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您们好!

首先感谢师尊、感谢明慧网给了我们大陆弟子与世界各地同修交流的机会。5年来,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使我悟到只要把自己溶于法中,真正成为大法的一粒子,坚信师父、坚定大法,在任何环境下邪恶都动不了你,因为邪恶是动不了大法的。就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一、進京护法

我是96年得法,得法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之人,得法后几个月时间身体强健起来,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也使我懂得了做人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

99年7. 20邪恶疯狂镇压,我们一家三口和本厂的几位同修一同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丈夫被派出所非法关押,我和本厂所有炼功人一起在厂内被办学习班。

99年10月中央又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我和丈夫一起進京上访。在北京找到当地同修共同与外地大法弟子切磋悟到赶快去信访办反映情况,可当时北京充满邪恶到处是便衣,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我们只好打车直达信访办,站岗警察把我们拦在门口,片刻过来一辆警车,说是带我们找地方去说,就把我们送到府右街派出所,一翻搜身,我们说明上访理由后,他们与当地驻京办联系,由当地公安局连夜把我们接回送進看守所。丈夫被判一年劳教,我被关押一个月后,由家人向公安局交4000元、看守所交300元钱把我接回,我们两人都被单位开除了工职。

二、用生命维护大法经书

2000年正月初五,我和两位同修一起去本县一同修家串门,被正在监视这位同修的乡派出所人员发现,把我们送到公安局,分别审问我们三人5个小时,也没问出什么,就把我们送進看守所,白天把我和几位大法弟子,关進阴冷潮湿不生火的屋子里捡豆子,手脚被冻僵根本不听使唤.。值班所长随时在监视,有一次我稍一休息所长大骂着来到号里,让我跪在用三角铁制成的门槛上,见我不怕,又叫外牢拿来十几斤的脚镣给我戴上,全号的同修见对我这样迫害,就一起绝食抗议,他们只好把我的脚镣打开。

第一次体现了大法整体的力量,也使我悟到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不能在配合他们,我们是修炼人,在那里也不能放弃学法炼功,号里的十几名同修早晨集体炼功,值班干警发现后大嚷着你们要造反呀,想進号阻止,可门口放一大堆豆子,在外边砸门,把喇叭开到最大声干扰,我们静静的把五套功法炼完。早晨一上班所长和公安局一科的全来了,挨个提审问是谁组织的,同修们说炼功人就得炼功没人组织。他们看阻止不了就说每天给你们定任务,捡完豆子就可以炼功,每天给十几包豆子捡完已深夜一两点钟,没有时间休息炼功时也迷糊根本炼不了功。

我悟到我不是犯人,无故把我抓来还这样迫害,不该再捡豆了,他们把豆子怎么搬進来叫他们怎么搬回去,和号里的同修切磋后,我们就学法炼功,他们从监控器中监视并录像上报公安局,公安局一科科长等人来到看守所看到我们正在集体学法,就闯進号里抢书。我们把拿着大法书的同修围在中间,他们扑向同修想抢书,我们把身体都挡在同修身上,同修又机智的把书传给别的同修,就这样厮打几阵也没把书抢走,我们紧紧的围在一起喊着,书就是我,我就是书,你们要抢书除非把我的脑袋抢去。邪恶看到我们整体的强大阵势也胆怯了,就耍花招说算了书也不抢了,就挨个向外叫说科长和你们谈话,一连叫去几人恐吓说是谁带進来的书,如不交以后查出来重罚,见无人害怕就灰溜溜的走了,就这样从上午八点一直到下午一点钟也没把大法书抢走,再次体现了大法整体的力量。

公安局的走后,值班所长哈哈大笑并说,过去我从电影电视上看到过这种场面,今天我看到了这种真实的场面。从此以后我们就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只有个别的值班所长放喇叭干扰,我们向他们洪法,有的所长还给我们叫点,我们在号里炼他们就对着电视学。当时的心态也没有悟到太多的法理,只知道在任何环境下都要证实大法,只要做正师父就会帮我们魔难就小。北京的两会结束了,也可能我们心性到位了,我妹妹在外边又向公安局交1500元钱来接我,我悟到進来我没签字你们非法把我关了40多天,我没犯法出去我也不签字,我心一坚定他们说今天一个字也不用签你走吧,到了外院,他们把我的所有东西翻一遍,又要搜身问有电话号码吗?我说有,他们说拿出来,我说拿不出来同修的电话都记到脑子里了。陆续出去的人都挨个搜查怕把大法书带回去,可一本也没搜到。

