料点“精進”的同修都被非法抓捕?为什么每一个时期“精進”的同修大多数都被非法抓捕?不被抓还被怀疑?“精進”反遭迫害吗?师尊讲的法从上到下都是圆容的,贯通的,是宇宙的科学。如果符合了这层宇宙特性,那么谁动谁是罪,可是为什么邪恶又动了呢?我曾经用人心想过这些事情。通过学习师父的《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得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逐渐的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这个结。精進不会被迫害,精進的标准:无私无我,同化大法救度众生,走师父安排的路。那么以往各个时期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和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学员包括我们在外边的大法弟子,如果我们心中都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们心底真的在为救度众生而精進,没有个人修炼为私为我的残留的痕迹,这颗金子般的心慈悲的就为救度众生,那么旧势力的东西也就无处泛滥,都取决我们的心站在什么基点上。

师父说:“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十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层层扒人的壳,层层的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堂堂正正走师尊安排的同化大法,救度众生之路,你放多少,同化大法多少,你就能救度多少众生。师尊发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把我的人心,观念在当时的层次上一扫而光,没有了观念,就是《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只要你在法上,一切安排的都是有序的:单位组织秋游,同学集会。比较纯净的一次是舅公过生日,要去之前来自亲人的阻力,面对阻力我悟到什么都别想动了我的心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清除旧势力的黑手、烂鬼的干扰,捧着我自己溶在法中的一颗慈悲的金子般的心,我觉得那么神圣。现在的天象,另外空间的确清理的很好了,只差我们大法弟子的心的突破,从人走向神。舅公看我到一再说:“外甥媳妇没想到你能来”。我说:“老舅 ,我能不来吗!我给你送福来了,我得到佛法了,十年没吃一片药。对法轮功的新闻都是假的,我得把我得到的佛法送给你们,我们都是佛缘哪!”舅公说:“啊,那我还能活些年哪,”(今年80岁了)接着男女老少排着队,要光盘、护身符,当时孩子们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边的电视就开始放光盘。一片祥和、喜庆的佛光普照着这个九十多人口的大家族。去的路上我大姑姐腰疼病正犯着,(同我的婆婆、大姑姐一起去的)回来的路上忘了腰疼了。回家的几天中我婆婆都处于兴奋之中:你可救了一大家子的人啊!

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