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根本执著 正信源自法中


【明慧网2004年10月26日】大法是神奇的。师父说过:“一个生命、一个物体,都是为这大法而来的、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包括所有的人。”(《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在我们用来为大法工作的各种工具上,往往都有突出的表现,它们简直就象一个活脱脱的生命一样有灵性,也有为大法服务的心。

有一次,我用电脑打字制作一页真象小粘贴,当还差1/8完成时突然停电了,我的第一念就是:坏了,一个多小时白干了。随即立刻反映出第二念:不!大法是超常的,我在为大法工作,我的时间也是宝贵的,不允许旧势力干扰迫害。然后我发正念铲除邪恶。5分钟以后来电了,我打开电脑一看,只丢掉了两个半行,我高兴极了。

还有一次我打印改经文的一段话,因为用量少,我用了小半张纸打印,结果印歪了。当时我很自然的想:唉,还得打一遍。没想到打印机居然自动的“打印开始”,没用我动手它把这事替我做了。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依然兴致勃勃的跟一个老弟子讲这些神奇的事,我津津有味的在那讲。突然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事发生在我身上时我就这么兴奋呢?而以前也经常从明慧周刊上看到类似事情,从未使我如此兴奋呢?我想到了一个严肃的字眼:正信,对大法的正信。由于我们从小接受的是实证科学的教育,“眼见为实”在我们的思想中实在是根深蒂固。虽然我们能在巨大压力下,因为坚信大法而挺了过来,就我个人而言,我已在2000年底被开除公职,这之前也经历了上访、被非法抄家、被刑罚等等,也曾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绝水,自称是“以生命证实大法”,但是今天当我冷静下来问我的内心深处:我真的那么纯粹的、100%的相信师尊、相信大法吗?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我曾经在2002年3月写过一个严正声明,当时我没有象别的同修那样用大段文字表达自己的认识,表达自己勇猛精進,要加倍弥补,而我只是用短短的几句话表示自己要“努力的”去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因为我当时的家庭环境很不好,从2001年2月,即从看守所回到家后,我丈夫给我施加了很大压力,我不能象其他同修那样自由自在的在家修炼,在2001年4月,我以离婚抗争才争取来了可以在家炼功的权利,还不能用音乐带。做其它的事情更是不能让我丈夫知道,所以在我写严正声明时我觉得还做不到“精進”、“加倍”,那我就跟师父说实话,我“努力”去做。当时感觉自己还挺好,没跟师父说大话,没骗师父。

在写严正声明一年以后我开始反思这个问题,因为我的家庭环境迟迟不能突破,到2003年暑假我才敢当着我丈夫的面学《转法轮》,才敢听着音乐带炼功。我很着急但又做不好。我开始觉得我这个严正声明有问题了,我觉得我好象是在跟师父讨价还价,说:师父,您看我跟您实话实说了,您就原谅我不精進吧。我只要努力了,也就心安理得了。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表面上看,因为我丈夫曾为我吃了很多苦,他胆子小,我不想让他太为我担心,更怕和他发生正面冲突,所以许多事情迁就他,做大法的事瞒着他,好象是我的情太重,怕心大,可这个怕、这个情哪来的呢?师父不是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为什么我还有怕呢?直到2004年春天我跟那个老弟子讲电脑的神奇故事时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我并没有100%的相信师尊和大法。太可怕了!

师父说过:“……每一层次中又给你们补充更好的,修炼中一直都给予你们每一境界中最伟大的一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篇经文我曾经背过,也经常学的,怎么就没悟到即使我真的没那么大能力师父也会给我补充啊,师父会帮忙啊,因为环境的突破也意味着层次的提高。可是我不想“勇猛精進”,师父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师父在7.20之前已经把我们推到了最高位置,可我不要最好的,只想得过且过,旧势力也不会放过我呀。其实不是我自己不想要最好的,不是我不想精進,而是在内心深处隐隐的有一丝丝的不相信。

什么是正信呢?当我们理智的认为师父的每句话都是法,都有法的威力,只要照师父说的做就不会有问题,是不是这样就达到正信了呢?我向一个老弟子讨教,为什么我思想中知道师父说的对、我要按照师父说的做,可在心里时常会泛起一丝不踏实?比如发大法真象材料时常会闪出怕心。老同修严肃的说:“你学法不够。”她说:“正念、正信、是学法学出来的,是修炼修出来的。”我看到了我的差距。

一个月前,有同修给我指出,应该去要回自己的工作,不能再消极承受了,同时在这过程中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我当时找了一大堆理由:什么我丈夫不同意,我有许多大法工作要做,单位太远等等。同修说:“全是人话,回家好好学学师父的DC讲法。”那时一大块“顽石”就堵在了我的心口上,好难受,不过我还是乖乖的捧起《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认真的学了起来。两遍过后,心中的“顽石”渐渐消退,对那些“起负面作用的生命”也有了正确的认识,下定决心利用要工作的机会去讲清真象、救度他们。那么怎么去“突破”我丈夫这个障碍,让他同意呢?因为以前我多次提及此事都被他“否决”。我脑子里想着各种对策。没想到的是偶然的一句话就切入了正题,他竟然大力支持我,并坚决表示不给解决就上告,哪怕告到温家宝那里也要告。唉,这哪用得着“突破”呀,比捅破窗户纸还省劲!师父讲:“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转法轮》)。当我们心性提高上去达到那个境界的时候,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当然新问题又会产生,这就要我们在不断的学法中提高自己的心性,同时解决不断出现的新问题。让我们牢记师尊的教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感谢无量慈悲的师尊,对悟性如此差的弟子从不肯放弃,无数次的点化,无数次的鼓励,无数次的为弟子安排最方便的修炼条件,使如此不精進的弟子始终沐浴在法光之中。如果我今天还不要求自己勇猛精進,加倍弥补,我还有何颜面面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