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给我和家人带来的益处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这里是我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讲出来敬请大家与我分享一下修大法给我与我的家人带来的益处。

我曾对天大喊,我要修炼,可谁是我真正的师父啊!我到哪去找?

* 苦寻觅终得大法

我于1995年5.1得法,一口气看完《法轮功(修订本)》后,连夜把所有的气功书都烧了。学法后无论是我的身体、家庭、亲属都受益。7.20后,我住处所在地派出所找我,恶警问这问那,还做笔录,我告诉他,我们炼功点都是老太太,没有年轻人,不要找他们,有事跟我说,一切事都由我承担。心想你的钢笔马上没水了,不要写了,不要再问了吧。结果那警察的笔就真的没水了。我回家后打坐就坐半个小时,腿也没疼,我知道是恩师在加持我。

* 证实大法受恩师慈悲呵护

2000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因修得有漏,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大东政法委劫持。在锦州下车,锦州刑警一大队的恶警把我们的钱都收走了,一分没留。我们被住处派出所接回沈阳,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家人托人花了几万元才让回家,这一趟是49天,走了弯路很痛心,怕师父不要我了,为此写了两次声明。

2001年底我做真象资料,被魔钻了空子,正往电线杆贴最后一张时,过来一男一女,问:“你在贴什么?走,送你到派出所。”“还有多少,叫我看看。他俩架着我就走,当时地面雪有一尺多厚。我心没动,也没怕,心里默念正法口诀,求师父帮我,那一男一女走了几步,跟不上我,耳边就有一个声音在催促我,快摆脱,快摆脱,我就快步走,这时开来一辆大轿车,不是车站,可司机给停车了,我就上了车,虽然车上乘客很多可前边有个座,坐定后心在想,这是师父帮我啊。

我有三个可爱的孩子很支持我学法炼功,后来就分别和我做真象资料,我胆子又大了。我常背经文。所谓敏感日,恶人总是骚扰我们。十六大期间,街道片警到我家敲门,下午一点守到下午五点多,我在屋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除恶,五点多了,我就从六楼下去,看他们俩还在一楼守着,我从他俩中间走过,当时心里一片空白,没想什么,恶人硬是没看见,可在我后面有个人下楼,恶人就看见了,对那人盘问不停。在恩师呵护下我走出家门,去了吉林,一路做了许多真象。

* 姐姐种的大苞米

姐姐家住在偏僻的辽河边上,她2002年得法后,多年疾病不翼而飞,种的庄稼大丰收,苞米榛子大的有一尺多长,粒粒饱满,种的土豆,蔬菜长得又大又好吃。同一块地结的果实就是不一样。乡亲们都问她是怎样种的地,姐姐说:“我告诉你,你得信,学大法呀!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种啥得啥吃起来香。”

* 哥哥的背直起来了

哥哥办完离休后手续就得病了。嫂子电话里说哥哥有三个月不能下楼了,腰长骨刺,天天做理疗,皮肤都烤成熟地瓜的颜色了。我去看哥哥,哥哥说他什么也不信就信党。

我讲了我修炼前后的状态,心性各方面的事,把师父济南的讲法给他听。两个月后去看哥哥,他腰直了,走路一身轻。哥哥有个绰号叫老黑,现在皮肤变得又白又细,头发变黑了,变得很年轻。说话听起来是个年轻人,不像七十多岁的老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