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四天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2004年9月25日7点30分,我去同修家学法,看见同修们要去散发真象资料,当时感觉时间有点早,街道上有许多人在干活,心态有点不稳。我和另外一个同修去送一趟街,送了两、三户人家时,过来一个人,我等这个人進房间,再回去继续送真象材料。那人就出来了,抓住我的手说:“你是干什么的”。我说:“做真象的,给你一份看看,对你有好处。”他说:“撒传单是犯法的。”我说:“江××下台了,大法都要正过来了,你还这样做是不对的,你要得报应的。”那人手里拿手机就打电话给派出所,当时我应该告诉他更多的大法真象。

过一会来人就给我送派出所,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说老太太你那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要去撒材料,我说:“我学大法七年了,我那么多病都好了,我们老俩口七年不吃一片药,我们的病都好了,我们学大法的人不是自私的,我得好处也叫别人也得到好。”我给他讲了很多,他叫我在那屋子里呆,我不配合,同时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一定不配合他们的迫害。其中有一个恶警对我行恶,我说:“你得现世现报”,他不信,等送我到公安局时,派出所的大门一下就打在他的头上,我说:“还是现世现报了。”

大约当晚10点钟,不法人员把我送到公安局,叫我在那屋里坐着,屋里两张床,我就坐在床上发正念。等了几个小时他们的领导没来,我想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一点怕心也没有。大约两点多钟,不法人员把我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的管教给我登记,我就开始讲真象,我讲了很多,那个管教说不听,我说:“你们今天听我讲大法真象这是缘份,我要不進来,谁给你们讲呀,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灾人祸碰不着。”

看守所没有给被子,屋里的犯人给我一个被子。我坐着背法、发正念,“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我一夜未睡,静下心来查找自己的执著,有什么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主要是学法少,干事心和做事心太强了,同修间有不同意见时,没有好好的查找自己,而是心里在怨同修,做事和说话时有急躁心理,有时把握不好,没有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有的那种慈悲、祥和、大忍,没有达到高境界行为。静心查找,找到很多不足。我决定绝食。

在看守所里的几天里,我每天发正念,背法和看守所里的人讲真象。我一直在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有漏,也不允许邪恶来迫害我,我不能承认这一切,师父没有给我安排在监狱里来,我必须出去,我有那么多应该做的事,我决不配合他们,我坚信师父。”“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第二天早上他们打扫卫生时我就出去给他们讲真象,我先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他们提出了很多问题,如天安门自焚和你们师父出国等问题。我都给他们作了一一回答,我说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会有福报。有一个犯人说:“我说法轮大法好能早出去吗?”我说:“能呀,你就天天喊。”第二天他就在台上喊:“法轮大法好”。我们一个屋里的二个人,我给她们讲真象时,我衣服里正好有两张卡片,我说:“真有缘呀”,给她们一人一个,她们很高兴,到下午她们两人就跟我炼功了,把五套功法全学会了。因为我绝食、绝水,她们劝我吃饭、喝水。我说:我们炼功,身体健康,做好人,没有犯罪,不应该被迫害;我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没有其他的方式喊冤,只有用绝食来请愿。她们说你就骗他们,我说我骗了他们,但骗不了我师父和我自己。

到了下午,我儿女们来看我叫我吃饭,他们都跪在我面前叫我吃饭。我说:“我不能吃,他们什么时候放我,我就什么时候吃饭,我自己的路我自己走,你们谁都别劝我了,我三、四天就回家,你们谁也不要花钱叫我出去,我有师父管我。”那个邪恶之徒说:“老太太,你不吃饭,死了怎么办”,我说:“我死了有儿子、女儿给我喊冤,有千千万万个功友给我喊冤”。

到了第四天,不法人员们找我问话,问我材料是哪来的,我说我捡的。不法人员欺骗我说:你要说真话,才是师父的好弟子,我说:“我句句都是真的。”姓卜的恶警说你师父来经文了,我不说话,开始发正念。610办公室头目吴相仁说我又在念咒了。他们都离我很远,叫我签名我不配合他们,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定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也不叫我签了。第四天下午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回来后,我知道在家的同修都在为我发正念,更是体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是师父的慈悲,我悟到只要你的心到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通过这次经历我真的感悟到师父洪大的慈悲。我的思想非常简单,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后来同修帮我找到了很多执著,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各种心都有,我觉得很可怕,以后我想我要多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要时刻归正自己,让正念永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