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纽约酷刑展的一些体悟和建议(图)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
  • 对纽约酷刑展的一些体悟和建议(图)

  • 有感于来曼哈顿的目地

  • 对纽约酷刑展的一些体悟和建议(图)

    文/几位纽约学员

    在过去的两个月,酷刑展已经在曼哈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非常有效的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和我们交谈过的大多数纽约人都已在城市的不同地方多次看到我们的展览。

    遗憾的是,许多人仍然不清楚我们是谁,不清楚我们的展览是关于什么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一位男士,两个星期前我们在一个商务会议上和他交谈过。当我们提到法轮功时,他说,啊,我看到城市里到处都有展览。但他最开始的两个问题是:那些展览究竟是关于什么的?什么是法轮功?也就是说,他对法轮功或迫害实际上仍然一无所知。

    另外,许多人经常对我们是谁、在中国的迫害是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举办展览有误解。比如,有人问我们“这名法轮功人是谁?他是关押在中国监狱里的那位医生吗?”一些人认为,法轮大法用酷刑作为其修炼的一部分,用以显示修炼者的承受能力有多大。还有人告诉我们,他们以为我们在募捐。

    当然,一旦这些人和一名学员交谈或仔细阅读了我们的材料,他们的疑惑很快就被消除。但是,我们不知道多少人带着这些观念走过,但没有停下来和我们交谈。

    因此,虽然我们的展览已经产生了巨大的作用,数不清的纽约人在和我们的学员交谈后对法轮功有了更清晰的了解,我们认为,我们需要改進在酷刑展上的外观以及传递的信息,以便那些路过的人或停下来读一会再走的人更容易对大法和迫害有一个了解。再者,如果我们能改進我们的外观和表达的信息,我们的展览或许就更能吸引人们接近我们,和我们交谈。

    * 我们的形象也是在证实法

    1999年3月在纽约,师父回答了一位学员关于行为的问题:(《法轮佛法》-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 )

    师:说到这个问题,又引出来我一个想法。我告诉大家,中国人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在全世界都是闻名的礼仪之邦,无论从文明卫生和表面上都是非常讲究的。在中国周边的国家的文明都是中国人给带去的,从中国学去的。(鼓掌)可是你们知道吗?文化大革命以后把它都当做四旧破除了,讲究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长了虱子说成“革命虫”。人把肮脏作为美好。这种观念延续到后来,现在虽然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也比较讲究一些了,可是这个文革留下来的观念却还没破。所以你们到了西方社会来,西方社会的人对你们在这一方面实在是很难容忍。

    你们不拘小节,不修边幅,邋里邋遢,说话声音很大,不分场合、地点,不讲卫生。当然了我讲呀,你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炼,作为修炼的弟子,你们得做得到。本来这不算什么,我不想讲的内容。可是你们知不知道,由于你们的表现使一些白人学员在弘法中不敢進来。大家得注意了!这不只是一个行为的问题,真得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我倒不是叫你们穿戴讲究怎么时髦,你们要懂得最表面人的文明。我告诉你们,其实大法里面也包含了最低层次的内涵,做任何事情要能想到别人,我想你们也一切都能做好。(鼓掌)

    我们记得,师父在明慧上评注一位学员的文章时讲到了相关的法:“如果所有的华人学员都能在平时的行为中注意一些、整洁一些,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别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风范。”(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 ○师父评注)

    我们认为这段法很适用于我们在酷刑展处如何展现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信息。一些酷刑展点非常杂乱,海报扔得到处都是,学员坐在地上,穿着不整齐,展板很脏,杂乱的贴在一起,等等。当人们走过时,他们很容易感到不快。

    我们发现,新加坡和香港学员负责的展点看起来最有条理,显得非常干净和整洁。所有的大法弟子,不管来自哪里,都应该能以尊严、适当的方式展现自己。


    香港学员在炼功的学员旁边摆放关于法轮功的展板

    在摆放资料的桌子的另一边,他们做酷刑展,并摆放关于迫害的展板

    最后,尽管我们展示的一些图片是生动的,我们仍需保持尊严、不带人的观念去做。在美国有许多示威的激進团体,他们故意采用可怕的方法来吸引人们的注意。比如,一些反堕胎的激進人士把流产胎儿的血淋淋的照片做成展板,到处展示,以使人们震惊,这通常产生很消极的作用。当我们展示我们的图片,我们应该保持纯净的心态和尊严,注意不要采用使人震惊的常人的观念。

