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与大法 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10月27日】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心脏病、关节炎、脑血栓、高血压等疾病,而且非常的严重。为了治好我的病,我吃了不少药、打了不少针,不但不见效,反而雪上加霜,身体变得一天不如一天。病魔的折磨,让我觉得生活暗淡无望。就在这时,有人告诉我:“咱安图县传来一种功法很好,不但祛病健身,而且还不收费,读一本书就可以了”。就这样抱着治病的心,当天晚上我就去学法炼功。

修炼不长时间后,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一天,我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半身都没有知觉了,可我的头脑非常清醒,一点都没害怕,知道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师父就给我清理了二十多天后,我的病都不翼而飞。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从那以后我对师父和大法更坚定了。

1999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大法,师父与大法蒙受了千古奇冤。我与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顶着巨大的压力走出来,想通过自己修炼后亲身受益的事实向有关部门、群众去讲清真象,证实大法。

2001年,我遭绑架后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这期间受到了非人般的精神和肉体上双重迫害。经过百般折磨后,于2002年被释放重新溶入到正法洪流中。

我是个体修鞋的。一次,因在没活儿干的时候学法,被镇政府恶人孙成林看见,他把我举报到安图县国保大队。派出所的恶警闯進修鞋摊里绑架了我。当时我想,上次在劳教所里没做好,向邪恶妥协了,对不起师父,给大法带来损失,感到无地自容[注]。这次绝不能配合邪恶。我想起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国保大队的恶警金镇山逼问我:“书是哪来的?都跟谁有联系?” 我说:“书是我自己的,我没和谁有联系。”他强逼、威胁要我在他写的一份东西上按手印。我不配合,他就强逼我,把我的手都按青了好几块。他叫我写材料,我说:“我就会写法轮大法好。”他就让我写。我拿起笔,心想这几个字我得好好写。我在我自己的名字上按了手印,就又被绑架到看守所。第二天恶警金镇山提审我。我心想,我要全盘否定他们的安排,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到什么时候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不断的加强正念,不管他们问啥,就是一言不发。最后他们没招儿了,就自己写了什么强迫我按手印。我一手拿过来全部撕碎。金镇山气急败坏、歇斯底里的大声恐吓:“你一个老太太,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把我使劲拖回监号里。

十几天后,我被非法判两年劳教。我从心底彻底否定这它,坚信只要正念正行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他们强行把我绑架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心想,还有很多众生需要救度,我决不允许他们得逞。我的修鞋摊是个小接待站,给同修传递资料又快又方便,我不在传送资料会遇到一定的困难。我求师父帮助。体检时查出我有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劳教所拒收。恶警不甘心,硬说我是走路累的,需要重新检查。再查还是不行。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恶警没办法只好把我带回长春市。他们打算把我关在车里,他们好在长春玩一天。我说:“不行,我的血压这么高,关上车窗,我喘不上气,你们想把我闷死在车里?我得和你们一起溜达。”恶警没办法只好带我一起去。这样,三个男恶警,一个在车里睡觉,两个去买鱼具。我和女恶警王玉玲一起去溜达,途中碰到卖桃的,王玉玲说:“买几斤明天回去时在车里吃”。她在买桃时,我发正念叫王定住别动。我快速走开,边走边发正念,一直走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恶警们在长春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我,吓坏了,气急败坏的立即返回安图。我的小女儿在长春住,我打电话告诉老伴:“我已经从恶警的魔掌中逃脱,现在安全”,告诉老伴:“我人是恶警们弄丢的,理在你的手里,一定不要配合恶警,如果他们去问,你就跟他们要人。”

第二天早上,恶警王玉玲到我家说人不见了,让我老伴帮助找一找。老伴听后大发雷霆:“你们把好人绑架、劳教,这一下又把人给弄没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果找不着人,我跟你们没完!” 我老伴又去找同修说明情况,同修善意的告诉老伴:“修真、善、忍没有错,你就堂堂正正的去要人,谁举报的,谁绑架的就跟谁要。” 于是老伴就到镇政府孙成林办公室大声的喊:“你看上去象个好人,可是你最坏,我不亲眼见到我家老太太,就跟你们没完!” 恶人恐慌万分,给老伴写了保证,意思是说找回我就给办保外就医,他并按了手印。老伴又到公安局找局长要人,恶人张祥也写了保证,让家人帮助把我找回来,给办所外就医。

