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神的一面复活


【明慧网2004年8月7日】昨天晚上爱人(大法弟子)突然跟我说:“你不是问我昨天晚上梦见什么吗?我一直在犹豫着告不告诉你。”我感到愕然。“我梦到一个可怕的景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你,一个躺着;一个站着。站着的‘你’背后还有几个人,正在一起迫害那个躺着的‘你’,我走近一看,那个躺着的‘你’脸色苍白,很难看,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了。我想过去拉你一把却很难,象被死死的阻碍着……”

我震惊了!多可怕的梦!我“自己”在参与迫害“自己”?

“你得好好想想,悟一悟。我想那个参与迫害的‘你’是后天观念形成的‘你’。你自己悟悟!”爱人接着说。

我沉默了,脑海里浮现出两个“我”的一个个镜头:
- 每天早晨一醒来,迷迷糊糊中有一个说:“赶紧起来炼功!”一个接着说:“算了,睡足些精神会更好,才能更好的工作!或者晚上炼也行。”
- 想学法时,一个说:“得抓紧点,看進去!”一个说:“还有家务事那么多,这个事,那个事,等处理完再学也不迟呀!”
- 发正念时,一个说:“得集中精神,心存正念。”一个说:“还有些收尾事,就差一点完成,推迟些发也没关系。”
- 讲真象时,一个说:“碰到有缘人可不能放过,能讲多少就讲多少!”一个说:“算了,他(她)们可能听过了,那么多大法弟子在做,别人都比较会讲,再说我还有其它事情呀!”
- 做大法工作时,一个说:“得多做点,自己承担多些,其他大法弟子都很辛苦!”一个说:“反正有那么多大法弟子,也不缺我一个!”
- 有时想写一些揭露邪恶的文章,一个说:“要赶紧写,曝光邪恶的罪行。”一个说:“那么多高水平的大法弟子都写了不少,就我这水平,还是算了,别班门弄斧啦!”
……就这样,两个对立的“我”在这几年中互相矛盾着,有时甚至于相互争斗,致使我在痛苦中挣扎,最后按最终战胜的“我”行事。

太可怕了!原来我一直还把这个后天形成的观念当成是真正自己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中。屈指一算,得法至今足足七年了,而我还这么不精進,一直被后天观念带动着,从而分不清真正的自我……正如师父在《为谁而存在》中所言:“人最难放下的是观念,有甚者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变,然而这观念本身却是后天形成的。人一向认为这种使自己不加思考,却能不惜一切付出而不可动摇的念头是自己的思想,看到真理都去排斥。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

如果这后天观念变得很强,那么他就会反过来支配人真正的思想与行为,这时人还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呢,现代人几乎人人是这样。”

我惊醒了!我怎能再这样稀里糊涂的被后天观念所支配、所侵蚀、所迫害呢?记得打压以前我可比现在精進多了,后来从劳教所里邪悟出来以后,虽然意识到严重的后果,并用心去弥补,但仍远远不够 。在被迫害的一年多里,虽然真正的“我”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在这七年中一直没有放弃过修炼,但在被强制洗脑中,也被掺進去很多不好的东西,被思想业力和后天观念带动得不知所以,层层的发乌的肮脏的念头将纯净的自我包裹得严严实实。一个正念一出,就被思想业力、各种执著心、后天观念冲击着,有时象有黑浪滚滚之势。当然正念很强的时候,邪恶什么也不是,真的“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就象我想写出这篇文章,我的念头一出,今天就会有各种繁琐事碍着,甚至于意想不到的。但我不能象过去那样顺从它的意思,一耽一搁,最后念头逐渐淡化而不了了之。我就是要写出来,曝光那个后天观念形成的“假我”,将这场反迫害从里到外進行到底,让自己神的一面复活!

最后以师尊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的结尾与同修共勉:

“尤其从这场迫害中走过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冷静了,越来越明白了自己在干什么,正念越来越强,意识越来越清楚。不但我不担心这些事情了,我看到大家的状态就高兴。(热烈鼓掌)这批生命真正明白了,已经是由自己正念主宰着自己的生命了,而且是在正法中修炼的生命,明确自己要走的路,明确自己生命存在的目标和意义,了不起。所以从现在这个情况看,我不担心什么啦,我也知道越往后做下去大家会做得越好。证实法中很多办法都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很多困难都是你们自己解决的。在证实法中,你们在想着如何能够做好证实法这件最伟大的事情,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思考着共同的事,大家互相配合着,也在互相研究、探讨、争论中拿出好的办法。不管怎么样,这也就是大法弟子独特的修炼方式,历史上还从来都没有过。(鼓掌)

今天呢,是复活节,神的复活!(热烈鼓掌)我不多讲了,借助今天的这个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

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