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元钱中看到的“我”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每当师父的经文或讲法在网上发表,我都能及时的从学员手中接到;每当一本本《明慧周刊》和一篇篇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一经刊出,我都能在第一时间读到,每当我需要真象资料,我都能顺利的及时的从学员手中拿到。

当我看到师父新发表的讲法时,我激动和欣喜不已,看到同修一篇篇交流文章时,为能找到自己在修炼中的又一个不足而格外欢喜。当把真象资料传给了有缘人后,为自己能在救度世人中尽大法一粒子之力,内心喜乐。

这一切的一切,在一年中就这样自然而然的顺理成章中一步步的走过。突然的一天,在我的家中与一位同修交流,同修给我讲了一件她遇到的真人真事,使我受到了猛烈的一击。

她说:有一位贫困农村的老太太,到我家取真象资料,临走时,从兜里掏出两元钱说,我一个人生活,在你这里拿了很多大法资料,真不好意思,我这只有两元钱,请你一定要收下。同修讲到此,沉默了……。我听到此,震惊了……。就这两元钱,深深的刺疼了我的心,在我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自私的“我”。

一年来,我从大法弟子手中接到了多少大法资料,真象资料,自认为理所当然,平平常常,又心安理得。岂不知,这些资料的背后凝聚了多少大法弟子的心血,蕴含着多少大法弟子的投入和付出。有的大法弟子在邪恶迫害之下,失去了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却仍在生活困难的情况下,做着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工作。有的大法弟子几次被抄家,一无所有,仍在想方设法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一切,有的大法弟子把自己微薄的经济收入,用来做真象资料,而自己一家人的生活却很窘迫。而我在当地每月有较高的工资收入,生活中从来就没有拮据过。自认为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每天都在做,有时自己还觉得自己做的也不错。 岂不知这种在生活富足充裕中所做的和那些饥寒交迫,生活无着落的大法弟子所做的,该有多大的差别。一个温饱问题尚不能解决的农村大法弟子,知道拿出两元钱做大法资料,这颗心用金钱能表达得了吗?而我怎么就没想到过要拿出自己工资的一部分投入到救度世人中去?相比之下,我的境界与之相差何等之大!

就这两元钱,使我猛然看到了一个被旧势力操控的“我”,一下子认清了旧宇宙势力的邪恶。

在正法中,旧宇宙势力为达到它们的目地,在人世间千方百计阻挡着经济的来源,不让大法弟子有钱去做救度世人的工作。邪恶的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卑鄙手段之一就是经济上截断。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不遗余力,舍尽家产,倾其所有,全面讲清真象,慈悲救度世人,这种高尚之举,大善之心,令天地为之震惊,众神为之钦佩。而我却在有能力为之的情况下,麻木不为。一个老太太能把平时省吃俭用的两元钱拿出来做救度世人的事。而我却心安理得的在大法修炼中只知索取,不知付出,这不是典型的旧宇宙中“我”的表现吗?为救度世人付出,这不是简单的认识到没认识到的问题,更不是可做不可做的问题,而是对旧宇宙势力,对邪恶的迫害能否认清的问题!是承认还是否定的问题!自我麻木的本身就是一种变相的承认!无动于衷的表现就是对旧宇宙邪恶势力的默许……

想到此,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明白后的我只感觉惭愧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淌着……脑海中只有师父的讲法在回荡着。“大家知道我在传法的时候不看社会团体,不看社会阶层,不分贵贱,我不分职业、不看职位的高低,我什么都不看,只见人心。”《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个人所得,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