通过大法弟子和家人的营救,我很快回来了。恶人给我办了个保外就医。我马上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我悟到,只要正念正行、大法就显神威。

四个年青恶警居然把一个57岁的老太太给丢了,这是重大的工作失误,他们受到了处分和罚款。恶警受到惩罚后一直怀恨在心。2004年3月12日,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联合对大法弟子進行大搜捕。晚上8点左右,四、五个恶警闯進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真象资料、炼功带、真象光盘等。他们要强行绑架我,儿媳站出来阻止:“我妈有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上次被你们迫害犯了病,刚治好你们又来迫害,再犯病别往家送,我家困难没钱治。” 恶警动手绑架,儿媳又严厉的说:“你们带走我妈我不放心,我得跟着去”,随后儿媳也跟上了车。在警车驶入大道时,我使足所有的力气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停的快喊,声音还很洪亮。恶警不让我喊,我不听,把他们喊得无奈。他们就说:“你不就喊法轮大法好吗?我们也跟着你喊吧!”接着他们也跟我一起喊起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车里一片“法轮大法好”声。到了派出所,他们要抬我上二楼。我求师父加持,让他们抬不动。果然四、五个大小伙子累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才把我抬進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象,讲我学法轮大法以后全身的病都没了,身心受益。我说“我今年58岁,再活58年我也得学,今生今世学定了,我不学大法早就没命了。我敢说实话,现在60多个国家学就中国不让学,如果这个功法不好外国人能学吗?中央政治局七个常委家属都学,七个常委也看过书。而江XX 一看七年当中发展一亿多人,妒嫉心起来了,把一亿多人推到政府的对立面,做了大坏事,它在外国被告上了法庭。”。我边喊“全球公审江泽民”边讲真象。在派出所呆了一个多小时,恶警又强行把我送進拘留所。

我还是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和讲真象,我要求无条件的释放。一个恶警邪恶的说:“你说了不算”,我坚定的告诉他:“这不是我呆的地方,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共五个多小时后,我闯出拘留所。真是大法显神威。

我回到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第二天外地来了不少同修营救其他被绑架的同修,大家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加持同修闯出。

3月24日正吃午饭,恶警又闯進我家骚扰,又要绑架我。家人强烈的阻挡:“你们有话就在这儿说。”恶警说:“你家老太太的保外就医解除了,重新处理。”他们给老伴一个什么文件不让我看,我从老伴手里抢过来撕得粉碎。在我们家人的强烈阻挡下他们就打110,再次把我强行绑架过去。在一道上我和另一位绑架的同修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把我们俩吊扣了一下午和整宿。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他们又把我们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们一路上喊“法轮大法好”,唱大法歌。我在心里求救师父加持,修鞋的小摊不能没有我,我的使命没完成,大法需要我。

到了长春,我体检还是不合格,查出了心脏病和高血压,很严重,劳教所拒收。恶警跟劳教所恶警说:“这老太太最顽固,一路喊法轮大法好,唱大法歌。”劳教所说什么也不收。恶警没办法只好返回,到安图县已是晚上10点钟。我要求回家,恶警说不行。第二天我要求放人,他们不放,还把我和另一个同修吊扣一天,晚上把我们放回号里,说叫我们等两天。我先想等两天看看是什么情况吧。两天后我想不对,不能听他们的安排,我就求师父加持:我今天一定要出去。念一出,就有人报告管教说:“老太太不吃不喝迷糊不行了。”恶警慌张的找来大夫量血压,结果高压230,低压120,医生说:“很危险。”家人知道我身体不合格回来了,老伴就到国保大队要人,当天下午3点钟我回了家。这次前后我用了五天闯了出来。这就是正念正行大法显神威。

让我们以师父《洪吟(二)》中的诗与同修共勉:

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




[编者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分类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