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大法学员刘召芳、贺小琴、刘昭香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24日】刘召芳,今年60岁,家住彭州市利安乡雷音村10组,97年得法。炼功之后,深知大法好,炼功前抽烟等不良习惯没有了。

2002年9月份, 刘召芳因散发揭露邪恶的资料,被人举报,一天晚上,利安乡政府恶人廖天泽与城西派出所恶人幸建伟,柏东全等一行人,非法闯入刘召芳家,不问青红皂白,抓起刘召芳就是一顿毒打,并四处搜查,抢走了所有的大法资料与大法书籍。之后又将刘召芳强行带走,带到乡政府后,利安乡政府恶人郭里鹃以及其手下帮凶对刘召芳又是一顿毒打,打得她几乎昏死过去,并问她资料从何而来,刘召芳始终并没出卖一个同修。之后他们又将刘召芳关進看守所,由幸建伟与柏东全写黑材料,说刘召芳无外伤无内伤。刘召芳的遭遇引起了看守所医生的同情,他们的罪行也引起了常人的痛恨。

贺小琴,今年24岁,家住成都彭州市利安乡雷音村十组。97年得法。

99年7.20开始迫害大法,电视所报道出来的一切都是与大法的原则相违背的,纯属栽赃陷害。在这种情况下,贺小琴开始走出来证实大法。2000年在广汉参加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贺小琴被广汉恶警非法抓捕,由利安乡政府恶人送回彭州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出来之后,贺小琴又参加彭州广场心得交流会,非法被抓,被公安恶人连打十几个耳光,之后又被利安乡政府恶人廖天泽、郝小舟、张传兵等所迫害,用皮鞭抽打、用活麻活,在烈日下曝晒,简直残忍至极,残酷用刑之后,又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一个月。

2001年,利安乡政府恶人廖天泽、李烛,及城西派出所恶人幸建伟、侯林等一大群人非法闯入贺小琴家,抄走几乎所有的大法书籍,光盘等,随后又被幸建伟、侯林送往资中楠木寺非法劳教一年。

从劳教所回来后2002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8点过,利安乡政府、610城西派出所的恶人又强行把贺小琴绑架進洗脑班强行转化,贺小琴抗议他们对大法及大法学员的迫害,绝食一周。之后,610邪恶之徒又强行将贺小琴送入精神病院進行迫害,在洗脑班里不听他们的命令,被一个女恶人打得两腿全是伤痕。最终在正念下,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刘昭香,63岁,96年6月有幸得大法。修炼不久,刘昭香原来的多种疾病,头痛、牙痛、胃癌,痛起满地滚,很多的不好症状都消失了。

2000年元月,刘昭香到了天安门,展示法轮功的美好,在炼抱轮时被恶警抓住,毒打了一顿,由北京通知彭州市610,从北京被遣送回来,关在彭州老看守所,关一个多月,每天恶警都来问:还炼不炼?利安乡政府不法干部,郝小舟、张传兵、李卓、杨少辉等到刘昭香家罚款一千元,她儿子交了钱,才把她放了回家。

2000年七月初,刘昭香在彭州市广场同功友切磋,被便衣发现抓進了公安局,同时被抓有好几十个功友,毒打一顿,拿双折皮带打,全身乱打,打头打腰,打后用活麻活,活麻活后又推到烈日下曝晒,晒了四个多小时后,又送到拘留所,关了一个月,每天挨骂,它们辱骂大法,骂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刘昭香坚决不妥协,还是说“要炼”。

2001年元月,刘昭香又到北京证实大法,到天安门打横幅。一幅是“法轮大法好”,一幅是“还师父清白”。打出横幅后刘昭香又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天安门恶警过来打两耳光就推上警车,送驻京办关两天,后又被非法遣送回彭州市利安乡政府。天已黑了,乡政府郝小舟、张传兵、李卓、杨少辉等等,十多个不法干部围着刘昭香一人打,共打了三个多小时,下半身全部成紫色,肿得厉害。有另外两个同修同样被打成这样,它们不敢立即把刘昭香送走,因为伤得太厉害,关在乡政府十多天养伤,然后把刘昭香送進了彭州看守所,在那里过春节。关在里面,刘昭香照样不妥协,每天背法,背经文,炼功。刘昭香被关了两个多月又送回乡政府,每天挨打挨骂,乡政府郝小舟等,想打就打,打头部、打耳光,用穿皮鞋的脚踢,刘昭香还是不妥协,十七天后放回家。

2002年元月的一个晚上,城西派出所柏东全,乡政府郝小舟,张传兵等来了三十多个人来抓刘昭香和她的儿媳,抄了家,拿走收录机和炼功带。当时,刘昭香不跟它们走,柏东全用三节电的电筒猛击她的头部,强行把刘昭香和儿媳抬上车,送到城西派出所,两人绝食几天,儿媳放回去了;把刘昭香一人送到看守所,杨干事要她写体会,她就写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修到底,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刘昭香在看守所过春节,两个多月后放回了家。

2002年的七月的一个晚上,大概10点左右,彭州610恶警,城西派出所柏东全伙同乡政府不法干部几十人,突然来刘昭香家,抄了五本大法书。它们要刘昭香走,她不走。它们强行把刘昭香抬上车,直接送到彭州610洗脑班。一進去,刘昭香就绝食抗议,绝食一个月,骨瘦如柴,送到精神病院,强行输入不明药物。610恶警杨建华来精神病院,强行要刘昭香盖手印,不知道它们写了些啥。一周后又送回610洗脑班。刘昭香继续绝食,他们强行灌冷水,又叫曾小华给刘昭香灌盐水和玉米粉,在灌的过程中,还有打手站在旁边(王东、罗科),稍微有一点不配合就打,打得刘昭香鼻青脸肿,插胃管时。它们有意塞進拉出,令刘昭香口吐鲜血。黑打手们还说:“把你整死了没关系,拉進火葬场火化了,还不让你家里人知道,我们会说是你自杀的,我们没有责任。”

刘昭香和同修在里面背法,唱大法歌曲,打手听见后,就要進来打我们,抓板凳打,用警棍打,朝死里打,口口声声说:“打死你们,我们没有责任。”有一次把刘昭香抬出来,全身搜查,连内裤里都搜查了,罗科长穿着皮鞋一脚把刘昭香踢了一丈多远,继续拿警棍乱打。

刘昭香又开始绝食,乡政府叫610来。彭州610的钱安菊打开监狱门,抓住刘昭香的领口拖了出去,边抓边骂,抓出门就开始打,它们把刘昭香踢倒在地,610一伙就围上来打。610恶人就狠命的打刘昭香,刘昭香头发扯脱一大把,恶人在地上拖刘昭香,她的衣服裤子都拖破了,拖出大门后,乡政府恶人又接着打,打得口鼻出血,牙齿打松了,打得全身肿痛,生活不能自理。刘昭香被拖進去后,同修们帮她洗脸上血,口中血,洗衣裤。半个月后刘昭香才能下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