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佛教居士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我曾经是一名宗教居士,丈夫98年得法后身心受益,劝我炼功,可能我缘份没到,我没有炼。过了几天,丈夫借来一套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放给我听,当听到第二讲时,我的牙就开始痛,丈夫说师父给我消业,因为牙上有业力,我半信半疑。连续听完九讲,觉得师父讲的有道理,可是还是放不下原来的东西。当时就好像站在了十字路口,不知道该走哪条路,又过了几天,在睡梦中师父慈悲点化,我不再犹豫,毅然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修炼后身体更健康,精力更充沛,心胸更宽阔,我庆幸在大法洪传之时当上了大法弟子。

得法还不到一年,忽然在99年7月一夜之间法轮功被迫害,邪恶的江氏集团利用新闻媒体大肆污蔑诽谤大法、利用政府搞层层迫害。我们好像生活在红色恐怖之中,倍感压抑。那时由于学法少,没能在法上正悟,有些彷徨,有些沮丧,之后经过和同修交流一致认为,师父被诽谤,这样一部高德大法被黑白颠倒的诽谤,我们不能再沉默了,应该告诉世人真象。

同修们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走上了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贴标语、炼功,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冤枉的。很多同修被抓,我和丈夫由于怕心没有去,在联系不到别的同修又没有真象资料的情况下,和丈夫商量,我买回纸笔,由丈夫写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江氏导演自焚”等条幅100多张,丈夫趁着夜色贴到了村外的几条干线的电线杆上。

从那以后,我和丈夫配合,他出去贴真象标语,我在家给他发正念加持,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返回。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几乎贴遍了十几个村庄,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后来,我们和一个资料点取得了联系,于是我便承担了我们地区十几个村的接送资料的工作。这其中有常人不知道的酸甜苦辣,也有同修间心性上的摩擦。有时在寒风中,有时在酷暑中在约定地点等,有时等了很长时间,同修可能受到了干扰,我时不时的人心就返上来了;可转念又一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多少众生等我们去救度,去讲清真象,再想想师父为我们承担了那么多,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想到这里,心里的执著一扫而光,说不出的透亮。

就这样无论刮风下雨,我都正念正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准时接送,按时把真象资料送到同修手中。直到2003年周围的几个同修相继被非法抓捕,因一同修承受不住,说出了我丈夫。2003年10月23号,我丈夫被县610不法人员绑架,劫持至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202中队,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的同修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为了资料的安全,我把工作交给了别的同修去做。

在丈夫被非法劳教后,我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各种人心向外翻,生活的问题接踵而至,觉得很苦。过了不长时间,学习了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注,我猛的悟到同修接二连三被绑架,是我们配合不够,讲真象不到位,揭露邪恶不彻底,没有冲破旧势力的安排,整体有漏,给了邪恶可乘之机。我们应该互相配合,立即行动起来,冲破旧势力的枷锁,利用师父赐给我们的无上智慧,把邪恶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世人知道。

经过同修们的不懈努力,我们终于掌握了我们地区几个迫害大法的责任人和几个恶警的住址和电话号码,把他们的恶行及时上网曝光。同修们都行动起来,有散发资料的,有粘贴的,有写信的,用各种方式讲真象,有力的打击了邪恶的气焰。

随着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在正法修炼阶段即将结束之际,让我们抓紧时间救度众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最后以师父《洪吟》二中的“正神”与同修共勉:

正 神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