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嘴子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地。1999年以来的几年中,这里始终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千人左右,墙上挂着“教育、感化、挽救”六字方针的招牌,对外宣扬“春风化雨”来粉饰罪恶。实质背地里却利用各种见不得人的卑鄙、残忍手段,摧残迫害无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以达到强制放弃修炼的目地。

它们每天除了强迫大法弟子超体力、超时间(长达15-18小时)从事奴工生产,就是想方设法在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不许坚定的大法弟子说话,甚至不许交流眼神。加大工作量,干不完活夜里加班,限制睡觉时间、洗澡、洗衣服和上厕所。在这里只要坚持修大法,将被剥夺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生存权利。稍有不配合,就会招致打骂、电刑、死人床、关小号等残酷迫害。

下面是大法弟子模拟当时在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部分场面:


图1 页子板

图2 用页子板打脸

图1 页子板:这是竹子制的板子,长25厘米左右、宽5厘米左右。既是逼迫大法弟子做奴役劳动的工具,又是随时随地毒打坚定的大法弟子的“刑具”。

图2 用页子板打脸。黑嘴子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经常用页子板打脸,其中二大队的吉林市大法弟子曲淑云因坚定修炼被二大队恶警用页子板连续打脸几百下;二大队舒兰市大法弟子谭成香因不写“劳教学员”,被恶警马天舒用页子板连续打脸,当时谭成香的脸就红肿了起来;劳教所管理科以连光日、岳军为首的恶警对各大队坚定的大法弟子经常用页子板毒打。


图3 用电棍打倒

图4 打倒后电击

图3、图4 用电棍打倒,打倒后电击。因桦甸大法弟子穆萍坚定修炼,被劳教所二大队恶警首先用电棍打倒,打倒后继续电击。


图5 “开飞机”

图5 “开飞机”。2000年初,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新生队)恶警大队长张桂梅、恶警管教侯志红(现为七大队大队长)在寒冷的冬天指使劳教犯董辉、冯国晶、许冬梅、姚永奎等人对坚持炼功的大法弟子, 把她们分别劫持到五楼空旷走廊里,穿着线衣线裤、光着脚,逼迫她们“开飞机”,一般都几小时。被体罚后的大法弟子双脚冰凉、浑身冰冷、全身颤抖、头晕目眩、全身虚脱。


图6

图7

图8

图6、图7 为2000年大年三十半夜12点,四大队大法弟子集体炼功,遭恶警管教侯志红用高压电棍电击。当时只剩吉林左家大法弟子王秀芬(已被迫害致死)坚持炼功,恶警侯志红先电王秀芬的脸,后又电她的脖子,但王秀芬根本丝毫不为所动一直坚持炼功。图8是模拟当时恶警侯志红手拿电棍,命令劳教犯人蜂拥而上,强行搬腿、拽胳膊,阻止王秀芬继续炼功。


图9

图9接着四大队恶警大队长张桂梅、恶警侯志红命令劳教犯人把王秀芬四肢固定,一直绑在“死人床”上10多天,从未放下过,在这期间就连大小便都得别人帮助。


图10

图11

图10、图11为10多天以后,四大队恶警大队长张桂梅、侯志红、管理科长连光日、副科长岳军等恶警逼迫王秀芬写不炼功保证,遭王秀芬严词拒绝。恶警们没有罢休,给“看管”王秀芬的劳教犯人施压,如不能逼王秀芬写保证,就给其加刑期。劳教犯人为了回家,想尽各种办法折磨王秀芬。

劳教犯人又和恶警们互相勾结,在严寒的“三九”天,气温达零下30多度的情况下,强行脱下王秀芬的外衣,只穿线衣线裤,把王秀芬四肢固定在 “死人床”上。恶人们又打开窗户和门,四面通风,王秀芬当时就冻的瑟瑟发抖……

接着恶人们继续逼迫王秀芬写保证,王秀芬坚决不配合。恶人们又褪下她的线衣线裤,只用报纸盖上。就这样还不算完,恶人还拿着一把扇子在床下(床是铁网编的,有很大的缝)扇风 。 7、8天后,大队其他大法弟子知道此事后,集体抗议这种暴行,后劳教所恶警迫于无奈才将王秀芬放回。


图12

图13

图12、图13是2000年2月四大队大法弟子为了正念抵制邪恶,集体背法。恶警伙同劳教犯人把坚定的舒兰市大法弟子孙秀华、刘淑霞等人用强行绳索捆绑,后为了阻止大法弟子背法就用胶带封嘴。


图14

图15

图16

图14、图15、图16是2001年劳教所二大队在上级领导和其他有关人员前来大队检查工作和参观时,害怕大法弟子控告她们的违法犯罪罪行。在二大队恶警大队长任枫、张丽兰、刘莲英等人的指使下,劳教犯人把坚定的大法弟子的嘴用抹布堵起来,用塑料桶扣在头上,又把大法弟子强行塞进堆放杂物的小仓库或厕所里。对检查工作和参观的人员撒谎对外宣扬说:法轮功学员经过“春风化雨”已都被“转化”。谎言粉饰她们罪恶,等检查工作和参观人员走后,继续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二大队吉林市大法弟子翁月杰、四平市大法弟子韩翠燕,经常在有前来大队检查工作和参观时被用抹布堵嘴,用塑料桶扣在头上,又把她们塞进厕所里。她二人在二大队恶警管教强同琴、朗翠萍的参与迫害和指使下,受到各种身体折磨和各种精神摧残,二人被逼疯,后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不得不给其二人办了保外就医。

在二大队邪恶大队长刘莲英和管教指使刑事犯和邪悟的犹大每天折磨大法弟子,边干活边开批斗会,坚定的大法弟子成了他们专政的对象。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打骂、罚站、无理刁难,声称这是“对待敌人要象冬天一样寒冷”。

2001年初,二大队一小队强迫大法弟子读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书,四名大法弟子坚决不配合。邪恶管教魏丹想出卑鄙手段,给这几名大法弟子挂牌子,牌子上写着邪恶的话,强迫这几个大法弟子每天必须挂着。连吃饭、洗衣服、睡觉都不许摘。

图17是吉林桦甸大法弟子穆萍不堪屈辱,去找管教说你怎么处置,我都不能戴这个牌子,魏丹给撵了出来。魏丹说我不想打你,也不想电你,就用这种方式折磨你。图18是长春大法弟子郑冬辉拒绝戴牌被魏丹强制戴上,并把她双手向上,双脚离地吊铐在铁床上折磨数小时。整个大队100多人,整个劳教所上千人,当大家看到这几个学员被挂着牌子,那种场面就好象又翻开了文化大革命那一页。


图17

图17扛豆子:2001年秋,黑嘴子劳教所包了一批挑豆子的活,挑豆子活每天在车间干不完对外不准说加班,就扛到寝室去偷着加班干,100多斤重的袋子每天从一楼扛到五楼。


图18

图18是2004年8月吉林市大法弟子马艳因坚定修炼,被劳教所三大队恶警、恶人逼迫她40天连续脸朝墙罚站。

黑嘴子劳教所奴役产品

这6张图片是黑嘴子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每天超体力、超时间(长达15-18小时)从事奴工生产部分产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