    * 保持信息明了、简洁

    西方人的思想很简单。一旦你回答了他们的提问后,通常他们不会继续追问“为什么?”所以,一则简洁、明了的信息就足够了。

    现在,在我们的许多酷刑展点,有许多许多横幅,写着超过十个不同的要点:什么是迫害、它是怎么开始的、宣传的作用、自焚、商业投资、精神病院,等等。但对常人来说,所有这些不同的信息可能很容易把人弄糊涂了,有时显得太多了。许多路过我们展览的常人甚至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 一个人?武术?一个政党?那些走向我们展览的人们,面对如此多的要点和信息,通常觉得太多了,这造成他们转身离去,因为他们不知道从何开始。

    在一个酷刑展点,最大、最引人注目的展板是关于自焚的,声明自焚是骗局,并配有自焚者的照片以及其它证据。对那些过路人来说,整个展览很容易被误解为讲述有关那些自焚者本人的事情。我们看到的另一个横幅上是把煮沸的液体倒入大锅,用以表达宣传的毒害作用,但对那些只是路过、对背景一无所知的人来说毫无意义。

    因此,我们的信息应是最基本的:法轮功是平和的修炼功法,现在在中国受到残酷迫害。

    师父的确告诉我们更深入的讲真象。但我们的理解是,那不意味着我们展点上需要更多的横幅和展板。横幅和展板是让人们了解我们的展览是关于什么的,对法轮功和迫害的背景做一点介绍……真正深入的讲真象是路人通过和学员交谈,或拿一份我们的真象资料通读。

    中国有句话: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当然师父已告诉过我们:大道至简至易。

    我们应该能在酷刑展点展示我们的横幅时遵照这一法理。

    * 讲清楚法轮功和迫害是两回事

    许多展点已意识到的一个具体问题是,当法轮功修炼的信息和迫害的信息交织在一起时,人们很困惑。

    因此,我们建议把这两个题目在酷刑展点分开。纽约学员设计了一套酷刑展,将在曼哈顿的几个点使用,可供参考。

    * 视具体情况而定 随机而行

    我们认为,我们更加重视的应是上述建议所依据的法理,因为任何情况的出现都可能要采取不同的方法来应对。比如,在非常繁华的街道上的酷刑展点,人们往往匆匆走过,我们因此就要努力保证横幅上的信息非常简洁、直接,以便人们路过时看一眼就能明白一些。但是,在公园或其它相对轻松的环境的酷刑展点,你可能注意到人们会停下来读每一副横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展示更多的横幅,并注意把它们摆好,以便当人们一面接一面的读横幅时,他们就能读到连贯的情节。

    以上是一些纽约学员的理解。不正之处请指正。谢谢。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10/20/53633.html


    有感于来曼哈顿的目地

    文/维维安(Vivian)

    我想分享一些想法。目前我和另外三位同修在曼哈顿的一所高中学校教授法轮功功法,时间是每个星期一,大约有100个孩子。这的确令人感到非常奇妙。两个星期前是最好的时光。尽管孩子们说话和玩耍,但许多孩子们非常祥和、静静的炼功,而且非常有兴趣更多的了解法轮功。

    但是今天有非常大的干扰。当我们教他们打坐时,孩子们躁动、说话和睡觉,而且有很强的思想业。这个星期,许多上次炼功时非常专注的女孩子表现出头疼或者想吐的状况。一次,当一位学员演示第五套功法时,他睁了一下眼睛,看到有苍蝇在他前面飞来飞去。他马上发正念,然后苍蝇就飞走了。

    因此,邪恶无处不在。它表现为我们展板上的沙子,污染的浓烟和糟糕的天气,刮着风,很冷,你可以感到邪恶在冰冻中作怪。

    一位多伦多的同修与我分享了她对学员作为一个整体所产生的能量的理解。我感到和她的相遇是安排好的,帮助我们解决了走出来时的一些问题。我们为什么来到曼哈顿?每天到这儿来会感到很疲倦,我有时也有这样的感觉。有些学员包括我自己感到来这儿是一种任务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如果我们对此有更清晰的理解,我们就不需要任何人来催促我们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当我们离开城市“短暂休息”时,邪恶也会跟随而至。当所有在曼哈顿的学员形成一个强大的整体时,我们的能量和正念就会更快的铲除邪恶。

    对我来说,几乎在曼哈顿的每一天,师父都给我安排了一个磨难。我是一个非常保守,害羞的人,这往往是因为我的自我意识太强,因此曾阻碍了我很多讲真象的机会,阻碍了我对法的理解以及使我的缺点难以表现出来,从而看不到自己更多的执著。但是最近,我无意识的参加了更多活动,这迫使我敞开自己,放下自己的执著。

    在曼哈顿,我还感到在一个地方发传单时如果很难发出,我们在那里发正念和坚守就更加重要。就象师父说的一正压百邪。

    自己的一点体悟。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