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不渝 意志坚定 不留遗憾

我证实法的部分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我是一名长春大法弟子,今年67岁,1996年得法。在得法前患有各种疾病。类风湿性关节炎,气管炎,胃溃疡,导致胃出血,脑血栓后遗症,全身淋巴节肿大等等一些难以治愈的顽疾。每天我被病折磨的痛不欲生,白天吃不了饭,晚上腿疼的合不上眼,难以入睡,我的工资全部用在治病上,经济时常出现危机,给家庭、给子女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几次在痛苦的折磨中,都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就在自己求生不能,求死无门的情况下,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大法救了我的命,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得法两个月,全身的疾病都好了,每天能吃能睡,生活充实,幸福,工资全部用在生活上,家庭经济状况有了明确的改善,儿女看到我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也非常支持我学法,炼功。

1999年7.20,风云突变,狂风大作,大法弟子开始经历史无前例的迫害。派出所多次到我家骚扰。在1999年国庆节前夕,派出所民警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功了,炼就带走拘留。当时我没有回答,我把民警叫到屋里,给他讲了我身体在炼功前的情况,以及炼功后的身心变化,民警听后,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在家炼吧。从此我开创了一个很好的炼功环境,派出所不再骚扰了。

我个人有了良好的修炼环境,但是,大法和师父仍然遭到诽谤和诬陷,我心情非常难过,总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很多功友为证实大法到北京去遭到了严重的迫害,有的功友为证实大法甚至失去了生命,我们是一个整体,迫害了功友,就等于迫害了自己,我怎能在家不走出去呢。

在2000年正月我与几名同修买了车票,要到北京证实大法去。由于自己法学的不深,有放不下的执著,存在着严重的怕心,所以没等上火车,就让警察截住,没收了我的车票,剥夺了我人身自由,在派出所关了我一宿。第二天早晨,派出所将我送往拘留所,这时自己找到了根本执著,没有从人中真正的走出来,所以到了拘留所,说我年龄大,没有收。

在2000年11月份,我与很多同修再一次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有同修说,现在上北京,抓到就劳教三年。但我心中的一念就是,到北京一定要做好,不能给自己在证实法的路上留下任何遗憾,无论面临什么,就是架上机枪,我一定要做好。

我与几名同修在天安门广场上被警察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当时我义正词严的大声揭露他们的非法行径,“邪恶是怕曝光的”,我与他们一番理论后,他们不再吱声了。这一天是星期六,天安门广场人很多,便衣、特务也很多,大法弟子也很多。在这世界瞩目的天安门广场上,整个一上午大法弟子利用各种形式证实着大法。大法弟子有撒传单的,有放气球的,有打横幅的,大法弟子这些伟大壮举,震撼了宇宙,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令一切邪恶胆寒。

这时广场上警察、便衣和特务乱作一团,有抓大法弟子的,有抢人们手中传单的,有抢气球的,有很多功友被恶警打的面目皆非,都无法辨认出是谁。我在上午11点左右,在天安门金水桥旁打出了“法正人心”的横幅,喊出了长期压在我心中的话“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等等。兑现我的史前誓约,在我喊出大法好那一刻,路上的行人都惊呆了,停住了脚步观看,我做完这一切,此刻的心情无以言表,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威,大法的威力震撼着宇宙,震撼着苍宇,震醒了宇宙的众生。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的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