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在邪恶的迫害中,历经了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的磨炼。回想起来,感慨万千。真正体会到了生命的真实意义,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同时为自己在大法洪传之世,喜得大法而感到无上荣耀;同时也为自己曾给大法抹上的污点而感到万分耻辱。

当经过了66天的剥夺睡眠,打昏数次,邪恶强行灌输欺世谎言后,我对正法意识淡漠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肩负的历史使命,主意识不能主宰自己,神志不清的顺从了邪恶,从而走向了邪悟。

其实邪悟后,本人的思维发生混乱,表现反应迟钝、麻木,好多事都缺乏理智,精神上象出了毛病,时常表现得不正常,严重时就出现常人所说的精神病。

记得我从劳教所回来,同修们设法挽救我,主动跟我交流,并为我长期发正念。从同修们一个个祥和的神情中,看出他们为我的生命而担忧,慈悲中那语气、善心加道理呼唤我生命的回归。期盼中,用生命的代价,无私的付出才把我从邪恶手中夺回。当时正值当地邪恶猖狂办洗脑班期间,如果同修对我憎恨和抛弃,如果同修害怕被举报而回避,如果同修对我冷漠或置之不理,我不可能有生命的今天,是同修们的正念正行震慑一切邪恶。我感谢同修们的挽救和帮助。

在佛恩浩荡的沐浴下,我慢慢的清醒了,意识到自己走错了路,而且走向了可怕的万恶深渊,我真有点不寒而栗,自感罪大之无边,如山,如天,真是后怕极了。然而,是慈悲的恩师又一次给了我生的希望,给了我悔过自新的机会,我倍感恩师的慈悲无量,真不知道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让恩师替我承受了怎样巨大无边的痛苦。

每当我和同修们谈起关于做好师父教导的三件事时,我就在想:怎样才算做好呢?针对这一问题,我思考良久。为什么真象传单发了不少,面对面也在讲,正念也在发,法也在学,怎么有时觉得似乎自己的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呢?到底自己的心性存在哪些问题呢?

经过长时期向内找我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根本的执著,发现了自己在证实法中夹杂着求心和私心,如:平时为了建立自己的威德,为了修回去而做证实法的事;每次做真象时就想这回做得多,威德树立了,心里还偷偷高兴一番。这不是我长期隐蔽的求心和私心吗?还有一念,就是觉得做不好就修不圆满,就下无生之门了。总是用这种思想促使自己做证实法的事,这不是又怕自己如何而如何做吗?而没认识到,本性中应该是无条件的符合法的要求去做,做而不求,才是真正同化那一层法对自己的要求。

什么是舍尽呢?什么是修得执著无一漏呢?什么是正念正行呢?什么是摆正基点呢?试想带着这么大的根本执著的生命能金刚不动吗?能坚不可摧吗?所以在邪恶的考验中,邪恶才钻了空子,导致自己邪悟。虽然表面形式是证实法,好像还轰轰烈烈,而且还受到同修们的敬佩。孰不知,带着强烈的执著(人心)只是走了证实法的表面形式。在证实法中修去人心,方能向神体转化,否则摔了跟头还不知是咋回事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