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我是一位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得法前身体非常健康,家庭也很和睦,我和我的爱人一同得法,得法以后,我就认同这部法,这就是我们千年,万年等待的。

因工作关系很少和同修一同学法炼功,记得在99年4.25的前一天,我爱人说他要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况。我当时没有想到我也应该去,只是说,那你去吧,我把孩子安排一下。当时孩子读小学一年级需要人照顾,晚间把孩子送到他姥姥家去,去了之后我的母亲头一句就说:“那你怎么不去哪?”当时我才恍然大悟,对呀!我也是修炼人为什么不一同去哪?是不是还放不下自己的利益之心,因当时是在一家个体时装店打工,收入也很可观。最后决定同爱人一同進京。虽然车票已经售完,在师尊的安排下,顺利的买到了车票。

在2001年7月的一天,我背着小兜,里面装着真象粘贴真象,一个楼栋一个楼栋的贴,等走过几个楼栋时,就看见一个50多岁的一位妇女,指着我大声的喊着:这些法轮功的宣传单是不是你贴的?当时我想,刚才还静静的一个人没有,她是什么时候窜出来的。我那时的心态还算比较稳一些,想到我不能跑,我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事情,是在救度世人,然后我向她说:难道真善忍不好吗?这时她一把就把我两只胳膊拽住,就几分钟身边围了好多人,有的人问这,有的人问那,这时这位妇女才把我的手臂慢慢松开。后来那位妇女又向我说道:你以后要贴在大门口,贴完你就走,别到楼栋里来,楼栋里由我负责,看着不管,上边要说我的,我就不给派出所挂电话了,你赶快走吧。

通过这件事我从内心领悟到,当你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时,师父什么都能为你做到,“人什么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2003年元宵节解法》

在2002年2月的一天,我刚从同修那取经文回家的路上,一个我曾经登记过的家政服务公司让我去一趟,取回找工作的一些费用,但是我觉得不对劲,因前一段时间给过他们一张真象资料,后因没有合适的工作就决定不在那干了,当时是交了一些费用,后又一想,不就是一张传单吗?去了也没什么,然后骑车一路发正念,赶往那里。

师父在“正念”中讲到:“大家在讲清真象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就在要進门没進门的时候,真的是阴差阳错,就这一两秒的间隔中,从服务公司门中走出两个年轻的便衣来,但是一看到这两位就知道这里已经发生了什么,他们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看我,可能是看看我是不是他们要等的人,因那个家政服务公司把我举报了,他们两位在等我的到来,来了就抓人,我進了另一家门市部。

晚上有几个警察到我家去敲门,到了第二天上午又有两个警察去敲门,我没有配合他们,没给他们开门,晚上9点又有一群便衣来我家敲门,一边敲一边给他们的上司打电话,一会下去,一会又上来的,不知从哪找来的开锁大王,想强行开锁,后来又听一个人说,不行就从阳台上去算了,这时我和我爱人一个集中发正念,一个一手按着门锁一边发正念,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他们的计划没有得逞,他们一直折腾到半夜才算平息。

第二天一早,收拾一些应用之物,离开了“温暖”的家。

从得法至今在修炼的路上坎坷不平,不知师父为我操了多少心,费了多少力,通过各种方式点化我,启悟我,如果没有师父的看护我是没有今天的,从那以后每当想起“师父”二字的时候,眼里总是含着泪水,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师父”这两个字已经赋予了全新的内容。

就在当天晚上,家属们该到的都到了,他们一同指责我,他们要我放弃修炼,作出明确的选择。我告诉他们你们不用费心了,从修炼那一天起,我就认定了这条路,我要一修到底。谁也动不了我。当时屋里那气氛简直是无法形容,真的要把房盖都要顶起来了。

从那以后我走上了一条漂泊的路,和几位流离失所的同修生活在一起,我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在法中不断精進着,如同一家人一样亲密和谐,让不明真象的人们得到救度,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每当想起一些往事,深深体会到:“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在修炼的路上,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但今后自己有决心,要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向内找,做一名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