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走入正法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我从九九年十月有幸得师父的大法,因为我是个农村妇女,文化低,悟性差,就有一颗对大法坚定的心。

我通过学师父《我的一点感想》的经文,悟到要来一场魔难,我从学法以后,从来不看电视,突然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和丈夫在房间里还不知是怎么回事,邻居進来说,你快看电视,电视说法轮功呢,丈夫打开电视一看,播音员正恶狠狠的说呢。说的内容也没细听,知道是取缔法轮功,丈夫对我说:“我们分头出去联系同修,认识到必须得去北京。”

晚上我们正决定要走时,我娘家父亲和妹妹来啦,说什么也不让我们去,不管父亲说啥,也没动摇我们去北京证实大法。父亲流着眼泪走了。我们刚走出二里多路,被村干部截回来了,丈夫说往西走不了咱们往东走,因为往东走二十多里是外县,没人认识我们,条条铁路通北京,咱们从哪走都能到北京。因没去过北京,到了那里也不知去哪里正法。白天出去联系同修,晚上住火车站,后来和同修联系上,突然有一天晚上110把我们包围了。

恶警们把我们拉到丰台体育馆然后逐个问姓名,问还炼不炼,我堂堂正正的说炼。请政府允许我们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登记完以后,他们把我们送回县里,回到县里又把我们拉到好几个地方审问,我心想把我拉到哪儿我也不怕。有师父在有法在,因为我学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不管你怎么审问,我什么也不说。最后把我拘留15天,可到第7天,家人承受不住了,拿出900元钱把我们接回家。到家以后我们就学法,《道法》经文中师父说:“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还有在《精進要旨》“证实”经文里,师父说:“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从1999年7.20到2003年间,自从出现假经文后,我就拒绝同修送的所有经文,因为当时无法辨别真假,怕乱法。

从2003年10月在师父的慈悲点化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接受师父的新经文。看完师父正法时期的讲法,我当时真是激动不已,决心做好师父教我们的三件事,于是丈夫就去借同修家的VCD去亲属家放光盘。我是老实人,见人多或生人我就不敢说话,通过不断的学法,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中说:“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认识到讲真象的重要性,我从农村亲属家讲,讲我炼功后的亲身受益,到江泽民破坏法轮功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我家农活多,5月末到8月初是农闲时间,我和同修去偏远农村讲真象。我们这里三天一个集,我们又到集市上去讲真象,即使商家很忙,我也简单的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由不会讲到会讲,由不敢讲到敢讲。同修们,让我们共同努力,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最后以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与大家共勉:“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

我文化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