一天我正在自己开的门市部抄《精進要旨》,公安局一科科长和一干警突然闯進来,上来就把我的书抢走,我站在门口不给我书就不让出门,他们要打电话叫刑警把我抓走,我和他们讲真象,天已经很晚了,他们欺骗我说书以后还给你,给你写一张条,他们一出门却说想要书等驴年马月,我才知道上当了,第二天我来到抢我书的干警家要书,正在楼下碰上他,当着邻居他害怕就说书在公安局,我做不了主,你去找科长吧,我现在高烧刚从医院打针回来。下午我来到公安局,科长见我来脸就突然变色,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要书,他说你想我能把书给你吗,我说我的书你就应该还给我。他大声喊道:你劫持公安干警大闯公安局凭这就判你几年。我和他讲理,我一个手无寸铁怎么劫持干警了,我来要我自己的书,我又怎么大闯公安局了?下班了我说我该回去了明天我再来,他们说一会我们送你回去,就拿着拘留证找到我父亲签字,我父亲大声呵斥他们,你们抢书还要拘人就是不签。他们非法把刚刚出去七天的我又送到看守所,我绝食抗议七天后在师父的呵护下回到家,溶入正法洪流中。

二、集体炼功 证实大法

2000年,邪恶疯狂迫害,每天监视、跟踪,三人以上就算聚会。我想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道路就是集体学法、炼功,在常人社会中修炼。99年以前中学操场是集体炼功洪法的场所,我和同修切磋悟到应该去那里炼功,让社会上的人看到法轮功的存在,在当地证实大法,2000年6月我和县城的几十个炼功人一起来到操场上集体炼功,把整个操场上的人惊住了都来围观,公安局、派出所的车纷纷驶来,包围了我们这个炼功人群,我们静静的炼完前四套功法,第五套功法刚炼时间不长,警察一拥而上把大法弟子连拉带拽往车里装,几人上来就拽我胳膊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他们看弄不动我,就把面包车开到我身边,把左右两边的门打开,这边往里抬那边拉把我拖上车,把我们带到派出所,下车后我坐下继续打坐,一科科长照我就踢,把我拽到屋里,我坐在沙发上盘腿结印继续炼功,警察看到后喊道,“你还炼,找铐子去把她哪热铐哪去。”我想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过一会也没人来,我睁开眼一看所有被抓来的大法弟子也都在静静的炼功,真正体现了法的威严,又再次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

挨个提审,最后把我叫去说有人把你举报出来炼功是你组织的,我说那是别人说的我不承认,他们把我铐在院内,我当时想师父和天上的正神都在看着哪,我一定要做好。屋内的同修发现我被铐在院内,就开始炼功警察就打他们,他们就向外冲到院里炼,当时公安局、派出所的领导在楼上看到只好把我的铐子打开,把我叫到楼上,他们说你丈夫已劳教你也在给自己凑条件。当这么多人正好向他们洪法,我就讲我身心受益,大法使人类道德回升,古代人能划地为牢,现在的人有法不依。我这样做是为了你们真正得救。当时我的慈悲心出来了,泪水流了下来,感动得在场这么多人都默默无语,一个领导摆摆手说去把她单独关在一个屋里去,不让我睡觉逼我承认炼功是我组织的,我一句话一个字都不给他们留下,不给邪恶任何迫害的借口。第二天上午他们把认为坚定的十二个女大法弟子和两个男大法弟子关進看守所,我们坚决抵制迫害绝食绝水,为制止灌食输液我们十二个人紧紧顶住门,任何人不让進号,他们就向屋里灌水,大法弟子就坐在水里顶住门,通过六天绝食绝水并抵制迫害,他们怕出生命危险,公安局长、看守所长隔着门喊你们出来吧,无条件放你们回家。我们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以后还抓我们不抓?他们立即答应看守所永远不要你们了。我们要求把两位男大法弟子一同释放,局长答应你们先走随后就放他们。同修们怕他们耍花招把我留下,我们十二人手挽手让我在中间互相搀扶着走出看守所。再次体悟到法的博大“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是法给了我们智慧才能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三、走出去向世人讲真象

