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博士致信贵州习水县“610”人员

释放我的亲人杜宪生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刚刚过去的中秋月圆之夜,我太太向我家乡的一些亲属拨去了问候电话,我发出了电子邮件。但是,几乎所有的电话都拨不通:或是忙音,或成了空号,或发出奇怪的噪声。电子邮件也被打回,或如石沉大海。

根据以往的经历,我心里一动:难道我那位不放弃大法修炼的妹夫又出事了?

我的家乡贵州省习水县地处与四川盆地接壤的黔北高原,是当年红军“四渡赤水”的雄关险川。这里地势险峻,交通不便,经济相对落后;但资源丰富,民风纯朴,民众普遍信佛敬神。连洋人信奉的基督教,也早就传入我这个“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家乡。

1995年夏天,在我修炼法轮大法身心获益后,把大法介绍给了几位亲友,给他们寄了几本书。当我于96年底回家探亲时,发现仅县城就已经有近百人在修炼,从党政干部到农民。他们与大法有很深的缘份,很多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的还出了神通功能。有的修炼者包括一些城郊的农妇,专程赶来看看我这位既是有名的教授(中央台曾专门介绍过我,当时轰动了家乡),又是把那么好的大法介绍给家乡父老的人。在他们与我分享其有缘得法的喜悦和身心受益的感受时,我们常常是热泪盈眶。到99年“4.25” 之前,家乡已有一、二千人修炼,开始传向边远山区。

我的妹夫杜宪生是习水县司法局的干部,他是第一批走入修炼的,自然而然就成了义务辅导员 。妹妹高晓容是一个镇办小学教师,她做辅导员的工作就是在该镇晚上集体学法时,和几位中小学老师一起,教一些不识字的老太太们一句一句的读《转法轮》 。然而在99年“7.20” 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的前一天,她却被派出所当作“危险人物”用手铐铐走,并被抄了家;接下来,在政法系统工作的妹夫因为不放弃修炼而吃尽了苦头:每逢“敏感时期” 被关押是常事;尤其在2001年10月份,江氏利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喉舌对我进行造谣、攻击 (说我要把武汉彭亮“偷渡”出国,尽管我并不认识彭亮),我在大陆的亲朋好友、学生和同事也相继受到威胁,连不修炼的弟弟都被强迫“画押”不准与我接触。但杜宪生却“顶着风”在次年初春节期间,在国内外几个大法弟子帮助下,给我通了几分钟电话,互相问了个好。就是这样一个电话(五年来我和他们打的唯一一次电话),却使他失去了工作和自由,被习水县“610” 非法长期关押;妹妹在妹夫被抓后不堪被骚扰曾离家出走一段时间,后被邪恶以“开除工作”和骚扰亲人等手段来要挟回家,后来一直情况不明。

在2002年底和2003年6、7月间,我和几位美国加州朋友曾接触过一位北京官员,除本着善念和向该官员讲真象和解答他对法轮功的疑问外,我请他转告胡锦涛主席:应尽快无条件释放包括胡同学张孟业在内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惩处施暴凶手、还大法弟子们合法的修炼环境等。当他问及我受什么迫害、为什么不回去,并说我是共产党培养的高级人才,如能回去,保证出入自由,并会给我高官当时,我感到很气愤,对这种赤裸裸的贿赂当即予以拒绝,并无意中提到了我妹夫打一个电话就被长期关押,我的学生到美国开会都不让来见我,认识我的大法弟子有成千上万大法弟子还在被非法关押等事例。

当时这位来宾表现出很生气,马上打电话回北京找“610” ,证实了杜宪生是以习水县司法局干部的身份被抓押的。但对方反复声明:是习水县政府干的事,与中央无关。此后不久,习水县“610”释放了杜宪生。但是,在该官员于去年8月份回去不久,杜宪生遭到了更残酷的迫害:据传是被判了劳教,又据传已被送到贵阳市专门折磨坚定大法弟子的某劳教所,因和亲友的联络被切断,一直无法核实。

江××下台后,很多省市的政府官员和“610”系统的人员,都能够识时务,明大理,不再给行将就木的江××卖命,自觉的放松甚至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但是,从杜宪生的被迫害和他们近期封锁信息的行为看来,“山高皇帝远”的习水县“610”系统仍在运转,只是极度害怕恶行被曝光。如在“习水县政府网站”中,已把专司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司法局和政法委等单位的信息拿掉了,包括几位头子当时的“任职报告”,里面竟把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作为考核指标,是江氏流氓集团盗窃国家机器、践踏宪法残害人民的证据之一 。

我希望习水县的大法弟子能珍惜这最后不长时间的机缘,放下怕心,勇敢地站出来,堂堂正正地抵制迫害,向家乡人民讲清真象,承担起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也希望我的亲朋好友和习水县的正义人士向杜宪生伸出援手,向“610”系统要人;希望知情者能提供有关杜宪生和习水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更多更详细资料,包括行恶者详细的个人资料、家庭和收入情况,以及电话号码等。

我严正地劝告习水县“610”系统的恶人们:迫害善良必遭恶报,这是不以某人某政党信与不信就能改变的天理!此外,在国内外早已臭不可闻、被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起诉的流氓恶棍江××,已经被正义的力量踢下了台,等待他的是历史的大审判,并将永远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希望你们能认清形势,为家乡的发展和稳定,也为你和你家人的未来,尽快的弃恶从善,千万别给江氏流氓集团当陪葬品。

同时,我希望国际上关注法轮功的国际追查机构、人权组织、司法组织能调查、追踪中国司法干部杜宪生被迫害案例,我也将向我所在选区的美国国会议员、政府官员和所有正义的人士发出呼吁,请求支援。

最新消息:经热心人士确认,大法弟子杜宪生被非法劳教3年。请各界人士营救

附件:

1) 明慧网去年初的报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0/44872.html#chinanews-20030220-6

2) 下面是我以前在“习水政府网站” http://www.gzxishui.gov.cn/zwgk/zfjg.asp 上查到并下载的责任单位和负责人信息;最近邪恶害怕,已把这些信息拿掉了。

习水县公安局长、“610” 头子:余长洋
电话:0852-2520390
地 址:东皇镇府西路85号
邮编:564600

中共习水县司法局局长 廖 平
电话:0852-2520460
地 址:东皇镇府西路85号
邮编:564600

中共习水县政法委书记:何 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