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有感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我是2002年通过大法弟子讲真象得法的。在没得法之前我也是受骗者。当时,全国每个电视台都在全天播放“天安门自焚”,那场面实在令人恐怖。老百姓也整天说这个事,但是被江氏的谎言愚弄了,心中留下了对大法不好的印象。这就是江氏居心叵测无中生有一手制造的恐怖,目地是使群众对“法轮功”产生憎恨。可是两年后我无论到哪里都能看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我震撼了,我真佩服法轮功学员们,在这样的压力下不但没被压垮,反而不懈的向世人讲真象。我真想了解了解“法轮功”,也想了解大法弟子,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真巧,不久我结识了一个炼功人,他给我讲了很多很多,讲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的漏洞,大法的神奇,大法给人带来的美好,教人向善等等,我深受感动。我也请本《转法轮》,净心拜读师父慈悲的语言,深入浅出的高深法理,使我着迷了。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谛。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洗刷着我身心的污垢。我深深的感谢大法弟子在生命随时有危险的情况下还挽救了我,我决心做一个真修的炼功人。

我虽然刚看几遍《转法轮》,还不会炼功,但是就严格用法要求自己,按着师父说的去做,讲真象,救度世人。我用炭墨写了五张我对“大法”的一点感受,诉说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还写了十张“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半夜我就到大市场贴了出去,冷得我手都伸不出了。

就在这时,给我请书的大法弟子被抓了,别的炼功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在师父的点化下,在别人的闲谈中我知道了一个炼功人。我坐上汽车找到她家。她没有拒绝我,她说:“我不敢炼了”,把所有珍藏的大法书都借给我,我背着丈夫,有空就看书,不长时间十几本书全看完,我反复的看着,照着炼功图还学会了炼动作,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动作是随机而行。我谁也不认识,师父的新经文、明慧、真象资料我一份也没有。我自己用红绿纸写“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到外面去贴,还用红油漆用板刷在大墙上写“真、善、忍”。

我默默的做着,在我无助的情况下,每天晚上师父都在梦中点化我,给我过心性关,让我看到许许多多另外空间的事情。在一次梦中,有一个空中楼阁,有一个人把我带進去,我看着有许多人穿着古代的朝服整齐的都趴在座位上睡觉,大约有一百人,前面有十来个空位,让我坐在空位上,说是我的座位,11号的标签已经变黄褪色了,有点模糊,时间太久了,我刚坐下就发困,我突然意识到他们要害我,同时听到两个人狞笑着说“快把门钉上,别让她跑了”。我一下站起来冲出房门,把两个旧势力吓了一跳,随后追我,我就喊“师父快救我。”这时有两个人抱着我的腿飞走了,把我放到小时候居住的街道上,我转念一想,我得去救那些睡觉的人。这时就醒了。后来我悟到,我们确实是从不同星系来的,代表着我们世界众生到这里来得法的。可是清醒的能有几个,那么多众生还在迷茫中沉睡,受害。我知道我的责任重大。我不等不靠,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救度着众生。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渐渐的成熟了,我知道做为师父的正法弟子应该怎么去做。我开始了面对面的讲真象。首先向我的父母、哥哥、姐姐讲真象,开始他们都反对我,见面不等我开口,就不给好脸子。尤其我爸爸见面就训斥,我给他讲,不但不听反而大骂起来,我有耐心,一次又一次的向他们讲真象。不知讲了多少遍,他们开始有了转变,这时在师父点化下,我又认识了一个炼功人,她很精進,经常给我新经文、明慧、真象资料。师父的新文我全看到了,我觉得提高的非常快,就象师父牵着我的手向上飞升。

姐姐出现了脑血栓症状,吃很多药也不见效。她很痛苦,我给她讲了大法多么神奇,她动心了,我把书借给她看,她悟性挺高,看上书就不吃药了,师父就给她消业,不几天病症就消失了。我姐夫的妹妹半年前在赤脚医生给打针时用错了药,在医院抢救了七天七夜才算保住了生命,但留下后遗症,四肢无力,躺在炕上连杯水都端不起来,都得别人喂。家人连后事都做了准备。姐夫看姐姐挺好,就把他妹妹接过来,让她躺在炕上看师父的炼功图,她说图像都是活的,都能动。他们觉得很神奇,半夜把我叫去了。我已经修一年了,懂得了很多道理。我说你是有缘人,师父为了让你坚信大法,这些都是真实的,在点化你。她在我姐家呆了七天,就能下地走动,到家没到一个月就能做饭洗衣服,她和姐姐开始跟我学炼功。姐姐没有坚持下来,她始终坚持炼功,不到半年时间,她们家的六、七亩地都是她一人完成(丈夫在外上班)。

在事实面前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纷纷询问我们,这是最好的讲真象机会,我们都一一解答,周围的人没有不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还有几个有缘人也借了书看了《转法轮》。

在这期间,在我学功半年之后,丈夫才知道。后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想和我离婚,又要找我们家人,张口就骂,伸手就打。我用法要求自己,要做到忍。没学法之前,我可不是这样,我比他脾气大,哪容他说我,我耐心跟他讲真象,他一句也不听,就是不让我炼。我明确告诉他,想离婚有法院,找我父母,他们已经知道了,谁也阻止不了我。我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真的上炕抡起拳头捶我,我也不哼声,也不还手,我知道这是过关,可是心里觉得委屈,泪往心里流。他打累了往边一坐,气得呼哧呼哧的。我虽然做到了表面上的忍,可是心里觉得堵得慌。这时他又呼的起来捶我,我儿子進屋看到了,(他已经看了两遍《转法轮》),懂得炼功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把脸背过去哇的一声哭了。丈夫也不捶我了,委屈的泪顺着我的脸流了下来。后来我悟到,我没有做到真正的忍。师父在《精進要旨》 “何为忍”一文中的—“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后来又出现几次类似情况我真没动心。没有了这个执著,他对我也不那么恶了。在他高兴时我跟他讲真象,他说:“我是害怕呀,要是给你抓去,我工作也丢了,还得花不少钱,说不好还得判刑,得遭多大罪呀!在家炼,可别向外人说。”他是常人,是为了我好,我能理解他。可他哪里知道做为一个修炼人有多么高尚的品德。这么好的功法,哪有不洪法的道理。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多么重大的使命,哪有不讲清真象不救度世人的道理。

我为了不让他为我担心,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让他睡觉我就出去散发真象资料。我没有任何杂念,就为众生着想,真心想救他们。我觉得夜间很恬静,就我一个人很舒服,多黑的夜,多不好走的路也总能看得清,从来没有危险。有一次我把整个屯挨家挨户散发完真象资料。顺着原路放慢了脚步,欣赏着夜色,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吱的一声后门开了,出来一个人后面跟着我,我一边快走一边发正念,回头看看他不跟了,我就不发正念了。快到我们家门口时,这个人突然在我面前出现,他小道过来的,后边又来了一辆摩托车,灯特别亮,这时我害怕了,心乱跳,我一闪身躲到墙的黑暗处,摩托车刚过,我飞快的来到我们家后门,轻轻的進了屋,关好了门丈夫还睡呢,我上炕就开始发正念,摩托车两次在我家门前过,我发了半天正念,天快亮了,我才睡一觉。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有惊无险。后来我悟到做救度众生的事情心得纯净,一点人心都不能有,这样才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

正法即将结束了,还有多少众生不知道真象,深受着迫害,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我们不要带着遗憾走。师父慈悲于我们也慈悲于他们,慈悲所有众生,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我们要做好师父的正法弟子,按师父说的去做,走好最后一步。

由于自己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