2000年7.20,邪恶镇压不断升级,怕去北京上访派出所的人在大门口、楼下二十四小时把守,白天还要到家里看着,我走哪他们跟哪。我看到明慧资料《和平的历程》,悟到该向世人讲真象,我就向派出所的人讲真象、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一个星期后终于解除监视。我和一同修立即去向世人讲真象,一路走一路讲一路发大法真象资料,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恶人阻止我们,从后面追来一拽,我俩连人带车摔倒,摩托车摔坏我俩衣服被摔破,可身体却没事,这要不是师父保护我们非摔得筋断骨折不可,我起来向恶人讲真象,当时恶人被镇住,又过来许多围观的群众,我想我这包资料是大法弟子的血汗钱印制的,不能落在邪恶手中,我就抱着资料向村街跑去,见人就给,见店就進,一直把资料撒完,我打车回到家中,换掉摔破的衣服,派出所几人来到我家,叫我去派出所一趟。来到派出所,公安局一科科长冲我吼上了,我义正辞严的说,你看上面写的是什么,都是讲的真话,我违了什么法?傍晚把我和同修送進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他们把我绑在大板床上强行灌食,我求师父不能叫他们灌進去,鼻孔被插出血管子也没插進去,在师父的呵护下6天后我回到家,后来给我判两年劳教,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0年12月我再次進京上访。12月30日中午,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百米横幅,我看到毫不犹豫的跑上去,警察连打带拽把我们拖上车,把几千人关在一个大院内。我们打起横幅,“法轮大法好”、“铲除邪恶”的喊声响彻天空,大院的墙上挂满了条幅,贴满了不干胶。下午警察强行把我们拖上车,送往昌平监狱,后被送到回龙观派出所,由于没有识破他们的伪善,我被当地公安局接回送進劳教所。我想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到哪里都要助师正法,“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 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不穿区别服,不参加劳动,每天学法炼功。在这邪恶的魔窝,每天面对的就是手铐、警棍、电棒。

四、正念抵制洗脑迫害

2002年2月我回到家,和同修切磋,加倍努力学法,弥补在劳教所而不能学法造成的损失,很快投入到正法洪流中,2002年5月17日,我来到同修家串门,公安局、派出所二十余人骗進屋强行把我和两位同修抬上车,送到看守所,我们绝食抗议迫害。三天后把我送到洗脑班,我坚决不配合邪恶,把我送到医院灌食,我求 师父就是不让他们灌進去,我休克三次也没把管插进去,大夫看鼻孔出血吓得都跑了出去,610主任魔性大发,大喊你们灌她,灌死她我愿判四年大刑。我憋着气,坚决抵制,我松一口气他们進一点,很长时间才把管插進去,可管子是折着的还是灌不進食,他们才罢休。因“转化”不了我就又把我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我坚决不配合,610主任又请来外地的犹大,又把我接回洗脑班迫害,我向转化我的人讲真象,时时发正念、背法。我丈夫把师父的新经文《正念正行》给我送去,“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我看了两遍就背了下来。另一首《神路难》我只记住两句:“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背着师父的法心里特别坦荡。

610的人说:这次就是死,你也出不去。我说:“你说了不算”。我暗求师父,我要堂堂正正出去,外面好多大法的事情需要我去做,众生需要我去救度。我出现休克状态,送去医院抢救,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演化的状态。610主任拿来张口器说:“明天是星期天我亲自灌你,”我平和的说:“你灌不了我,在劳教所想给我灌食天降大雨,道路堵塞”。他听了大声吼道:“天这么旱,你有本事能让它下一场大雨,老百姓都快干死了。”第二天凌晨天骤降大雨,下了一天,610主任一天也没進我的屋。我感谢师父,感谢所有的正神帮我,使我减少了迫害。他们怕我出现危险影响他的乌纱帽,把我放回。我绝食绝水一个月,在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走出洗脑班。为此,他们再次报了我一年劳教。2002年9月20日,从我开的店中强行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我质问公安一科科长为什么抓我,他说判你一年劳教,明天就送你走,我说:你说了不算,他们联系了两天,哪个劳教所都不要我,他们还硬往里送,劳教所拒收,我绝食9天闯出魔窟,又溶入了正法的行列。

2002年11月,十六大期间抓了四十多人進洗脑班,两人送劳教,派出所夜里10点来到我家敲门,我和丈夫立掌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几次敲门不开,公安局、派出所、县经贸委和原厂的保卫科四个单位,几辆警车把我家昼夜24小时围住,我开始不知怎么做,我们每天加强学法、发正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家里有了苍蝇、蚊子,我们把它轰出去,安上纱窗不让它進来”。我悟到邪恶想害人,就可以不让他進来,就这样在楼下围了半个月才离去。

以上是我五年来抵制迫害的一部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一次次被邪恶钻空子,处于魔难之中。在磨难中使我从内心认识到只要放下生死,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自己悟得不一定完全符合法的要求,写出来和大家切磋,望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