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不乱、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我今年58岁了,93年9月-94年5月有幸两次進班喜得师尊传法轮功,幸福美好的时刻历历在目。

得了师尊洪大的佛法,才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从圣洁而美好的世界掉到最肮脏的三界里,是师父选择了我们,从地狱中把我们捞起,一个个的洗净(修炼的过程就是洗净的过程)从人再造成神。

曾经我们跟师尊签了誓约而来人间,维护大法助师世间行是我们的天职,助师正法是我们的使命,走出来证实大法讲真象救度众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

一、“难中不乱”(《洪吟》

1999年7月20日迫害全面开始了,我没被邪恶的迫害吓倒,牢记师尊的教导,“不管什么人或什么社会力量,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给它修的吗?它们会给你正果吗?对它们的心理倾斜就不是迷信了吗?其实这才是愚昧。而且我们不是气功而是佛法修炼啊!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经文《为谁而修》)过去五年的迫害,更加坚定了我坚修大法紧随师父的心!

1999年7月20日后,一位分站长家中刚运到几千册大法书,20多名警察搜书抓人,我们地区200多名大法弟子没顾个人安危,赶到分站长家从警察手中夺回了几千册大法书,警察没想到这么多大法弟子齐心协力的举动,无可奈何的求道:“老人家不要这样,我们是执行上面的命令。”接着我们互相电话通知八区三县的同修将大法书转移到常人家珍藏起来,杜绝恶警搜书。真是人心齐、泰山移。

二、正念正行

全国各地派出所与单位、社区、居委会勾结串通,搞人人过关,恶警跟社区人员家家搜缴大法书,胆小害怕的人就乖乖的主动交出。我当时想:主动交书就是交出自己的生命,是背叛师尊,把书交给邪恶用什么来指导修炼呢?我一个字不交。派出所恶警非法抄了我的家,一本大法书也没搜到,把我抓到派出所逼供:“法轮功好不好?你上不上北京,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定的回答:“法轮功好,我还要炼。”并向警察洪法,讲述了我炼功身患脂肪瘤好了,什么病都没有,吃饭香、睡觉香,走路一身轻。好奇的警察问我是怎样炼的,当场我表演了佛展千手法的功法给他看。非法关了我三个多小时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放我回家了。

2000年迫害升级了,我被单位列为“重点”迫害对象,同修们不敢接触我、远离我。路上碰面避而远之不招呼。有次我主动招呼一位老年同修,第二天她被派出所恶警张定凤找去训话:“你为什么要跟**串联?”得知此事后我约派出所恶警黄建忠讲:“什么是串联?人与人之间互相招呼关心是人之常情,为什么扣帽子是串联?我们修炼的人照师父说的去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对政治、政权、权力、名利不感兴趣,身为警察执法人员怎么乱说冤枉好人呢?”黄申辩:“她(指张定凤)那种说法不对。”

本单位退委会支部书记与社区不法人员勾结,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要求我走哪去要跟他们请假。我不请假、抵制他们这种违背宪法、侵犯人权、侮辱人格的行为,找到书记讲理:“我又不是坏人,宪法规定了公民有人身自由,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凭什么要我请假?”书记自知理亏,暗中派6个党员监视我,我上街买米买菜、理发、买生活日用品都跟踪,怕我上北京。我一出门他们便问走哪去,翻我的手提包。我去看望亲戚,书记、社区主任、610爪牙、厂公安分局等人坐车到亲戚家抓我回单位。

我不能让邪恶没完没了的迫害干扰,要想办法制止他们,于是晚上12点打电话到书记处长家讲理,才讲了两天他们怕了,派办事员约我谈判,要我不再打电话到书记处长家去,我说可以,把监视我的人撤了我就不打电话了。处长王喻要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威胁要送我到洗脑班,我说不去。单位邪恶拿我没法,就串通派出所恶警经常到家里找我的麻烦,干扰我的正常生活。经常开警车来家门口,我不畏惧,晚上给警车贴上双面胶“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给警察家,干部家送真象传单和光盘,秘密到监狱、看守所和洗脑班送新经文给同修。

  我正念正行,不畏强暴,是师尊的佛法给了我大智大勇,“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002年4月5日清明节,白天在厂区,我遭到派出所6个便衣警察非法绑架,我不怕不慌,心中想“请师父保护我,不让邪恶把我抓走”并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过路的同修帮我发正念除恶,同时我高声喊职工家属“快来看警察非法绑架好人!”150名职工家属出来纷纷指责恶警没有传唤证和逮捕证乱抓人不对。我质问恶警:“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没有传唤证和逮捕证无权抓我,这是执法犯法。”恶警下不了台,指导员贺伟向我赔礼道歉:“老人家,对不起,我们错了。”邪恶就是坏,第二天恶警开警车到家中来抓我,我已经流离失所了。

  有一次我送师尊的新经文到另一地区,路过便衣公安设的检查站(主要是查法轮功真象传单),一只狼犬拦住了我的去路,我对狼犬说:“胆大畜牲,我是大法弟子,你拦我的路我不度你,走开。”狼犬流着眼泪低头走开了。我当时不知便衣是公安,善意的对他们讲:“大白天你们把狼犬放出来拦人,如果咬伤了人,你有好多钱来赔?”便衣公安低头不语,狼犬又去拦后面的常人,常人个个破口大骂便衣公安。

  奋力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直至圆满。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