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净化我身心 我为大法说真话


【明慧网2004年10月28日】我小时候出麻疹落下了后遗症:咳嗽病,致使多年来一直体弱病沉,每当发病时,简直难以控制,震得脑袋、喉咙等部位疼痛难忍,喘不出气来,嗓子红肿、干疼,每到晚上频频发作,经常是整夜整夜睡不好觉,还常常咳醒睡梦中的亲人。由于长期缺乏睡眠,伴随着头疼、头晕,整日昏昏沉沉生活在难言的痛苦之中,快乐远离了我。多少年来,母亲不停地为我寻医找药,花了不少钱,遭了不少的罪,就是治不好我的病。

在病魔对我身体的折磨、精神的摧残即将把我逼上绝路之时,九五年,我的亲戚来我家串门,带来了宝书《转法轮》,使我走上了修炼的路。在几年的修炼中,我一遍又一遍的阅读《转法轮》,被这部宝书高深的内涵深深的吸引着。我越来越明白了人生的真正含义,懂得了怎样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做人。我的病在修炼中不知不觉不翼而飞!十年来我再没有犯过,彻底摆脱了医和药,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这可真是个奇迹!所以我说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法轮大法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而且还净化了我的心灵。修炼真善忍,不但使我们的家庭和睦,而且还去掉了自己许多不好的心,并真的从内心深处要求自己,使自己变成了一个好人。

我过去私心很重,在生活琐事中爱斤斤计较。例如上市场买菜,总是跟人家讨价还价,挑来挑去,时不时的还伸过头去看够不够秤,生怕吃亏。自修炼大法后,这种处处怕吃亏的私心渐渐放淡、以至于完全放下了。

过去在婆媳相处中,更是注重了你多我少的,如果丈夫多给了婆婆一点好处,我便记恨在心、耿耿于怀,更谈不上对婆婆尽什么孝心。记得三十年前,我辛辛苦苦的养了头大肥猪,在我走亲戚时,丈夫请人把猪杀了,把所有的肉全部拿给了婆家。我知道后,气的要命,心想我娘家离婆婆家相隔不到百米,婆婆怎么就不给我妈送一点呢?更何况在我生孩子时是我妈伺候我,而婆婆却不能,越想越气。这么多年来,那件事情竟成了我的一个难以去掉的心结,每想起来就有气,就跟丈夫数落、吵闹,弄得家庭不睦。得法后,我看到师父在经文中写道“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心里很自责:我是个修炼的人,不能一事当前先想自己,这不是恶者吗?我要做善者,去掉那些不好的心。

通过修炼,我一遍一遍反复体味大法中的内涵和书中阐述的法理,并把他运用到我的生活里去,处处以真善忍为衡量标准。十年的修炼过程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谁也否认不了法轮大法带给我的这真实的一切!我周围的朋友、亲戚看到了我的变化后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将我的亲身体会告诉他们,使不少人也走進了大法修炼并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力量!现在大法受到邪恶的迫害,受蒙蔽的大多数还是不了解大法的人,只要是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的,没有一个愿意放弃的。所以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在这么邪恶的恐怖镇压中还有那么多的人自愿去证实法,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甚至于冒着生命危险去上访、被抓、被劳教甚至被迫害致死……。

我把自己从大法中重生的亲身经历讲出来,是为了让不了解大法真象的人们知道:法轮大法比世上最珍贵的珍宝还珍贵,我要让更多善良的人们也得到他。我的亲朋好友耳闻目睹了国内邪恶的宣传和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出自对我的担心,劝我在家偷偷炼吧,不要出去讲真象了;还有人对大法持有各种各样的误解,说什么讲真象是“与政府争强、夺权”、“参与政治”等,听到这些,我心里难受极了。朋友啊,大法弟子讲真象不是参与政治,不是争强好胜,法轮功弟子不求名,不求利,更与政治无缘。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修炼者除了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大法弟子讲真象只有一个目地:为你好。他们让你了解法轮大法究竟是什么,告诉你不要听信那些惑众的谣言,要你对大法和师父有个正确的认识和正确态度。那么,用我们大法的直接而简单的话说,大法弟子所做的就是在救人。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呀!

再说,法轮功弟子学功修炼,只是为了有个健康身体、道德高尚、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能修多好修多好,于民于国都有利,有什么不对呢?

在1992年中国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法轮功被誉为明星功派,被授予大会唯一的最高奖“边缘科学進步奖”,还被授予特别金奖。炼法轮功,祛病健身,修心养性,一点错都没有!

99年以来,大法修炼者们顶住了狂风恶浪,多少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遭受到了非人折磨,多少大法弟子失去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他们仍然一如既往,用善念面对暴恶,以真善忍约束自己,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做着救度世人的事。他们这种大善大忍之心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伟大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