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 母亲40岁有了我,兄弟姐妹六个,我最小,从小到大是在父母、哥哥、姐姐的关爱下长大的,生活上比较优越,但没有独立性,虚荣心强、性格倔强、小心眼。自己性格的关系,不会搞人际关系,单位有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心里不平衡,因妒嫉、争斗等搞得一身糟。结婚以后丈夫脾气大,他性格急、我性格慢,女儿从小身体也很差,我的身体更糟糕,神经衰弱也很严重,随之带来的是心脏也很不好,反正没有舒服的时候。

一次单位旅游我和车间学法轮功的同事被安排在一个房间,她跟我介绍一人学功全家受益,她女儿跟我讲师父给她调整身体的过程,我想小孩的话是最真实的。同时,丈夫也跟我提起了法轮功,说他的同事炼功后身体很好,也劝我炼,就这样九八年七月我喜得大法。学法学功以后豁然明白了修炼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我每天起早贪黑的学法、炼功,勇猛精進,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追上老学员。

全家修炼后,身体都健康了,女儿也不生病了。我性格也变得开朗大方,有一种心里无私天地宽的感觉,家庭温馨、祥和、幸福。

一、7.20省城上访

99年7月19日晚上,我和丈夫买了两张去北京的车票,在哈站停车时我和丈夫还有几个同修被早已在哈站等候的同修叫下车,说明天准备先去省政府。我们晚上在候车室坐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到省政府,省政府道路两侧人行道上站满同修,我们先被送到体育场,后来又被转到一所学校,在学校我们炼功、学法,下午广播里传来诽谤大法的广播。紧接着要求我们签上姓名、单位,各单位派车来接人。当时心里也很矛盾,望着签字同修心里很难受,心想如果签字不就等于承认所有诽谤性广播是对的吗?带着这种想法我和同切磋,最后我们谁也不签字了,僵持到晚上10点多。一个人对我说:你签个假名回家吧!我说修炼人不说假话,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就这样晚上12左右我们没有签名的同修被送到双城公安局,后来又被送到看守所还是监狱我也不太清楚,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房间非常小室内臭味难闻,早上吃的是发着霉臭味的窝头。

上午10点左右,双城公安局来人对我们每个人進行提审,问了我很多问题,最后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法轮功这么好我能不炼吗?”他说:“回监室去接着炼”,回到监室犯人劝我们快回家吧!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说话间外边还是晴天却下起了下雨,一个犯人对我们说:你们看老天都为你们哭泣,佛道神能不帮你们出去吗?我知道是师父的点化,下午和同修被无条件释放,顺利回到家。

99年11月,我因不写保证被调离机关。2000年3月被单位强行送入洗脑班,我和其他几名同修形成一个整体,正念正行,在那里,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无论恶人说什么都不动心,半个多月后洗脑班解体。

2000年11月,我和丈夫顺利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喊出发自我们心底的呼喊:“法轮大法好!”后被当地警察带回,送到看守所非法监禁70多天,2001年正月十六被无条件释放。

二、丈夫被抓,到公安部门讲真象

2001年8月13日晚,丈夫因贴真象资料被人举报,被当地的派出所绑架送到看守所。丈夫被抓的当天下午,我感觉身体有一股强大的能量通透全身,晚上10点多,丈夫用自己随身带的手机给我打电话,说他现在正在派出所,我当时的心态从来没有过的沉稳,我悟到是师父的加持。我及时通知很多大法弟子帮助发正念。

第二天,我到主管的公安部门讲真象,得知是丈夫是被修路的民工举报。我就到民工所在地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大法好、丈夫是好人,又把我修炼后身体的变化告诉他们,以后不要干这种坏事了。丈夫被抓后我每天都到公安部门讲真象,并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每次他们都用各种借口推托。一个熟人告诉我,他们领导到值班登记处告诉他们,以后不让我上楼。我又劝婆婆去找,她只是应付去了一次,后来不但不去,还用话刺伤我。我悟到是自己执著造成的,同时又返出很多人心,爱面子,又怕自己做不好影响丈夫。

后来,我得知丈夫正在绝食抗议,他被判两年劳教,恶人把他投入劳教所两次都没有得逞,听后我正念也强了,又看到师父9月8日的评注文章《好人》,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我又找到公安部门主管领导,告诉他们丈夫生命正处在危险中,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负责。听后他很是生气,后来他又把话给缓解了。晚上回家,我接到片警电话让我明天在家等着。

第二天下午,我和婆婆一起去看守所接人,法制科负责人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爱人回来后,不许离开家,我不签,他很生气说:“你再敢跟我叫号我就不去接人”,我就保持沉默,心里有一念必须接回来。这时候婆婆赶紧说好话。下午5点多丈夫被无条件释放。丈夫回来后我们在一起切磋,他告诉我他被抓那天晚上,邪恶之徒想把他当重点,上电视、照相,可什么也没得逞,我知道是当天晚上同修的正念起了很大作用,师父在看守所的点化、加持,同修写信讲真象整体配合,破除了旧势的迫害

三、讲真象正念破除旧势的迫害

2002年,丈夫流离失所不在家,我利用女儿生日向来到我家学生讲真象、放光盘。结果被家长举报到学校,学校恐吓女儿要抓我,开除女儿,全校师生开大会批评她,回家后女儿哭得很伤心。

我向内找自己,女儿生日那天我本不想放光碟,只想讲一讲,碰巧同修在我家,她劝我放光碟,我当时在人心的驱使下放的光碟,当时还有一念担心怕影响女儿。放光碟讲真象是没有错的,但自己不纯的一念让黑手烂鬼看到了,钻了空子。找到执著后,我请求师父加持,大法弟子又写信到学校、集体帮我发正念清除烂鬼。后来学校迫害我女儿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4月,当地好多在证实法中做了大量工作的同修被抓。邪恶之徒因我丈夫流离失所不在家,到我家对我進行干扰,我没有配合他们,没开门,在屋里一言不发,又发正念。后来,他们又到我母亲家找我,又到女儿所在的学校,知道我放碟一事,我当时正念不强,心性也不太好,前几天师父梦中点化我空间场有邪恶,丈夫也打电话,让我暂时回避一下,我把女儿送到姐姐家后离开家。第二天早上片警、警长到我家,恐吓姐姐如果我不回家,全省上网,又逼迫女儿,问我们去哪了。姐姐骂了他们,不许他们这样对待我女儿,她还是个孩子。我在外面不断的静心学法、发正念,住了几天后,感觉自己正念很强时,我回到了家。回家后的第二天晚上片警到我家,问我丈夫的情况,我说:“这是我个人的事我不想告诉你”,他又问我在家里放的光碟是从哪来的,我正念很强,智慧的回答,他当时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人瘫软无力,我继续跟他讲真象,吓得他拔腿就走,我知道是他背后邪恶害怕。从此以后再也没来找我的麻烦。

在这正法的五年里我感谢慈悲恩师的呵护!使我在法中逐渐成熟起来,谢谢同修的不断鼓励和帮助!没有写过文章,障碍很大,我突破自己的观念努力把助师正法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在写的过程也暴露了自己的不足,有不妥之处请同修见谅,并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